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給你想要的生活|殭屍新娘(上)

十一長假,一個人躲在實驗享受著經典,下午便又看了一遍殭屍新娘。這部以真實木偶完成的電影,整整花了蒂姆伯頓12年的時間。哪怕今日的科技如此發達,匠心人還是用最原始的方式一步一步塑造了這部僅有77分鐘的童話。

故事情節很簡單,男主維克多被父母強迫結婚,在婚禮彩排之日出了狀況,後來陰差陽錯把戒指帶在了女主的手上,喚醒了那個等待真愛的殭屍新娘。

整部電影沿襲著蒂姆伯頓的一貫作風,陰暗,沒有多少色調。人間的佈局完全沒有生的氣息,地獄卻在略帶陰森的氛圍下佈置了些許顏色。這也定下整部電影的深遠的格調:擁有跳動心臟的人,不一定活的有多歡快;長埋地下的人,不一定死的有多陰沉。

地面上的人

——“要么忙著活,要么忙著死”

電影開場的時候男主畫了一隻蝴蝶,幽蘭的蝴蝶飛啊飛,飛過了所有片中要出現的重要角色。飛到最惡男二那裡的時候,一巴掌被擾到一邊了。男主的父母是被鉛華浸染的淋漓盡致的暴發戶,片中直觀的用醜陋的外表形象的表現了他們內心的粗鄙,女二號的父母雷同。兩個家庭,一個代表了金錢,另一方代表了名望。

地面上的人

——“要么忙著逐名,要么忙著追利”

雙方見面的時候,有一個細節,女二號的母親讓女二號的父親微笑,這個男人僵硬的表情成了一大亮點。他,不會笑。自然是不會笑的,人在染缸裡泡久了,從內到外都會被僵住。女二號的母親自己也說,女兒跟了他們這麼久,應該知道婚姻只是交易的籌碼。好在,年輕人啊。年輕人,還沒有被世俗深入骨髓。維克多和維多利亞,還年輕。

地面上的人

——“年輕人靠夢想活著,老人靠回憶活著”

維克多和維多利亞第一次碰面的時候,維克多在彈鋼琴,曲子裡充滿了悲傷與無奈。維多利亞慢慢走近聽著,最後維克多在驚恐中給這段鋼琴曲結了尾。雖然是被強制的婚姻,兩人還算情投意合。其實我想說,只是彼此還不算失望。在那樣背景下成長起來的人們,婚姻的選擇只是可以過一輩子便好。

彼此提前確認了要結婚的對像還算滿意,應該充滿小欣喜的彩排才對,可是我們可憐的維克多偏偏在彩排的過程中,差錯不斷。當然會差錯不斷了,畢竟人間的氛圍如此緊張逼人,而這場婚姻本來就是利益的交涉。

維克多

——“我只是需要一個機會”

With this hand,

I will lift your sorrows.

Your cup will never empty,

for I will be your wine.

With this candle,

I will light your way in darkness.

With this ring,

I ask you to be mine.

執子之手,承汝之憂。

願為甜釀,盈汝之杯。

但如明燭,為汝之光。

永佩此誓,與汝偕老。

夜半時分,這個傻傻的男主,帶著戒指,面對著枯樹枝努力練習著,陰差陽錯喚醒了沉睡的新娘。有時候,緣分就是醬紫。為什麼偏偏戒指戴在了她手上?她,身體冰冷,面容殘破,一副殭屍的模樣,卻非要嫁給我?

艾米麗

——“我的夢想,是當一個新娘”

地獄的模樣,不如活人習慣生活的世界那樣。到處充滿了會動的骷髏,有奇怪恐怖的物種,他們的行為也甚是古怪,比如喝酒的時候,可以看到酒水穿過身體,眼睛裡可以跳出蟲子,身上的劍可以拔出來再插回去,只有半個身體沒有雙腿。來了一個新人,便開起派對慶祝。

地面下的人

——“死後,再無名利禁錮”

活人的三觀,被活人的世界鎖定。維克多從未死過,怎麼會接受的了死人的世界。他恐懼,他想方設法逃脫,他要回去娶他那個擁有心臟跳動的未婚妻。哪怕,欺騙艾米麗。人,之所以會恐懼,因為他沒見過。人,之所以會恐懼,因為他不習慣。人之所以會恐懼,因為他怕活的和他周圍的人不一樣。人,其實是最沒有掌控力的動物。

人很奇怪

——“想要不同,卻又擔心特立獨行”

為什麼?

因為有今日頭條啊。電影開篇時便有敲鑼人在大街上兜售八卦消息,電影轉折處又有敲鑼人來兜售八卦消息。群居動物,最怕讓人汗顏的醜聞。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