心之谷 側耳傾聽

心之谷(又名側耳傾聽)影評

《海邊一年》裡說,“我必須試著變得柔軟,而非堅硬;流暢,而非拘謹;溫柔,而非冷漠;發現,而非尋找。” 這就是一個關於發現和追尋的成長故事。

如果到現在為止,“成長”依然讓你感到空泛又茫然,依然不知道自己最想做的是什麼,或者不知道該怎樣做——這個故事於你再合適不過了。做著自己最熱愛的事,心裡有一個珍貴的人,整個人的狀態會像你能想到的、最美好的春日清晨,平靜又充滿希望。

《側耳傾聽》,就好像一部動畫版的《情書》,一張借書卡,一首鄉村路,一隻男爵貓,一本故事書,對於15、6歲的青春,喜愛就是這樣純粹、簡單卻能量十足。

月島雯無意中發現她從圖書館借的每一本書,每一張借書卡上都有個同樣的名字,天澤聖司,從此,她便開始了追尋天澤聖司這個人的旅程。

我們在內斂的少年時代和羞澀的少女時代,都做了多少天真的傻事,至今回想起來仍會不自覺的嘴角上翹,就像《情書》裡面的男藤井樹,喜歡上了同班同名的女藤井樹,表達的方式就是惡作劇,然後在藉書卡上寫下共同的名字,直到結尾女藤井樹發現男藤井樹在《追憶似水年華》的借書卡背後畫了一幅自己的肖像,於是這個美麗的秘密才得以在銀幕上綻放了醇久的魅力。

《側耳傾聽》和《情書》比起來,更側重於少女的夢想啦飛馳,所以還有一個別名叫《夢幻街少女》。讀書,憧憬,夢想,這大抵是青春時最喜歡的三位一體的活動,喜歡讀罷一頁書,闔上書頁,望向窗外,球場上大汗淋漓的男孩,或者迴廊下安靜坐著的女孩,對於那個安靜、簡單、純粹的時代,還有什麼是比借書卡更默契、更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情書呢。

月島和聖司的緣分也是從借書卡開始,月島好奇總是和她看同一本書的天澤聖司是什麼樣的人,直到雨後的天​​台上,即將離去的聖司對月島說,“我總是在圖書館和你擦身而過,或者坐在你的旁邊,於是為了要讓我的名字早點出現在藉書卡上,我看了好多書”。

原來這就是答案,“看了好多書”——這一定是世間最執著、浪漫、安靜的方式,好像毛毛蟲緩慢爬動、吐絲結繭,只為某天的輕快綻放。聖司一直通過借書卡向月島宣告自己的存在,然後安靜等待這個聲音傳到月島的心裡。

同時《側耳傾聽》還描繪了很多生動的人物和故事,描繪出了生活中夢想的本來面貌,父母追逐夢想的踏實,父母對兒女們選擇夢想的支持,都是片中溫暖的一筆。

另外還有一段愛情,來自於月島的小說,也來自於聖司的爺爺,地球村的店主,年輕時和戀人各買了一對貓玩偶情侶中的一個,男爵和露莎,但是卻在戰火中分飛兩地,男爵和露莎也沒有再次相遇。兩段愛情,一段是未償的,一段是正在發生的,過去未償的愛情作為橋樑,幫助現階段的愛情修成正果,結尾以月島答應了聖司的求婚作結,當時已惘然,明天會更好,夢想無限期。

將美好都寄予在對新生活的無盡期待中,面向生活,保持夢想,因為它是生活的原動力!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