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浩克》–忘卻李安,告別儒雅

古人向來提倡“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藝術片導演為思想而生;娛樂片導演為視覺而生,二者本身專攻的“術業”不同,所產生的結果自然也就截然不同。 ——基督山伯爵文藝片導演去拍攝科幻片,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文藝片關注的是人物性格的刻畫,而科幻片所關注的則是視覺特效的衝擊,前者是對於事物內部地深度剖析,而後者則是對於事物外表的反复包裝。李安是一個優秀的文藝片導演,他的儒雅和細膩是眾所周知的,讓如此細膩的李安去拍攝科幻片就好比是讓一個儒雅的書生去打鐵,於是《綠巨人》在他身上深深地烙下了“尷尬”二字。的確,李安版的《綠巨人》是尷尬的,恐怕即使翻遍所有漫畫改編的電影也不會再找到一部如此尷尬的電影了。一來沒有文藝片的細膩,二來沒有動作片的酣暢,這樣的結果也難怪會把MARVEL公司氣得火冒三丈。

話說MARVEL公司這股氣生了整整五年,在好萊塢,一部電影如果遭遇了失敗,那麼它的續集計劃等等衍生計劃都會被立刻掐斷,失敗在片商的眼中是不被允許的,尤其是MARVEL的漫畫產品。這個好萊塢最頂尖的漫畫品牌改編而成的電影必須創造出最強大的票房大作,李安沒有使《綠巨人》達到這個高度,那隻能捲鋪蓋走人。 《無敵浩克》在製作期間的WORKING TITLE是《HULK 2》,然而最終確定的片名確是《The Incredible Hulk》。從片名來看,該片已經與李安版的《綠巨人》完全劃清了界限,這不是李安版本的續集之作,而是一部徹頭徹尾的翻拍片,翻拍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將李安版《綠巨人》帶給MARVEL的尷尬徹底抹殺,為MARVEL的動漫英雄清理門戶,並且讓這項“清理行為”成為一個最乾淨的“門戶清理”,繼而從源頭上否定李安版《綠巨人》的存在。

導演的更換、演員的全部大換血、再到劇本的重新編排,無一不暗示著這項“清理行為”的干淨利索。綠巨人的故事在美國本土可謂家喻戶曉,然而故事本身卻有著諸多不同的版本,但是在各個版本之間有一點是永恆不變的,那就是綠巨人本身所具備的那種悲劇色彩。與美國其他所有的主流動漫英雄不同,綠巨人在作為超級英雄的同時又是一個十足的怪物,他是一起實驗事故所產生的變異體,自控能力是所有動漫英雄裡最差的一個,就連“英雄”這個詞語能否戴在他綠色的大腦袋上也還是存在爭議的。他並非主動地想要成為一個英雄,救人於水深火熱之中,他的經歷與遭遇都是外界所強迫的,他的一生都在不斷地逃避與自救。就個人的技能來說,他也只擁有最簡單粗暴的暴力攻擊,所帶來的是十足的毀滅,也正是綠巨人的這種毀滅性,使他成為了軍方所渴求的超級武器,成為獵殺的目標。這是綠巨人的悲劇性,也是綠巨人的魅力所在。當年MARVEL看中李安執導《綠巨人》就是因為綠巨人這種獨特的悲劇色彩,東方人無疑是最適合講述悲劇故事的,而作為文藝片導演的李安又可以細膩地把握角色的內心世界以及情感矛盾上的衝突。因此,李安版《綠巨人》在劇本創造上就是為李安量身定制的,把整個故事的重點都放在了綠巨人的本體佈魯斯·班納的身世上。這樣一來,家庭關係與父子關係很巧妙地融入進了影片之中,李安可以在綠巨人的故事框架下十分嫻熟地發揮自己對於這兩種關係的駕馭能力。製片人當時也堅信李安對於布魯斯·班納人格分裂的內心矛盾衝突的把握會讓《綠巨人》成為一部與眾不同的科幻電影,一部帶著濃厚的人文氣息與文藝氣息的漫畫英雄作品。

此外李安能夠跨越電影類型的導演能力也讓製片人對那次合作充滿著信心。然而李安版的《綠巨人》問世後卻是一個極大的失敗之作,無論是票房還是評論界都給予了其極難看的臉色。昏昏欲睡的節奏,軟弱無力地攻擊,零星的火花,這些顯然都是看慣了火爆場面的美國觀眾所無法接受的。觀眾走進影院所要看的,是蝙蝠俠、蜘蛛俠、超人、X戰警那樣的快速剪輯與火星四射的激烈打鬥。綠巨人本身的人物悲劇命運早已通過平面漫畫深入人心,當無數的美國觀眾走入影院,看了40分鐘都不見綠巨人一個影子的時候,他們的惱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李安版《綠巨人》長達兩個小時的身份探索成為了影片最為乏味的劇本硬傷。

這樣的身份探索若是放在一個普通的文藝片之中或許能產生細膩的感情衝擊,但是如此細膩的內容被強行安置在一部科幻動作片之中,反而起到了拖垮整部影片的負作用。畢竟文藝是慢節奏的,而科幻動作則是快節奏的,二者本身的節奏不同,硬擺在一起只能產生令人惋惜的“尷尬”結果。此次的新版綠巨人《無敵浩克》由近些年憑藉《非常人販》與《狼犬丹尼》迅速崛起的動作片導演路易斯·萊特里爾執導,可見MARVEL的決心就是用最美式的口味講述一個本來就屬於美國人的漫畫故事。雖然路易斯·萊特里爾是法籍電影導演,但是法國動作電影這些年向好萊塢動作電影的看齊已經足以忽略萊特里爾的國籍問題。此外就《非常人販》與《狼犬丹尼》來說,動作風格上也都是酣暢痛快、令人興奮的。演員的陣容方面,《無敵浩克》選用了實力派影星愛德華·諾頓來飾演布魯斯·班納一角,無論氣質還是演技方面都要比李安版的艾瑞克·巴納高出一個檔次。此外“海上鋼琴師”蒂姆·羅斯、“精靈女王”麗芙·泰勒等大牌的加盟也極大地提升了影片吸引力。但是對於娛樂片來說,演員陣容的強大與否只是對於影片本身質量的一個進一步提升。如果影片本身質量是低的,那麼反而只會毀了那些出色的演員們。 《無敵浩克》既然決心擺脫李安版《綠巨人》的尷尬局面,自然不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人不可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對於一個聰明的製片人來說,同樣的錯誤也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兩次的。

李安版《綠巨人》在劇本與方向上的巨大錯誤必須在《無敵浩克》中完全糾正,於是此次影片的重點放在了動作上,李安的那套人文主義與家庭關係被毫無保留地全部剔去了。李安五年前用了2小時15分鐘精心講述的故事成為了《無敵浩克》開頭時伴隨著字幕出現的2分鐘的引子,而且這2分鐘的引子與李安版的內容也有著一定的差異,實驗事故發生的原因只是純粹的伽瑪射線輻射,原來的那套父子矛盾在引子中也被一概刪除,可見MARVEL對於李安的那套人文主義實在是已經到了一個恨之入骨的地步了。影片開始2分鐘之後的內容全部經過重新編纂,更多地表現動作打鬥,而非布魯斯·班納自身的身份追尋。在人物造型的設定上面,《無敵浩克》中的綠巨人的頭部明顯變小了不少,使整個浩克給人感覺更加精悍,綠巨人浩克的出場時間明顯增長,不再像李安版中的那樣只是片末的曇花一現。打鬥時的動作也更加地靈活酣暢,幾處飛身跳躍的鏡頭也被表現的動感十足。

李安版綠巨人結束於叢林之中,而《無敵浩克》的故事則開始於巴西的叢林,之前的內容雖然MARVEL沒有明確肯定與李安版的聯繫,但是看過李安版的觀眾還是能夠很輕鬆地將其聯繫起來。此時的布魯斯·班納孤身一人隱居國外,依靠柔道與合氣道來調養自己的身心,控制自己的情緒,同時也在努力尋找治愈自己的辦法。從內心世界來說,他始終與體內的浩克進行著抗爭,這種人物內部的矛盾很簡潔地通過情節發展得到了表現。之後的故事主線完全圍繞著將軍對於班納的抓捕行動所展開。這樣的情節安排一方面使影片的節奏變得更加緊湊,另一方面也使影片的劇情變得盡量簡單,不需要觀眾在觀看的過程中耗費大量的腦細胞,觀眾所需要做的只是專心地看著大熒幕上的一切是如何地變化著。好萊塢的科幻動作電影向來是視覺特效展示的平台,人們所期待的也正是這些特效所帶來的強大衝擊,《無敵浩克》在這方面給予了觀眾極大的滿足。

開場約15分鐘就有激烈的動作戲,此後一發不可收拾,每場動作戲之間的間隔時間幾乎都在5到10分鐘以​​內,激戰場面層出不窮,上至飛機、下至坦克,簡直就是一場毀滅性十足的現代戰爭,由蒂姆·羅斯飾演的反派人物弗朗斯基成為了綠巨人浩克最大的對手,這一點是在李安版《綠巨人》無反派人物的基礎上特別增加的,構成了影片最後30分鐘的精彩對決。李安是儒雅的,因此李安版的綠巨人也是儒雅的,儘管在大熒幕上四處跳躍,空軍導彈發射無數,但終究沒有讓觀眾見到一絲刺眼的火星,所有的一切都顯得太過和諧了。當然,這也與李安版劇本的設定有關,李安版的綠巨人其實是沒有反面角色的故事,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家庭故事,重點表現班納與父親之間的父子關係、將軍與貝蒂之間的父女關係、班納與貝蒂之間的戀人關係。影片中一定要說一個反派的話,那隻能勉強把將軍和班納的父親算上成為反派了,但是李安版中的將軍又不夠壞,最終為了自己的女兒還是作出了一定的退讓。他對於浩克的追捕是出於本身工作的需要。而影片中的綠巨人浩克也僅僅是為了逃命摧毀了幾架人類的戰鬥機。最終的對決也只是用了6分鐘左右的時間殺死了自己邪惡的父親。然而班納父親這個角色的設定,本身也是一個悲劇,正邪之分在李安的版本里顯得都不夠純粹,不夠清晰。

《無敵浩克》在人物設定上的正邪之分十分明朗,將軍的邪惡程度被明顯放大,對於自己的女兒也已經到了一種絕情的地步,為了利益不擇手段;蒂姆羅斯飾演的弗朗斯基作為一名執著的戰士,成為了將軍手中的實驗品,一個任其擺佈的工具,最終成為了“藥物失控”的產物。明確的人物性格使影片變得更加酣暢、更加痛快。作為一部科幻動作片,打得酣暢,炸得痛快才是迎合觀眾口味的王道,在所有的動漫英雄都在熒幕上火光四射的同時,綠巨人若是沒有爆炸沒有火星,就顯得有點太過意不去了。 《無敵浩克》中的打鬥是酣暢的,是痛快的,浩克的大幅度跳躍以及拆卸本領也是令人欣喜的,快速的剪輯再一次吸引了觀眾對於快節奏娛樂片所帶來的視覺衝擊的喜愛。路易斯·萊特里爾本來是要執導《鋼鐵俠》的,MARVEL的漫畫電影為了營造一個同樣的環境在影片中總是會安排其他漫畫人物的客串,《無敵浩克》末尾鋼鐵俠的意外出場更是為影片畫上了精彩的句號,同時也注定了李安版《綠巨人》被MARVEL徹底清理的悲劇。

感謝您對“微黔西”(微信號:WQX522423LTY)的關注。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