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絕地 魔洞

深入絕地 魔洞影評

小時候,入睡前,可曾有過這樣的幻想?你的床被什麼從中砍斷,咔嚓一聲,你開始掉向無底深淵,一片黑暗。這部電影《深入絕地》(The Descend)大概能滿足你兒時的想像力。
每部作品,都是從這樣一個小hint(線索,暗示)開始的。如《恐怖遊輪》的導演克里斯托弗·史密斯講,我當時有一個想法,如果一個人一天早上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死了,那會是怎樣一個故事。
如果進入一個人跡罕至,深不可測的黑暗洞穴會怎麼樣,如果是一群女生的冒險大概更增加恐怖感;如果一個人在毫無預料的情景裡失去至親,深受打擊,她會怎樣把自己逼上絕境,以期感受存在本身,獲得繼續生活下去的力量。
我猜導演的線索或許來源於此,再加上現實中感情的糾葛,成了這部電影最初的靈感。牛叔介紹了很多恐怖電影,這部電影的情節也已講述清楚。電影后半段,“超級賽亞人”和“天團”的對決十分血腥,暴力,真實,我這等心理素質不好的人,實在快要窒息,各位也許有偏好於此的

讓我們來談談恐懼本身吧。泰國恐怖電影很出名,他們專注於在電影中呈現觀眾自身的恐懼,而不是止於外在的衝擊,如音效,化妝,jump scare等。恐怖冒險電影的主人公,基本都屬於不作死就不會死星人。這話沒毛病。但,我認為,去作死或者不作死,不是問題的所在,問題的關鍵是為什麼要作死。
這也是這部電影情節的重要部分。因為失去,而,牛叔口中的阿萌,因為失去之前都不曾得到,所以失去了“失去”的資格。劉英和阿萌合力對付的“天​​團”,是兩人共同面對的恐懼。這之後,兩人也必鬚麵對彼此。
對阿萌,這位小三兒,我有很深的同情。她是這個探險小隊的核心,勇敢,沉著,堅強。她的失去比劉英更為深沉,她的痛苦不能和人說,更不會有人同情。所以她把所有人帶到沒有開發過的洞穴系統,成了這次災難的始作俑者。她更可恨,因而更可憐,更值得我的同情。這一次,我站小三兒這邊。當然,同情對她來說一錢不值。
至於劉英,也就是故事主角的結局,是全劇精彩之處。從《愛樂之城》我們就深刻地體會到了一個好的結尾多麼的重要。劉英有沒有走出洞穴呢?這個開放式的結尾,我傾向於認為,現實中的洞穴走出來了,而精神上的洞穴卻卻由於這次探險越陷越深。她在恍惚中仍能看到女兒生日上燭光搖曳的光景,失去的痛苦格外鮮明。看電影,請盡量過分解讀,寫影評,請盡量因人而異,這是我的觀點。說到底,電影是一種關照,對自身的關照。請盡量對號入座,盡量反思自身,盡量在自己的實際生活中印證或推翻。最後一步尤為關鍵。 。 。 。來源:牛叔說電影。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