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也可以很暗黑

提到德.托羅,當然必然會想起今年奧斯卡大贏家《水形物語》,但是口味有點獨特的本人向來不喜歡追大熱片,反倒是之前口碑頗高的《潘神的迷宮》更得我心~~

西方影視中不乏對經典童話的解構和顛覆,冒冒失失的愛麗絲闖入的仙境並非美麗平和的伊甸園,而是充滿陰險狡詐和種種陷阱;精於心計的灰姑娘嫁給王子的美麗故事中伴隨著姐姐切斷腳跟腳趾的血腥場景;神經大條的白雪公主抵擋不住誘惑導致自己慘死;美人魚為了負心情郎不僅要經受捨棄親情、割裂肉體的痛苦,最後還要講自己獻祭給所謂的愛情……童話並不美好,而是比現實更殘酷!

《潘神的迷宮》展示出了童話的黑暗魅力,儘管陰鬱但卻讓人欲罷不能。如愛麗絲漫遊的仙境那樣,迷宮對奧菲莉亞來說是躲避殘酷繼父、壓抑生活的幻境,但同樣有危及生命的挑戰和不可預料的危險——從巨蟾腹中取出金鑰匙;從無眼食童怪家中偷匕首;將親弟弟作為祭品獻給法翁已換取自己的公主身份。三個任務的完成過程展現出奧菲莉亞的心路歷程,從義無反顧地對使命深信不疑,到經不住誘惑差點送命,再到毅然決然拒絕用親情作為交換,小女孩徹底實現了自我昇華~~而三段任務似乎對應著經典童話,就像灰姑娘因為水晶鞋而眾人矚目,奧菲莉亞得到金鑰匙而受到法翁喜愛;白雪公主吃下了毒蘋果,奧菲莉亞吃了兩顆葡萄;美人魚自我獻祭,奧菲莉亞犧牲了自己,所以說,童話的形式可以千變萬化,但內核都有其類似性~~

當然,如果只是三個童話故事的疊加和對應,影片似乎索然無味,但當它們與現實發生的事情自洽時,影片的多義性就被加強了,其內涵也更為深刻! 《潘神的迷宮》整個背景在二戰後期西班牙內戰弗朗戈獨裁統治期間,上尉代表的法西斯與游擊隊員之間的對抗串成了整個電影的現實背景,為女孩夢境中的迷宮世界提供了現實映射。

童話中,貪吃的巨蟾吸取了大樹的養料,使其枯萎凋零;現實中,貪婪的統治者壓榨著無辜平民,任何物資都要靠食物券領取,只有偷到倉庫的鑰匙,游擊隊才有戰鬥下去的希望,所以奧菲莉亞被法翁命令在童話中取鑰匙;童話中,奧菲莉亞在石頭地宮中沒有經受住美味的誘惑,驚動了無眼怪獸,讓兩個精靈無辜喪命,自己也險些命喪黃泉;現實中,游擊隊對食品倉庫的突襲讓上尉察覺了蛛絲馬跡,無情掃蕩了其根據地,殺害了隊員,擊斃了暗中幫助游擊隊員的醫生;童話中,奧菲莉亞將剛出生的弟弟抱到迷宮,希望法翁給予自己通往夢幻王國的許可;現實中,上尉因追尋兒子而無心指揮作戰,讓游擊隊大獲全勝……種種對應關係讓觀眾不得不對所謂的魔幻世界產生懷疑:如果這個童話是真的,那麼為什麼她與現實聯繫如此之緊?如果它是假的,那麼女孩手中的金鑰匙、粉筆、毒藥為什麼又真實存在?為什麼最後枯樹真的開出了一朵鮮花?這種設置真的太巧妙了!值得不斷回味~~

另外本片從小女孩的視角來看革命,透露著另外一種對革命的理解,不諳世事的她自然不知道誰對誰錯,但本能地親近著對自己更友好的保姆,所以即使知道她的秘密也本能地幫她保守著,這並不意味著她天生具有革命性,而是冰冷現實下的一種被迫選擇,所以,對革命的認同,也許每個人的理解都不一樣吧!

也許本人口味偏重,在觀影過程中並未覺得怪獸形像有多噁心,反而很喜歡這種充滿想像力的設計,同時感嘆德·托羅對怪獸形象的理解。據說深宅的他從小就對怪獸有獨特的癖好,難怪他的片片中的怪獸總會有讓人驚鴻一瞥的效果,例如影片中的發翁和無眼怪,不知道嚇壞了多少小朋友~~

而畫面中呈現的電影質感和美學也讓人印象深刻,第一段中的淤泥、爬蟲、蟾蜍、枯枝構成暗色系場景,充斥著壓抑陰森而又神秘迷幻的氣氛;第二段中的地宮則以暖色調搭配金色的裝飾,加上新鮮欲滴的水果佳餚,華美艷麗、令人神迷;第三段的迷宮回歸到冷色調,神秘莫測,畫面美感十足!與現實酷刑的片段形成鮮明的對比:一個以緩慢的節奏慢慢鋪陳恐怖驚悚的氛圍,一個以快速的手法簡練地勾勒出殘酷無情的現實。如果說童話世界裡的怪物讓人寒毛直豎的話,現實世界裡那些冷血的人是不是更讓人心生恐懼、不寒而栗?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