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明哥真不是取經的料!

懷著少許懷疑和少許期待的心態看了《大唐玄奘》,期待是因為這部電影的題材比較小眾,拍好了極有可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並且影片片花做的還是不錯的,看上去挺有意境。

而少許懷疑則是因為主演黃曉明,黃曉明是一個優秀的商人,一個很好的慈善明星,但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好的演員,印象當中除了《中國合夥人》這部電影中,他和鄧超、佟大為,赶巧湊了一桌非常符合他們性格氣質的角色陣容,有一個不錯的表現。除此,其他的作品我覺得都乏善可陳。所以帶著一點點的懷疑態度,以及對電影題材的期待觀看了這部影片。

事實上,這部電影沒有給我創新的驚喜,演員也沒有給我意外的改變。一句話評價就是無佛樣,無佛性,無佛心。作為一部涉足歷史和佛教題材的電影,在一開場把數個禪師搬上了影片創作團隊名單裡面,試圖讓大家認為這部電影會表現些佛教的思想在裡面,而事實上,這些高僧很可能只是為影片開了一下光。我相信憑藉著中國演藝圈和佛教圈友好的關係往來,以及這部電影相關明星大腕的個人魅力,能夠請來高僧大德為影片掛名,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是看完電影就知道這可能是這部電影和佛接觸最緊密的地方,是的,僅僅是在影片的開頭出現的那些名字。

從演員表現說起,首先肯定一下黃曉明的基本態度,看得出他是比較認真地試圖表現出玄奘的苦難,而除他之外幾乎每個演員甚至連配合黃曉明一下都沒有做到,沒有人在認真表現出對佛法的虔誠或者是嚮往,甚至是對佛法的漠視或者厭惡,所有的演員都是在客串電影,就像在完成其他任何一個不需要用心思考的龍套角色一樣,這樣不用心不入角色並且戲份七零八落的配角們的出現讓整部電影都顯得有些凌亂和不入意境,我甚至認為,這部電影裡面的那匹老馬都要比其他角色表現的出色。

比如影片開場玄奘出關,莫名地幾個武功高手出來表演了幾下動作,讓我差點以為這部歷史宗教劇還要混搭一點動作片概念,而沙漠中的那個維族美女的出現更是讓人感覺到突兀和彆扭。

整體來說這部電影的配戲及配角的選擇設定是一個大大的敗筆。而黃曉明作為玄奘最好的評價應該是努力了,但沒有什麼亮點。影片的編劇和導演要為此負上相當的責任,影片中我們一點也感覺不到玄奘途中真實的艱難險阻,以及弘揚佛法的意識,無論是對把守烽燧總兵的開示,還是在高昌國絕食以示初心,或者是困頓沙漠、遭遇雪崩,給人的感覺僅僅是在看一個普通旅人的遭遇,別說意境,連險境都算不上。

同樣的遇到大自然的威脅,想想《少年派》裡面的派在遇到風暴的時候所展現出來的對神靈的渴求和真摯,我們就很能看出來差距,黃曉明扮演的玄奘不像一個高僧大德,在他身上看不出對眾人開示或者是自己危機時刻對信仰的執著和渴求,他更像是一個沒有信仰的凡人遇到問題就變得歇斯里地,甚至這種歇斯里表現地也有些勉為其難。

如果說這些場景,對話,情節的水準不高,應該更多地歸結在導演或者是編劇身上,那麼整場電影下來,從出關到機辯,黃曉明幾乎一塵不變的表情和十數年如一日的氣質形象,讓我覺得演員內心深處根本沒有把佛放在心上,甚至沒有把任何一個信仰或者目標放在心上。黃曉明現在的氣質大概還是只能適合扮演《風聲》裡的日本變態軍曹,也許再過數年的磨礪,作為演員的黃曉明才能對更加豐富的角色進行深入的把握,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想想小李子用了多少年才擺脫小白臉的印象吧。

除了西行路上的各個環節設定一般之外,影片一個大的問題是缺乏一個主體宗旨,我們不知道玄奘為什麼要去取經,電影裡面很世俗地給他安排了一個蝗蟲漫天的場景,玄奘獨白的場面,好像是他要為民祈福而行,而他一路所表現出來,既不是為民而行,也不是為自己的內心而行。

史書上的玄奘是因為對佛法的迷茫,尤其是因為中原佛學的譯註不足而希望能夠找到其中的真諦,我覺得如果影片能夠在一開始,不用什麼莫名其妙的印度學生進行影片的導入,而用玄奘已經在中原大地取得成就而開始對佛法的真諦產生迷茫進行導入,而整個西行旅程所遇到的各種關隘險阻,都是圍繞著佛法的辯證來進行的話,整部電影的脈絡將會更加清楚一些。起碼我們就會知道,他從哪來,他要去哪,他為什麼要去。

從這一點上,我覺得整部電影的創作團隊應該是沒有很好地對這部電影到底應該呈現什麼,做一個非常深入的探討和研究,只是把電影的重點放在瞭如何表達西行一路的景色和艱險上,他們大約是考慮到收視的需求,所以刻意地突出了沿途的風光、荒漠、雪山等場景,讓視覺變得更加出色,但這毫無疑問是捨本逐末的做法,要知道沿途的辛苦只能是表現手段,而不應該是表達的目的,最應該表達的是玄奘對佛學的追求。文: 劉蕊,來源:Original vqingting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