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她的某天,“殭屍無夢”的他進入溫暖的夢……

微涼的風帶來灰白天色,嫩綠的樹葉害怕地低下小腦袋,柔弱地附在枝頭。

不知從何時​​開始,天氣預報開始重建它的可信度,這場雨勢在必行。

這段時間我的大部分精力將消耗在是在夢境和鍵盤上。

在阿瑩的提議下我們開始追求刺激——打開了殭屍治愈電影《Warm Bodies》(《溫暖的屍體》)。

Julie is sweet。

Julie,美好世界標準女主名。

《Desperate Housewives》(《絕望的主婦》)裡感性幼稚的Susan聰明懂事的女兒Julie,機智獨立富有魅力的人物形象,幫助有心理問題的隔壁小哥,確實是稀有的溫暖所在。

《Flipped》(《怦然心動》)裡善良可愛的鄰家女孩Julie,一直暗戀領居家的紳士男孩,慢慢地我們發現也許男孩並不能真的理解她的美好。

快樂結局是大家喜聞樂見的藝術表達方式,而在我看來他也許只是她一見鍾情時的模樣。

Her name is Julie,and “R” is his.

R,是一個有思維的殭屍。

在他的視角下天色灰暗,每個人僵直地行走。

人類和他們勢不兩立,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以人類為食。同時他們的啃咬可以傳播那種殭屍病毒,被啃咬的人留下腦子也會成為殭屍。

人類為了避免傷害修築了隔離牆,隔離殭屍和另一種更殘忍的骨皮。

無奈隔離區有他們所需的藥物,包括Julie和她男友Perry在內的志願者去執行取藥任務。

R和他的殭屍朋友進行的唯一交流是對視,有時他們盯著對方半天或許可以憋出幾個詞——”Hungry”,接著他們集結在一起去隔離區附近覓食。

他們不期而遇,或許這就是命運。

在看到她的一瞬間,他的目光停滯了。接著他順勢扳倒Perry,開始他的機械進食。

吃掉他的腦子,可以擁有被食者的記憶和感受。

當他再次和她對視時,他開始以深愛她的植入記憶努力保護她。

他帶她躲過一次次殭屍群體的捕食,他渴望留住她,於是拖延送她回家的時間,在他飛機艙的家中他們度過了與往日不同的幾天。

他冰冷的身體慢慢變化,在某個瞬間他的心恢復了跳動。他甚至不惜和唯一好友搏鬥救下她,而她抓住他手弱小的停頓在他身側的畫面喚醒了許多殭屍往日溫暖的記憶。他們好像也要活起來了。

終於,她還是要回家。她開車帶他衝進滂沱大雨中,像在這黑暗世界相依為命的伴侶一樣一往無前,到達警戒邊緣。在隔離區交界小鎮,他直直地躺在地板上向她坦誠自己吃掉了Perry,她說她有預感轉身背對他沒有再說話。

他閉上雙眼,進入了夢境。夢裡的他告訴她想要永遠在一起,突然驚醒的他發現她獨自駕車離開——這同樣是她保護他的唯一方式,在人類世界中她嚴厲的父親會一槍打爆殭屍的頭。

他沮喪的回家,遇到被更為殘忍的骨皮驅逐的好友。他們告訴他可以改變,他抓住一線生機——他要去告訴她。此刻同樣想念他的她向女伴傾訴卻被嘲笑,她憂鬱的去陽台透氣,地面傳來熟悉的聲音。

當他們相擁在一起,她感受到他身體的溫度。他們決定對抗荒唐世界,化妝打扮後她帶他來到父親面前,毫無疑問被否定。

衝破防線的他們發現所有殭屍集結在一起,他們的意識被喚醒,開始對抗無可救藥而殘忍的骨皮。

人類和殭屍終於站在一起。

最後,他的瞳孔變得正常。被子彈穿過的皮肉鮮血直流,他重生了,因為殭屍不會流血。

畫面最後,人類幫助殭屍學習正常的生活,世界再次重獲生機。

隔離牆倒塌,陽光灑在所有人身上

也許,故事情節有些許難解。可關於對抗天災人禍,關於愛的精神內核是溫暖治愈系的恰當表達。

請讓我走進你的夢裡。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