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

我記得劇情簡介:

清晨,年近九旬的澤夫·古德曼被狗吠聲驚醒,他拿起妻子露絲的帽子走出房間大聲詢問她去哪兒了。養老院護理人員的臉上露出為難的神情,露絲已去世一周,而被阿爾茲海默病折磨著的澤夫似乎永遠都記不得這件事。
  
澤夫最好的朋友麥克斯·羅森鮑姆成天坐在輪椅裡吸氧,他告訴澤夫,露絲的去世意味著兩人策劃已久的複仇計劃可以正式開始。這天晚上,例行的猶太人祈禱儀式結束後,麥克斯遞給澤夫一個厚厚的信封。回到自己的房間,澤夫打開信封,裡面是一沓錢、一張火車票和一封厚厚的信,信裡對澤夫接下來的每一步行動都做了明確指示。
  
按照信的安排,次日清晨,澤夫帶著簡單的洗漱用品偷偷溜出養老院。在前往俄亥俄州克利夫蘭市的火車上,他一遍遍讀著麥克斯的信,略微失常的舉動令同行的乘客感到十分奇怪。而此時,養老院發現澤夫失踪,便通知了他的兒子,大家開始四處尋找。
  
到達克利夫蘭車站,澤夫坐上麥克斯事先預訂的專車。他先前往一家槍械店,與店主簡單交談後,購買了一支9毫米格洛克手槍。隨後他坐上車來到麥克斯預訂的酒店。在與麥克斯進行簡單通話後,澤夫發現自己的記憶又開始混亂,連忙掏出信再一次讀了起來。
  
第二天早晨,澤夫坐上出租車前往信上的第一個地址,尋找一個名叫魯迪·庫蘭德的人。在一所破舊的房子裡,他見到的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歲數的老人,他掏出槍指著對方問:“你是不是曾在德國軍隊服役?在奧斯維辛擔任看守?”魯迪·庫蘭德沉著地拿出一本舊相冊,說自己一直在北非隆美爾的軍隊裡服役,直到二戰結束後他才聽說了奧斯維辛的事,“但是我為我的軍隊經歷感到驕傲”。澤夫翻看著那些照片,確認對方並沒有說謊,他並不是自己要找的魯迪·庫蘭德。
  
回到酒店,澤夫打電話給麥克斯報告情況,麥克斯鼓勵他不要放棄:“你必須堅持尋找,就像你說的那樣。”
  
於是澤夫又坐上了前往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巴士。在車上,他一遍遍地讀麥克斯的信:“……有傳聞說,一些曾在奧斯維辛擔任看守的納粹軍官,在戰爭即將結束時’偷走’了被處決的犯人的身份,我確信,他們中的一個在20世紀40年代從德國移民到美國,用魯迪·庫蘭德的名字活了下來。我通過資料,找到四個魯迪·庫蘭德在這期間移民,但沒有足夠的證據逮捕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他的真名是奧托·瓦萊什,你必須找到他……”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