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忍者該有的樣子——《獸兵衛忍風帖》

最近徹底掉進動漫or動畫的坑了,一點一點分享給大家,首先強推《獸兵衛忍風帖》,如果你喜歡《瘋狂的​​麥克斯:狂暴之路》,那麼肯定也喜歡這部講述幕府時代忍者的動漫。你看,光是海報就很有味道。

該如何形容本片,“暴力美學”四個字就是最好的概括。也多虧是動漫,這樣一部一言不合就把人斬成兩段、劈成兩半,一言不合就脫衣,一言不合就血流成河的作品才稍微能讓大眾接受一點。 1993年的動漫,現在看來,依舊很美。畫面陰晴交融,各種詭譎、各種唯美,很哥特、很鬼魅,比如下圖:

個人而言,大愛忍者,比如那四個在紐約下水道生活的烏龜,就曾是孩提時代的心頭好。不過某超級火的忍者係列,從沒看過。跪著看完《獸兵衛忍風帖》,才明白其中緣由,原來和本片相比,“民工漫”的忍者係列如同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就像俠客之於中國,了解菊與刀,忍者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相比於武士,忍者更接近平民,比如牙神獸兵衛,三十兩黃金的價格便可被人僱傭。在一定程度上,忍者的地位更像中國戰國時代的門客,行事作風上和唐傳奇前的豪客類似。 “俠以武犯禁,儒以文亂法”,俠客也好,忍者也罷,都是上述十個字的真實寫照,他們的存在,是中國和日本普通民眾心中的一種期盼,是法律無法觸及的地方,是暗灰色的正義,是飲最熱的酒、騎最烈的馬、砍最恨的頭、愛最愛的人,是酣暢淋漓的快意恩仇。

只是這份暗灰色的正義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成人世界又怎會少了刀光劍影?遍地刀光劍影的世界又怎會沒有死亡?從一開始,《獸兵衛忍風帖》就是暴虐的,全村居民被“瘟疫”屠殺、烏鴉蠶食屍體、孩童手中還拿著撥浪鼓,緊接著全組幾十號忍者幾乎全軍覆沒,被砍成兩段的殘軀到處都是,忍者首領的死法堪比五馬分屍,大家可以自己感受。有暴力的地方就有情色,日本人在這方面的技藝真是爐火純青,就是不發圖,反正看過大家就知道了.

實事求是地講,本片有很多不合邏輯的地方,但就是看著過癮,拳拳到肉、硬橋硬馬才是真武俠。用吃一個飯糰的時間KO對手,砍瓜切菜般秒殺若干敵人,單槍匹馬、漂洋過海也要為心愛的女人復仇,這才是真正意義上血雨腥風的江湖。在各種死後可以靠無腦神功和腦殘編劇復活的故事中,《獸兵衛忍風帖》的存在很重要,就像獸兵衛自己說的,他最討厭不珍惜生命的人,正因為如螻蟻般艱辛的活著,所以才要活得更加精彩。也正像老和尚所說,能夠看透人心並加以利用才是一個忍者最厲害的地方,但這些都比不上一顆真誠的心,而這正是獸兵衛身上最珍貴的東西。

本片有意思的地方還在於故事背後的兩個姓氏,豐臣和德川,將江湖恩怨與歷史事件相結合,好像是某個中國人最擅長的。針對這兩個日本歷史上響噹噹的姓氏,導演川尻善昭極盡諷刺,一向對主公忠心耿耿的忍者,原來才是大boss,什麼德川家康,什麼豐臣秀吉,都去狗帶。

一招制敵的高手對決,也是本片一大亮點。真正的高手PK,勝負只在一線間,哪有變身、喊口號、聚集能量的時間,刀出鞘後,便是你死我活。

儘管被現代人無限憧憬,但歷史上的忍者遠沒有想像中那麼風光,更多的是無可奈何。作為主公的私人物品,忍者不過是會說話的狗罷了,連命都是主公的,更不要說其他權利。在這樣的環境中,可以想像一個女忍者的命運,作為主公試毒的工具,女忍者陽炎從來沒奢望過愛情吧,但終究生平第一次的,她還是遇到了那個把她當做女人而不是一件物品看待的男人。

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對話,是在螢火蟲閃爍的夜晚。在最後,這個浪跡天涯的男人帶著她的遺物離開,我們總說亂世勿談兒女情,殊不知亂世兒女情更深。當片尾曲響起,在螢火蟲閃爍的夜晚,這個男人的身影再次出現,就那樣靜靜的坐著,模糊而孤獨,只是身上多了一樣東西,只是心中多了一個人。

片尾曲實在很好聽,安利一下:誰もが遠くでバラードを聴いている(作詞:實川翔、作曲:山梨鐐平、編曲:新川博、唄:山梨鐐平)
PS:韋肅童靴自己也建了個公眾​​號:xwdy0206,喜歡他文章的小伙伴可以關註一下嘍。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