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

原標題:《殭屍·七日重生》:麥浚龍對殭屍文化的最後哀悼
如果說陪伴七零後成長的港片是古惑仔,那麼陪伴八零後九零後成長的港片就是林正英的殭屍片。
     1985年,林正英主演的《殭屍先生》上映,引起轟動,票房高達2000多萬,由此掀起了殭屍時代的序幕。
     1986年,林正英推出《殭屍家族》,殭屍片因此一路紅到了日本。

     1987年,林正英拍攝了《靈幻先生》,此時,殭屍片處於頂峰時期。

     1989年,由於遭到盲目跟風並缺乏創新,香港傳統殭屍片開始走下坡路。

     1990年-1996年,雖然林正英極力創新,將西方的吸血鬼元素加入殭屍片,如《一眉道人》,但由於王晶的賭片和徐克的武俠片開始盛行,殭屍片最終無力回天。

     1997年,林正英因肝癌晚期與世長辭,殭屍片徹底落寞。

      清朝官服、糯米、墨斗、雞血、桃木劍等,都是當年的殭屍片裡不可缺少的元素。影片裡屏住呼吸便可躲避殭屍的情節永遠不會被人忘記。小時候常常害怕晚上會遇見殭屍,屏住呼吸是我知道的唯一的保命手段。
 殭屍0
(電影《一眉道人》海報)

     香港殭屍片的生命僅短短十二載,卻給幾代人的生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1984年出生的麥浚龍,顯然歷經了整個殭屍文化時代。正是從小愛看殭屍片的他,完成了《殭屍·七日重生》這一絕妙的致敬之作。

    《殭屍·七日重生》講述了憑80年代殭屍片而紅極一時的影星小豪由於無片可拍,並且家庭生活不幸而搬入了一棟陰森詭譎的大廈。他決定在入住的2442懸樑自盡,在命懸一線之際,卻遭遇雙胞胎女鬼纏身,幸得隱世的末代天師阿友出手相救方才撿回性命。小豪一直對白化病男孩小白和經常在2442門口窺視並偷吃祭祀食品的女人楊鳳感到疑惑與好奇,從大廈保安燕叔口中,小豪得知了當年發生在2442的一樁慘案,這樁慘案使楊鳳精神受挫,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創傷。不久,同住在大廈的冬叔不慎在樓梯間墜亡,冬叔的妻子梅姨不願冬叔離開自己,便求專煉邪術的九叔幫其還魂,不料卻釀成了極大的悲劇。最終小豪與阿友再次奮力襲擊,設法降服由冬叔和雙胞胎女鬼所合三為一的殭屍。

     該片由錢小豪,陳友,惠英紅,鐘發,樓南光,鮑起靜,盧海鵬,吳耀漢聯袂主演。每一位主演都代表了當年港片的巔峰時代。
 殭屍
(劇照:小豪與小白)

     《殭屍·七日重生》是麥浚龍個人第二的劇本,他花了兩年時間來籌備這部電影。這也是麥浚龍第一次擔當導演,且集編、導於一身。 2014年,麥浚龍憑藉此片一舉拿下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9項提名 。

     《殭屍·七日重生》是麥浚龍對香港電影的無聲表白,是對林正英等人的致敬,同時也表達了對港片走向落寞的惋惜與哀悼。

       影片並不像傳統殭屍片般幽默搞笑,從人物到劇情,再從畫面到配樂,無一不充滿陰鬱的氣息。麥浚龍運用了美學象徵手法絕妙的暗示了劇情,並配合大量特效,無論從精神層次還是視覺層次上來看,觀看這部影片都是一種極大的享受。再加上與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的合作,中式殭屍與日式恐怖結合在了一起,這無疑是麥浚龍對傳統殭屍片的大膽創新。

      我個人最欣賞麥浚龍在《殭屍·七日重生》中的象徵手法,下面我們來重點分析一下。

      影片一開場,就響起了歌曲《鬼新娘》。 《鬼新娘》是1985年林正英主演的《殭屍先》中的著名插曲。該片中林正英的徒弟錢小豪為女鬼所愛,女鬼出場時便響起了這首歌,影片畫面歷歷在目。麥浚龍舊曲新編,將85版的靈動改成了13版的哀婉。 “明月吐光,冤鬼風裡盪,夜更深霧更寒。遊魂踏遍,幽寂路上。尋覓替身,陰風吹冷月光。” 第一聲,便是麥浚龍對林正英的致敬。
    《殭屍·七日重生》的主角名叫小豪,是過氣的電影明星,由於無片可拍、妻離子散而搬進那座大廈。他的所有家當就是當年拍殭屍片時穿過的兩套戲服,以及當年紅極一時時與林正英、許冠英、張曼玉、周潤發、成龍等名人的合影,而這些合影早就泛了黃。 “小豪”這個角色,包含了許多錢小豪本人的經歷,亦假亦真,讓人產生“戲夢人生”的感慨,不勝唏噓。影片中“小豪”的過氣,正像徵著殭屍片,甚至是整個港片界的衰落。

天師阿友祖祖輩輩都是道士,從前的道士糯米從不離身,而如今再也沒有殭屍,阿友也只好改行炒糯米飯。這是落魄道士的諷刺與自嘲,更是殭屍片落寞的象徵——沒人做,也沒人看了。

      影片中小豪上吊自殺的情節,象徵手法最為頻繁與絕妙。小豪上吊時眼內閃現的京劇、舊照、武術象徵著他的一生,從小學習京劇和武術,當過動作明星,紅極一時。隨後出現的羊角裸女、木魚、蒼蠅食腐肉、花朵的枯萎、草莓的霉變、 泥土中蠕動的蚯蚓、熄滅的燈光象徵著小豪生命的終結。能將死亡前的迴光返照表現得如此富有藝術感的人,唯有Juno。

除了象徵手法意外,影片也極富宗教及玄學韻味。

     比如2442門上有符,代表屋子不干淨。進入長期無人居住的房子,要先“敲門”,燒香表示敬畏,且告知裡面的“朋友”要離開。房頂滴水,濕氣聚集,容易生邪,於是出現了小鬼,也導致了冬叔的棺木著地,產生了之後的屍變。一般道士用的都是黃符,而煉邪術的九叔用的卻是紫符,力道最邪最重。九叔長期養小鬼,靠吸骨灰續命,最後被反噬。冬叔臉上的五銅錢面罩,是用來鎮住陰氣,防止意外屍變。鋪糯米、倒屍油、彈墨斗線也是鎮邪的常用手段。影片中的一大亮點,是“陰兵借道”。陰兵是高腳鬼,穿著極長的衣服,撐著破黃紙傘排著隊從走道中通過。陰兵是來勾人魂魄的,周圍有將死之人才會出現,凡人肉眼能見,而九叔陽壽早就盡了,只是一直靠小鬼續命,所以陰兵才經常在樓內徘徊。冬叔陰屍有魄無魂,雙胞胎女鬼有魂無魄,三者合一,變成了最後的有魂有魄的殭屍。以及影片最後的八卦圖、五行、羅盤、桃木劍等元素,都是道教所包含的元素。

     麥浚龍很希望殭屍系列元祖級人馬林正英和許冠英演出,可惜二人已先後離世。影片中“陰兵借道”便是麥浚龍專門為許冠英先生寫的。四個高大的招魂陰兵緩慢地走在昏暗的走廊裡,腳步聲輕緩卻可怖。可是劇本還未寫完,許冠英先生就離世了。麥浚龍覺得無人可替代許冠英先生,於是大刀闊斧地將一整段戲都刪掉了。
殭屍
  《殭屍·七日重生》最終一舉拿下了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視覺效果”和“最佳女主角”,著實不易。麥浚龍花費如此心血來製作這部電影,我覺得他並不是想要復興殭屍片,而是在喚起幾代人人的記憶。他在表達他的情懷,他在紀念一些已經逝去的事物。

      影片的結尾告訴觀眾,發生的一切都是男主角死前迴光返照的幻想,他做了一場關於殭屍的春秋大夢。這是殭屍片最後的掙扎,可是現實告訴你,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無論你再怎麼掙扎,也逃不過死亡。

      片尾字幕寫著: “音容宛在:林正英 許冠英。”

      殭屍片終究還是一去不復返了。

      讓我們再唱一曲《鬼新娘》,致敬已經逝去的殭屍時代。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