獣兵衛忍風帖動畫

摘自:來源:電影販小組作者:三角尺

「動畫都是給小孩子看的」基本已經是一種過時了的偏見。隨著00後也將一批批地高考,90後開始一批批地生娃,互聯網環境成長下的人們大大降低了這種偏見滋生的可能性。畢竟動畫只是一種形式,一種載體,真正決定受眾人群的還是內容。今天,就要介紹一部大尺度、成人向的動畫電影——《獸兵衛忍風帖》。

剛猛的畫風、凌厲的動作場面、獵奇向的惡趣味、毫不避諱的裸露場景,全方位地刺激觀眾的腎上腺素,帶給人們真人電影難以營造的感官衝擊。

爽快! ——就是整部作品看畢後的最大觀感。該片一上來就是一段干淨利落的動作戲。大風呼嘯,白鷺時鳴;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木橋之上,一名浪人劍客踽踽獨行;木橋之下,一夥亡命之徒虎視眈眈。

壓低的草帽遮住浪人的臉,他的表情我們不得而知,但從其悠閒吃著飯糰的舉動來看,浪人並未被不詳的氣氛影響。

霎時間,木橋之下串出一丙魚叉,擋住浪人前行之路。

三位凶神惡煞之人包圍上來,揚言要讓浪人為其攪黃了的生意付出代價。

說時遲,那時快,攻勢驟起,魚叉、火槍,武士刀,連環出擊;

浪人不屑,飯糰高高拋入空中,一接、一擋,拔刀、收刀,接住落下的飯糰之時,三人已無還手之力。


一聲驚雷,浪人抬起頭,我們看清其刀削般的臉龐;

「暴風雨就要來了,我可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帥!實在太帥!浪人向前方大步跑去,我們才不禁緩了一口氣。兩分鐘的開場戲,牢牢抓住了觀眾的眼球,在突顯了主角的藝高人膽大的同時,更奠定了全片最重要的一個特色——快!節奏快,沒有多餘的廢話,拔刀出​​招就是乾;

動作快,乾淨利落的分鏡,流暢凌厲氣勢如虹。

觀影過程中這種酣暢漓淋的爽快感常伴左右,怎能不過癮?
而該片的快,還體現在另一個方面——那就是對決的時長。
全片大大小小十餘場動作戲,大部分時長都在一分鐘左右。
電光火石,雷霆萬鈞,傾力一擊,生死揭曉。

不得不說,這種快一定程度上是由於時長所限,作為一部動畫電影,九十分鐘的容量,不僅要表現那麼多場對決,還要敘述清故事,平均時長肯定不會太久。但另一方面,這也正迎合了我們對武俠世界的遐想——高手對決,往往勝負都在一招之間。

勢均力敵的雙方,那稍縱即逝的一點破綻即是獲勝的唯一機會。

配合上環境、氛圍的恰當渲染,以及粗曠的畫風,有一種亂世的蕭瑟蒼寂之感。

說回故事,片頭瀟灑的浪人即是全片的主角——牙神獸兵衛。

而那句「暴風雨即將來臨」,說的不僅是天氣,更預示了一場血雨腥風。

一個名叫下田村的村落突然爆發瘟疫,有人發現,瘟疫爆發前夜,一夥八人曾造訪村落。

臨城城主察覺事有蹊蹺,讓手下眾忍者前往調查。

然而,一個全身包裹著岩石般皮膚彪形大漢,用一把巨型手裡劍將忍者一一殺害。

將其中唯一一位女忍者——炎陽,生擒至一所破敗的寺廟。

不料正撞見歇腳的獸兵衛。獸兵衛與大漢兩次交戰,終於將其擊敗。

此時一位老和尚出現,試圖說服獸兵衛幫助其完成任務。

原來,神秘的八人組乃江湖上有名的鬼門八人眾,八人為黑將軍服務,準備推翻幕府的統治,回复豐臣秀吉的霸業。獸兵衛、炎陽和老和尚,一步步陷入更黑暗的陰謀之中。

該片片名《獸兵衛忍風帖》中的忍風帖,含義指記載忍術的書籍,忍風帖一詞,取自於日本著名作家,被稱為日本金庸山田風太郎的「忍法帖」系列。而男主獸兵衛的名字,音同日本著名的「獨眼劍客」柳生十兵衛,山田風太郎的小說《柳生忍法帖》,也被看作是該片的故事藍本。

說起忍法,也就引出了該片的第二個特點——奇。
除了身為劍客的主角獸兵衛,片中其他角色,均為身懷絕技的忍者,奇門遁甲,異想天開。

女忍者炎陽,全身曾浸泡在毒液之中,使其百毒不侵,而他人若與其接觸,則會身中劇毒。

老和尚則可以幻化成他物,好似孫悟空的「七十二變」。

之前提到的岩石皮膚的大漢,擁有刀槍不入之力,一把一人高的手裡劍操縱得得心應手,可近可遠,可謂毫無死角。

渾身佈滿毒蛇紋身的八人眾成員,則可將紋身化為真蛇,

還可效仿蛇的蛻皮,施展金蟬脫殼之功。

此外,還有在自己背後飼養蜜蜂的矮腳忍者、可以化為影子移動的刺客忍者、可操縱電力、隨心所欲操縱銀絲的長發忍者、以及靠著「穢土轉生」死而復生的大BOSS。

這各種奇門絕技大大豐富了打鬥的趣味性。而大尺度的血腥鏡頭,

使得該片的感官衝擊更上一層樓。

說起該片,不得不提起背後的製作方——業內獨樹一幟的Mad House。

相對於人們更熟悉,致力於製作老少皆宜作品的吉卜力,Mad House的發展軌跡正如其名,作品風格之廣,讓人摸不著頭腦。

黑暗風有如99年的《恐怖寵物店》,
。 。 。 。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