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食城市》看城市移動,這個“假世界“別太“真“了

《掠食城市》的導演是克里斯蒂安·瑞沃斯。此仁兄,大家可能不熟吧!如果阿華提到《指環王》和《金剛》及《霍比特2:史矛革之戰》的特效設計,都是這位仁兄弄的,吃瓜群眾們應該不會覺得陌生了吧!

怎麼說《金剛》在2006年獲得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視覺效果。而今天要說的這部《掠食城市》也獲得第17屆美國視覺效果協會獎:最佳電影模型。

這部影片視覺效果真的好壯觀。那些活動的房子,那些冒煙的煙囪,那些轉動的機械齒輪和鐵輪子,直接衝擊著我們的視覺感官。再加入金屬般的音效,一下子把我們帶入那少年愛玩遊戲,愛幻想的時代。

因此,阿華不得不感慨:《掠食城市》真是構造了一個“假世界“,如果不是影片,我會把這當作自己的“真世界”或者未來的那個“真世界“。

阿華又想,這樣一部大製作影片肯定不止在電影中出現,應該會有不少延伸產品。比如,會製作成網絡遊戲。會不會像《Second Life》這款app網絡遊戲呢!據說它的規則是,在這個虛擬世界裡,每個玩家都過著一般的生活,可以認識別人,可以買賣東西,可以存錢購買虛擬房屋,虛擬汽車,簡直跟實際的世界沒區別,聽說已有500多萬會員加入。

其實這一切一切的假世界,我們都知道它是假的。可是我們又為何那麼喜歡去觀看呢?

阿華感覺影片的場景是在現實生活中完全看不到的,只有在特效的電影中,這樣的內容才能夠一睹為快。

或許部分人也是這樣認為,於是只是把它當成適當的消遣,偶爾沉醉其間,使自己的精神獲得放鬆或者馳騁自己的幻想。好比把自己關到黑盒子的。就是為了短暫忘記自己,忘記世界,給自己一個寧靜的時刻。

然而現實中總有人把持不住自己的這個喜好,甚至會沉迷這個假的世界中。例如,沒有節制止玩遊戲。

又比如,許多人喜歡借酒消愁,希望在酒醉時能夠渾然忘憂,飄飄然彷彿騰雲駕霧一般。問題是,酒醒之後可能會頭痛,而頭痛後,自己還要面對真實的人生。我們試想一下,這樣的困苦會因為一醉而消失嗎?

所以我們不要把假世界和真世界混為一談,更不可能將虛幻的價值觀,搬到現實生活中來。

我們又回到影片來。《掠食城市》故事是說在核戰毀掉人類社會文明的幾千年之後,來自倫敦城下層的湯姆和逃犯赫斯特·肖為自己的生存進行鬥爭的事件。還要說一點就是,影片是根據菲利普·雷夫蒸汽朋克幻想小說改編的,影片中轟轟烈烈的蒸汽發動機的場景映證了這一點。

我們不把這個假世界當成真世界,那我們是如何欣賞它呢?一部文學作品要看它的歷史背景。顯然是作者的一種對未來的幻想型。而作為影片,我們更要關注它的製作過程。阿華個人認為把影片看作一個動畫的藝術品,以把玩的心情去鑑賞它。

影片中的倫敦城因為需要在影片中高速移動,所以像以往一樣建造大型靜態實景拍攝的方式不再可行,為了在城市內部營造一種運動的感覺,草圖繪製部門匯集了113個手工製作的倫敦城截面,每個截面都有一個獨立控制的動畫設置,可以獨立動畫。整個團隊還需要處理多達數億個組件。這樣在影片中就出現了可移動的倫敦城,它高860米,寬1.5千米,長2.5千米,被分成7層,內部設計保留了眾多現實中倫敦的地標建築,是電影中最大的牽引城市。然而這是動畫都是合成的,實物根本不存在的。

還有影片中所謂的反牽引聯盟的核心國家山國坐落在群山之間,通過一堵巨大的防禦牆與外界隔離免受侵犯。在影片中防禦牆高1800米,視效團隊在防禦牆前製作了大約5萬平方公里的人造風景,還製作了山國2萬平方公里的人造風景。

也許你會發現發射激光炮不是發了兩次嗎。第二次又是如何完成的呢?它先在電腦中做成一個模型,然後在電腦裡進行爆破,製作一些特效場面。當然,爆炸的煙霧和爆炸之後的效果可能要在現實中拍攝,然後把這兩部分嫁接到一塊,這樣就能夠完成多次爆破的需求了。

影片為了呈現資源枯竭的末日年代感,片中的人物服裝都需經過磨光、燃燒、刷塗等手段二次做舊,最繁忙的時候整個服裝團隊有110人參與工作。

甚至在很小的細節方面,影片都盡力達成。比如影片剛開頭的那個雙筒望遠鏡,很精密,還牽涉到技術面,當然更多的是工藝師們即興發揮的想像作品。真的是工匠精神啊!

《掠食城市》通過常用的拍攝技巧以及特別細緻過程,讓你我甚至感覺虛擬和真實世界完全分不出來。這就是影片藝術。

最後,阿華也即興來一首打油詩:(真假世界)

移動城市看似真,動畫合成說是假。

娛樂何必論身世,影片高低定眼界。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