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色放——激情之愛,相信愛情的人活得更自我

中國作家張愛玲曾對愛情做過這樣的描述: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赶巧趕上了。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的問一聲:噢,原來你也在這裡!很多人都渴望一段真摯的愛情,有的浪漫如雪,有的踏實如鐵,有的情比金堅,有的在冰與火之間掙扎徘徊。

       愛情有很多種,包括情慾之愛,遊戲之愛,友誼之愛等,作家司湯達認為,真正的愛情屬於激情之愛。我以為,人活一輩子,總要經歷激情之愛才夠味。激情之愛是一種意願性的行為,是直接的衝動,簡單的爆發,野蠻的進攻。

       想要判斷激情之愛,你就听聽自己的心跳。如果跳得平穩而緩慢,那麼你肯定是找錯人了。當你在愛戀愛著某人,強烈渴望和對方在一起,而且深陷其中難以自拔時,那種感受就是激情之愛。對滿懷激情之愛的一方而言,如果對方對自己的熱情做了回應,那麼他會快樂而滿足,如果對方沒有回應,他會變得空虛而絕望。在情慾的世界裡,人們飽受煎熬,忽而興高采烈、忽而心花怒放、忽而愁容滿面,忽而傷心透頂,激情讓人狂亂、瘋狂、不顧一切,激情會把人情感的大廈傾覆。

 在影視劇作品中,我們常會看到對激情之愛的感悟: 

  《東宮西宮》:這不是賤,這是愛情。

  《東宮西宮》:(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這不重要,當你想愛的時候,你就是男的。當你想要承受愛的時候,你就是女的。沒有比這更不重要的事情了。我為什麼要是男人或是女人?我可以是你喜歡的任何人,也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你可以踐踏我的一切,只要你允許我愛你……

      《紅高粱》:你個娘們,脫了褲子和我風流快活,穿上褲子你就不認帳了? 《花樣年華》:如果,我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東邪西毒》:如果感情可以分勝負的話,我不知道她是否會贏,但是我很清楚,從一開始,我就輸了

   《大話西遊》: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嗎?需要嗎?不需要嗎?需要嗎?不需要嗎?我是跟你研究研究嘛,幹嘛這麼認真呢?需要嗎?影視劇中的激情之愛看上去如此銷魂,那是讓人沉醉的情慾世界,激情之愛的核心基礎就是性愛的滿足。

       心理學家邁耶斯和伯奇德說過,我們能夠理解那些說“我愛你,但我們並不相戀”的人要表達什麼。他們實際上是在說“我喜歡你,我關心你,我覺得你棒,但我覺得你對我來說並不具有性吸引力。也就是說,他們認為自己感受到的是友誼之愛,而不是激情之愛。

   人生最遺憾的,莫過於,輕易地放棄了不該放棄的,固執地,堅持了不該堅持的。在青春的日子裡,一段無保留的愛也許會帶來傷害,但其中甜美之味也是只有經歷過才知曉的。我覺得,人沒有經歷過在死亡線上掙扎回來的不管不顧的愛,真是對不起自己的青春歲月。

       每個人都有自己愛的方式,無論是給予愛,還是接受愛,在愛的過程中,你要學會成為你自己。玫瑰開的如此嬌豔,是因為她們沒有嘗試變成蓮花,蓮花開得如此美麗,是因為她們沒有聽過任何其它花的傳說。大自然如此美麗,是因為一切都是她們本來的樣子。滿懷著愛,在這世上,你必須成為你自己,用你的方式,感受自己的激情之愛,因為你無人可以替代。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