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肖恩 笑死人兇間

我們看過很多的殭屍片,幾乎每一部都會以不同視角或者不同的殭屍類型來進行劃分。比如《活死人黎明》裡的殭屍健步如飛,採用倖存者視角;《殭屍之地》和《我是傳奇》裡殭屍不僅跟生前一個速度,並且還比生前更厲害,區別在於《我是傳奇》裡的殭屍已經具有了智能並且只能在夜間行動;《行屍走肉》裡的殭屍行動緩慢,且與前面的一樣都是倖存者視角;最近的《殭屍之戰》裡面的殭屍行動健步如飛,與活死人黎明裡面的差不多,但是第一次採用了正面戰場的視角,所以非常出彩。這種情形下,只要人們提到殭屍片,還是會提到殭屍肖恩這部電影。為什麼呢?殭屍很厲害?不,走路慢死了。視角很獨特?不,還是倖存者視角。如果一群智商低且經常脫線的倖存者算獨特的話,那這部片子還蠻獨特的。那麼為何這部片子會火成那個樣子,以至於拍出來後很多大牌主動降低片酬要拍導演的“血與冰激凌三部曲”中的後兩部(《殭屍肖恩》是第一部)?

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這部片子是英式幽默的徹頭徹尾的勝利!

一位著名的詩人傑里·里歐曾經說過:“美式幽默像一杯白蘭地,喝之前你就聞到了它刺鼻的味道,喝的時候也能感覺到它的甘醇,嚥下去後,它就被嚥下去了。而英式幽默是一杯伏特加,聞起來普通,喝起來普通,直到進到肚子里後,你整個人都會被它反复撞擊撞擊撞擊,撞擊到發瘋,最後愛上它。”

好吧根本沒有這個詩人,那個名字是我的英文名Jerry Leo的音譯。但是話的內容無比正確!這部電影中的英式幽默比比皆是,每個細節和每個看似無關的背景其實都暗藏著伏筆,完美中的完美。比如今天要學的這句話。

原文:It’s not hip-hop. It’s electron, prick. Next time I see him, he is dead.

講解:prick這個詞,如果各位去查,會澀澀地發現它有小弟弟的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啊咦我為什麼會介紹這個詞。我們的重點是後面的那句。 next time這個詞引導了一個時間狀語從句,所謂狀語從句就是把倆完整的句子中間加個狀語從句連詞,比如I ate an apple 和he died.加個when 就搞定,I ate an apple when he died.簡單方便無副作用。這句話各位可以用來罵任何一個人,別讓我再看到你,再看到你你死定了。這句話還有一個獨特之處,就在於這是胖子對自己室友說的,而下一次遇到他室友時他室友已經變成了殭屍,也就是說,他真的is dead了… .一語雙關,無比精彩。當然了,這部電影中還有超級多的這樣的subtle,等你去挖掘哦。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