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希米亞狂想曲(2018)

你以後的人生會變得非常困難。

瑪麗說完最後一句淒然離開,墨丘利哽咽。

獲得眾多獎項的電影波西米亞狂想曲以錄製歌劇院之夜這張專輯為主線,講了這支七十年代英國大紅的華麗搖滾皇后樂隊成功與沒落。

波西米亞狂想曲這首歌在酷似歌劇唱詩般的華麗配樂中不斷加入大段的重金屬吉他riff和solo。歌曲的音軌上加入了大量的背景配音。在錄製完成後,母帶的有些地方磁粉已經薄到可以看穿的地步。

墨丘利音域約橫跨四個八度(F2-E6)。他平常說話的聲音落在男中音的範圍,但他歌唱時卻多將音域拉到男高音。

在七八十年代華麗搖滾盛行的年代 ,墨丘利愛穿女裝,濃妝豔抹,發現自己同性戀取向,無法面對。徹夜迷失,夜夜縱情聲色,直至染上艾滋病死亡。

We are the Champions這首歌就是獻給同性戀的絕唱。我們是世界之王,我們是鬥士。

電影比較正面講了墨丘利最後和父親的和解。現實中這樣的事情大概慘烈得多。

近期一直在看白先勇的孽子。同樣講的同性戀,書中里這些孽子最後是怎麼和家庭和解,包括白先勇自己。多少父親一夜白了頭。多少兒子至死不能相見。

孽子里阿青的父親在母親離家出走的頭兩年,他脾氣及行動都變得異常乖張。常常在深夜裡,他會突然從床上一跳起來,好像中了魘一般,在房中走來走去。他的腳步那般急切,沉重,好像鐵籠的困獸,在不停地打轉似的。我在隔壁,躺在黑暗裡,凝神屏息聽著父親磕磕磕的腳步聲,突然會感到一陣莫名的緊張,就是冬天,額頭上的冷汗也會猛然沁出來。

十三邀里許知遠對話白先勇,許問白愛是他人生的信念嗎。白搖搖頭,說愛是最靠不住的,充滿了悲觀主義。孽子裡愛得最顛倒的阿龍最後用刀挖開了阿鳳的心。我臆測他在寫了台北人,紐約客,孽子,了然一切,就躲起來研究紅樓夢和崑曲不問其他。

他大概了然同性戀總歸不能被社會所接受。愛總歸會消逝。

你以後的人生會變得非常困難。前段時間去酒吧,看見兩個女生接吻。真想對她們說。 (轉載:黑暗中的舞者 人間指南雜誌社)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