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不怕套路,就怕玩不好套路

最近看了兩部喜劇電影,一部是好萊塢套路片《王牌保鏢 殺手保鑣》,另一部是開心麻花套路片《羞羞的鐵拳》。趁著它們的熱度剛好過去,憑觀看記憶叨叨幾句,寫篇好久沒寫了的影評。

首先兩部影片我都很喜歡,在觀影過程中我都數次笑出聲來。但兩相比較之下我對《殺手保鑣 王牌保鏢》更有好感一些。為什麼呢?

《殺手保鑣 王牌保鏢》講述了事業遇到挫折的 3A 級保鏢布萊斯受身為警察的“前女友”賴德所邀,護送國際殺手金凱德前往海牙國際法庭做證人的故事。 《羞羞的鐵拳》則講述了拳擊選手艾迪生與知名記者馬小因被雷電擊中互換身體,幾番努力加陰差陽錯之後一起拿下 UFK 金腰帶並成為戀人的故事。

兩個故事都很精彩,也都極為套路,尤其是《羞羞的鐵拳》。但基於題材的不同,《殺手保鑣 王牌保鏢》的畫面衝擊力更勝一籌,它可以有很多槍戰、爆炸、飆車、打鬥、追逐等場面,在巧妙保證笑料的同時也做到特別刺激眼花繚亂。而《羞羞的鐵拳》更多只能單靠情節設定一個接一個的抖包袱,好在幾場拳擊比賽和黑幫綁架戲份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視覺衝擊,不然跟《夏洛特煩惱》略顯重複。

或許是中西方人幽默方式不太相同的原因,兩部影片抖包袱的方式顯得大相徑庭。 《殺手保鑣 王牌保鏢》喜歡利用在情節上製造突轉的尷尬感讓觀眾欣然一笑,這是歐美電影常用的一種抖包袱方式。 《羞羞的鐵拳》則更多利用人物表情、動作、語言突現的誇張感讓觀眾開懷一笑,這也是中國喜劇目前最喜歡用的一種抖包袱方式。這也導致《王牌保鏢》中演員抖包袱抖得很自在,而《羞羞的鐵拳》中則很用力。

兩種方式都能達到很不錯的“笑果”,但我個人認為前一種方式相對更高級一點。這也是我更偏向喜歡《殺手保鑣 王牌保鏢》的原因。雖然很多人走出電影院後對《殺手保鑣 王牌保鏢》的評價不如《羞羞的鐵拳》,但我依然毫不猶豫地站隊前者。

我很能理解為什麼大部分觀眾對《羞羞的鐵拳》評價更高,總結起來無非兩個字——“抒情”。和《夏洛特煩惱》一樣,《羞羞的鐵拳》採用的是前半段拼命搞笑末尾使勁煽情的格式。這種格式對觀眾的情感本能而言幾乎是致命的,一旦遇到,只要導演表現還及格,大家基本會情緒奔潰。在同一部電影中經歷大喜大悲後,觀眾已經徹底按耐不住要說它好。 《王牌保鏢》的結尾雖然也有煽情部分,但很克制,整體延續了影片輕鬆幽默的氣氛,所以觀眾不一定覺得它很棒,尤其是對不太喜歡很多暴力場面的女性觀眾而言。

總體來看,《殺手保鑣 王牌保鏢》在套路的基礎上還有所創新,比如設置讓一個保鏢去保護一個殺手的故事構架讓人耳目一新。 《羞羞的鐵拳》則將各種套路有序疊加在一起,像男女互換身體的套路早在很多影片中出現過,同時片中好幾處明顯借用了老港片搞笑的套路。

雖然套路明顯,但兩部影片完成度比較高,整體質量過硬,因此都挺值得一看。之所以國內上映後票房成績相差巨大,這與開心麻煩及沈騰、馬麗等人在國內喜劇屆的品牌效應,中西方幽默方式的差異有很大關係。

【庸事卵談】孫偉能 出品

  封面圖來源 網絡

  一己之見,片面之言,

  平庸之事,扯卵之談!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