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廣告牌殺人事件/三塊廣告牌| 歡迎來到真實世界

好像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電影,如此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它並不像常見的電影那樣講究起承轉合,也不像好萊塢流水線製作的電影一樣,把每一個笑料和淚點都安排得恰到好處。

這是一部完全無法預料劇情走向的電影,隱隱有種很多年不見的黃金時代電影的風範。導演非常霸道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決定電影的走向,盡情地展示他的黑色幽默,用溫暖的伴著吉他的輕吟淺唱來伴奏絕望的劇情。

當絕望的母親租下三塊廣告牌之後,觀眾本以為原本安逸的警察局會忍無可忍開始偵查,尋找出蛛絲馬跡,將兇手繩之以法。但這不是你看慣了的偵探小說和推理電影,你只能靜靜靠在電影院的椅背上,看著導演的嘴角露出譏諷的嘲笑。

案情的真相也好,兇手的踪影也罷,在這部電影裡根本無足輕重。那起無法偵破的案子只是電影的一個引子,根本不是主線。

那主線是什麼呢?是警察局長和絕望的母親互相撕咬又互相理解嗎?然而在劇情進行到三分之一處,警察局長的自殺來得猝不及防。是絕望的母親和暴躁的警察相互廝殺嗎?可他們竟然在最後達成了一種奇妙的默契和妥協。

導演根本沒把它當做電影來寫,他寫的是真實的人生。人生就是這樣,根本沒有所謂的主角光環,沒有英勇聰明的偵探可以抓到狡猾奸詐的兇手,沒有帶病工作的警察局長跟癌症抗爭到最後一刻,沒有堅持抗爭的廣告公司僱員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與警察鬥智斗勇。在生活面前,誰都別想生猛抗戰。

所以在這部電影裡,受害者家屬不一定是令人同情的弱者,她也可能是因為絕望和仇恨成為暴徒;警官學校畢業的警察不一定是除暴安良的英雄,也可能把自己無法控制的怒火傾向普通民眾;與癌症抗爭的警察局長選擇自殺,明知會把怒火引向受害者家屬,卻只是把廣告牌的租金續了一個月;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也不一定陰險驕縱,可能是完全無腦的傻白甜;路人以正義的名義恐嚇受害者家屬,而真正因此受傷的局長遺孀卻在轉交完信後轉身離去。

女兒在被謀殺之前,他們的家庭關係一團糟:父親有了外遇,離婚搬出去住;母親和她天天用“婊子”互相稱呼;什麼都看不慣但是弟弟也處在叛逆期。像個男人一樣束頭帶穿工裝的母親狂躁又暴力,面對迷路的小鹿也會露出柔軟的眼神。等到被革職的遊手好閒的迪克森第一次想要去做一個好警察,並以忍受一頓毒打為代價獲得取證之後,卻得到了令人完全失望的結局。

這才是人生啊,沒有黑非黑即白的角色,沒有站在正義一方,也沒有代表邪惡的反派。人們狂暴地把仇恨和怒火傾倒向別人,也承受來自他人的仇恨和怒火。當憤怒狂暴的人劍拔弩張的時候,你無數次在心裡默念“停下吧”,以為一切都要歸於毀滅時,下一秒他們卻又因為彼此的一點善意和溫暖而達成和解。

甚至連最後的結局都如此的反套路,人們不知道誰是兇手,也不知道被誤認為凶手的人到底是一名吹牛的醉鬼還是一個在其他地區犯下罪行的軍人。經歷了希望又再次回歸絕望的母親和被燒傷了臉被革職的警察,兩個人互相傷害了那麼久,卻又在陽光晴朗的一天坐上了同一輛車,奔往一個未知的結局。 而你多麼希望,他們只是開車出去兜了一圈風。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