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的「殭屍」情結

曾經,“殭屍”這種生物一度成為我童年噩夢的主角,不是歐美那種長相俊美的吸血鬼,而是身穿清朝官府,滿臉獠牙的殭屍。

被月光照亮的夜空,瀰漫著一層白煙,而後由遠及近,從身後傳來規律的、雙腳著地前進的腳步聲,而後屏住呼吸,直至忍不住呼吸第一口空氣的時候,被咬斷的喉嚨…

這個就是我至今為止,記得最清晰的場景。
 

而隨著我慢慢長大了,我噩夢的主角也換成了其他,比如說無形的鬼魂,比如說高智商的變態殺手,比如說未知的醜陋生物…

很多東西,更多的是隨著時間越走越遠,直至剩下輪廓,甚至完全忘記。

印像那個“愛面子”的道長教我們,遇到殭屍的時候,不要呼吸,否則殭屍會順著你呼吸的“人氣”找到你;


《殭屍先生》電影截圖

印像中那個道長帶著一對師兄弟,用墨線和糯米,困住已經變成殭屍的老太爺;印像中,印像中驀然發覺,那個身穿黃袍手執銅錢劍的身影,已經不在了。就連現在還能看到的墨斗紅線,彷彿也是去當初的意義。還記得最近看的一部殭屍電影——《殭屍》又名《七日重生》

電影《殭屍》海報

電影裡,曾經是殭屍電影裡的常見的面孔,都一一老去了,就像被時代淹沒的【殭屍】一樣,所有的東西終會隨著時間逐漸消逝。

一幫半百的人,裡面的主演並沒有低於50歲,而當錢小豪拿出破舊媳婦和幾張發黃的照片時,忽然覺得,當年飾演殭屍電影的黃金組合,現在就只有錢小豪一人。

這部電影更多的像是和日韓恐怖恐怖片的糅合,畢竟監製清水崇是個日本恐怖片的監製,《咒怨》便是出自他的手筆。而在我看來,這部糅合了眾多日韓因素的電影,與當年的殭屍電影比較,而覺得有失去了一些味道。整部電影看下來,我滿腦只有無奈與唏噓。

除了電影,壹跡最愛的殭屍電視劇,莫過於是亞視推出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馬小玲況天佑,不會長大的殭屍復生,愛而不得的山本一夫…

故事的一切起源,源於1938年被殭屍王將臣咬了的況國華和農戶之子何復生以及追擊兩人的山本一夫和追捕殭屍王將臣的馬丹娜展開的。

轉眼到了1998年的香港,這些人再次重聚發生了一系列的故事。這裡壹跡就不劇透太多,如果有興趣的,可以搜一下這部片子。

故事除了主線,還有副線。青蛇白蛇,等待許仙500年的白蛇;將臣入世,馬家叮噹這兩個故事,是我至今比較深刻的兩個故事。然而這些,現在的電視劇拍起這些橋段的時候,總覺得缺少了什麼一樣,再也不是以前的味道。

殭屍已死,無力回魂。我想大概就是這種無力感吧。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