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蔭功》:《拳霸》後唯美的泰式暴力

《冬蔭功》:《盜佛線》《拳霸》後唯美的泰式暴力 (文:火神紀)

  在這個已經孤膽英雄全部死去的年代裡,偶爾的一個孤膽英雄讓我們的眼球驚嘆不已。——火神紀。題記。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部電影票房大賺也許是因為那一部《盜佛線》帶給我們的視覺震撼,畢竟那時候我們已經被中國功夫那飄逸和瀟灑折磨得頹糜不已,突然間的那種短兵相接和關節扭曲帶給我們的視覺上的美感讓我們突然有種窒息的感覺。
  是的,我們要的是那種真刀真槍的暴力,而不是那種揮灑自如的點到即止和花拳繡腳的不痛不癢。華語電影,在李小龍的時代之後,我似乎已經找不到真正的有暴力美感的電影了。像成龍和洪金寶總是帶著一點詼諧和嬉笑;李連杰過於行雲流水;甄子丹相對還好一些,可是出產得太少了;吳京忙於增肥和劇集;而趙文卓已經不知道在哪裡了。
  當周潤發也穿著一襲長袍在竹林上飛逸地舞著長劍的時候,我不禁驚嘆,中國功夫動作片的時代,是不是已經被歲月掩埋得不見踪跡了呢。走進電影院或者打開家裡的DVD,中國功夫難道已經悲涼得只剩下眼花繚亂的特技和奶聲奶氣的偶像,其它一無所有。
  03年的《盜佛線》終於把我們疲軟的眼球淋漓盡致地洗禮了。這無疑是華語電影和中國功夫的極大悲哀。  

這部電影和《盜佛線》同樣的製作班底無疑是這部電影最大的賣點之一。我們要看最美的暴力和最乾淨的武打,而不是特技加明星的花拳繡腿。
  《盜佛線》裡被我推崇備至的宗教信仰在這部電影裡被取代成了大象的崇拜以及對拳皇的忠誠。他們似乎總是必須為他們的暴力尋找一個類似突破口一樣的東西。這一點上來說,和日本的Cult大師三池崇史的《殺手阿一》裡那種為暴力而暴力的描繪有著一種根本上的差別,也許拳國人更願意相信,他們的本性是和平而善良的吧。
  看這部電影之前我依舊還是衝著男主角那矯健的身手而去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整部電影我最喜歡的一段居然是這部電影開始的那段平靜純樸的鄉村生活。也許,是因為後面的那段快艇的特技倒了我的胃口吧。

當我知道暴力美學這個詞的時候,我似乎開始對動作片裡的特技有種很嚴重的抵制情緒。也許只是為了看起來更好看一些,所以必須用到電腦特技?我記得《盜佛線》裡的所謂特技就是把精彩的動鏡特寫在這個動作做完之後重複地再播一次,那時候看到那樣的所謂特技讓我很是開心,畢竟這最少是十幾年前就被我們棄之不用的特技效果了,原來在現在的泰國電影裡還有,但是那樣的特技效果有一種很懷舊的效果。
  而這部電影裡似乎已經遺棄了那種稚氣的特技效果,而採用一種慢鏡特寫的效果,看起來還是很舒服,至少比華語動作電影裡那些滿天飛的大俠看起來更像在打架。

這部電影的情節和《盜佛線》一樣的簡單,不過這不要緊,因為我們去看的是動作片而非劇情片。這部電影講敘的是曾經的泰皇御前侍衛懷著一種對皇室的崇敬把自己的大象獻給泰皇,不料村長和不法分子勾結把進貢的大象偷運出國,於是自幼學武的阿欽出國尋象的故事。
  在武打場面的安排上,全片一共有五場。第一場在阿欽出國之前的村長家裡上演,以一個飛膝擊打開始了這場壓倒性的個人表演Show。依舊是那種流暢的泰拳表演,翻、劈、擒、斷。然而這場打鬥後面的那場快艇看起來就有些過於精細的感覺了。
  試想一個從鄉村里剛進城的什麼都還感覺新奇的小伙子居然可以突然把快艇開得如此細膩,什麼飛躍、急停等等高難度動作都做得出來。實在是一個開快艇的天才……
  第二場最帥的一個動作是阿欽立地起跳踢碎頭頂上的路燈,那一躍腳踢的高度至少三米,加上一個朝上方特寫的低鏡頭,看起來英勇萬分。而這一場的對手都是一些極限運動愛好者,四輪暴走鞋、自行車、摩托車以及四驅車。還有一個跑上玻璃牆壁借助速度和慣性在牆上跑了四步之後前空翻的動作,真是好看之極。
  第三場是阿欽一個人獨闖東央宮。一個人挑了他們整個堂口,也許在他們那裡不叫堂口。這一段整一個孤膽英雄的英勇傳奇,而那些嘍羅都非常配合地被阿欽打得措手不及。和強尼的單挑帶著聖鬥士五小強那種燃燒的不停擴大的小宇宙反敗為勝來得很有戲劇性了,但是這種戲劇性因為他是主角所以顯得非常必然,而在他的小宇宙徹底被小康的象鈴激發出來以後,那種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氣勢實在是足以讓我們的華語動作片汗顏無語。
  第四場是在教堂的水火大戰。這三個人應該是在強尼之後的BOSS級人物了。分別是泰拳對下三盤,泰拳對中國刀法,以及泰拳對西方的摔角大戰,很意外的是居然這一場並沒有大獲全勝。這一場最好看的還是在第一個BOSS那裡,翻騰挪躍,配上一點很輕鬆的電子鼓,看起來跟看舞蹈差不多。而第二個BOSS應該是對中國功夫極大的污辱,居然三拳兩腳就把中國的刀法弄得不成章法,實在是慘不忍睹,不過阿欽那個側身空翻720度轉身之後的踢腳實在值得一看。第三個BOSS靠的是力量和身體上的優勢,不過這場打斗在阿欽的極大劣勢時被遠遠傳來的警笛打斷。
  第五場的終極PK大戰,先是五十五人次的嘍羅斷手折臂的熱身,然後是打倒四個大力士。居然一個人可以扛起一頭小象的傢伙,可是還是被打倒了。父親小時候給他講的故事,睡覺時的夢以及無意識狀態的幻覺被串聯起來成了破敵的辦法,這一點上來說不能不說拍這部電影的人們是一些細緻的傢伙。而從樓頂飛身一躍用泰拳的經典動作飛膝完向終極BOSS完成最後一擊的動作堪稱完美。和開場的第一次表演是同一個動作,看起來有種功德圓滿的味道。

 很久沒有看過如此純粹的動作片了,就算依舊還有幾個BUG似的不完美。影片最後和開始時候的影像重疊,是不是想告訴我們比如循環不息的所謂哲理呢。
  泰國電影裡的虔誠是最讓我感動的東西。比如《盜佛線》裡對宗教信仰的那種信念,我記得我寫那部電影影評的時候曾經說過,虔誠的信仰是電影裡暴力堂而皇之的突破,如果沒有那種虔誠,追求的東西換成其它別的,那部電影也許會整整降下一個檔次。
  而在阿欽的父親看來,能夠把自己的大象獻給皇室,那就不枉以前曾經做過泰皇的御前侍衛了。現在,似乎很難得還有如此純樸的情感了。而就是這種最純樸的東西往往總是讓我們感動不已。  

從動作片來說,這是一部不錯的電影,在這個已經孤膽英雄全部死去的年代裡,偶爾的一個孤膽英雄讓我們的眼球驚嘆不已。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