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堂入室>,如何在別人心裡佔據一席之地?

嗯,這一幕確實有傷風化,不過看我們主角(男)犀利的小眼神,反倒覺得畫面很美呢。看完電影,又刷新了我的三觀,自以為閱片無數,但法國人引以為傲的騷氣確實折服了我,不知道大家發現沒,一旦某種事物用文學或者藝術包裝一下,立馬變得高大上了,仔細想想。其實這種“包裝”確實有著深切的蘊意。

文學屬於藝術的一種,藝術的本質在我看來,是各種不確定性的完美結合,重要的在於作品(包括書籍,電影,攝影,籃球,繪畫。。。。)所表現出的含義的精巧性。簡潔,隨性,是兩個很重要的因素。

回到這部電影本身,故事講述了高中老師吉爾曼在一次佈置作文的時候,意外發現了名叫克勞德的學生很文學天賦,吉爾曼曾經夢想當一位作家,這使得他想去幫助克勞德發展他的文學天賦。但故事的重點是克勞德所描寫的內容,他意圖進入同班同學的家庭之中,對同學的母親抱有幻想,一步一步實現他的黑暗慾望。吉爾曼最開始深深陷入克勞德的“偷窺文學”之中,待到他發現事情已經過火的時候,形勢已經不受他所控制了,更可怕的是,危機燒到了他自己的身上,最後,他失去了一切。。。。而克勞德開始了新的“登堂入室”。

整部電影非常好看,節奏很快,就像龍捲風,牢牢把觀眾吸引住。故事結構也特別有趣,第一階段,克勞德把自己再同學家發生的事情寫出來,吉爾曼一邊閱讀一邊指導他,在這個關係中,吉爾曼控制著克勞德,某種程度上同學及其一家是書中的角色,並不真實存在。

第二個階段,隨著克勞德和吉爾曼的交談加深,克勞德一方面對吉爾曼個人及家庭了解加深,二是吉爾曼的教導使克勞德 “能力”快速提升,克勞德已經開始顯現出不受控制的跡象。這時劇情發生了個有趣的現象,原本故事的人物——同學的父母因為一次事件出現在吉爾曼的面前,並用武力威脅了他,同時,他自己和妻子卻被克勞德寫進了正在發生的故事裡。這時候,克勞德故事的界限明顯擴大,證明他的“能力”已經得到充分提升。

第三階段,也是最後一個階段,克勞德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他繼在同學家登堂入室之後,又闖進了吉爾曼的家庭中,不過這次他成功睡了家庭的女主人,吉爾曼完敗,徹底淪為克勞德故事的人物。

但在觀眾眼裡,整個電影情節都是故事,無論是克勞德還是吉爾曼,這使得觀眾有一種“上帝視角”的感覺。從而說整部電影具有三重結構,克勞德所處的現實,克勞德所寫的故事,整個電影的現實也就是我們所處的現實。這種多重結構在《布達佩斯大飯店》中也出現過,那裡面是四重結構,但彼此之間沒有交集,像這部電影玩的這麼溜還是很有趣的——假設克勞德是導演對自己的描寫,那又打破了一層次元壁,將真正的現實又混進去了。

電影內容方面則非常腹黑了,第一主角克勞德在電影最後交代了他的設定,他沒有母親,父親殘疾,首先他心智上不健全,缺少愛,尤其母愛。同時他非常獨立,不會受他人控制,反倒具有控制他人的能力。他心智早熟,擅長博得別人同情,觀察別人的黑暗面從而加以攻擊。他對成熟女性的性渴望更多因為他缺少母愛,這使他得到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快感。

就像電影所說,每個人都有陰暗的一面,所以,每個家庭都可以“登堂入室”,從個人角度來說,我沒法評價主角的行為,所謂存在即合理,家庭情況和教育失敗導致了他這一行為,從別的角度看甚至還能誕生藝術。從社會角度來說,這是非常不負責任傷害他人的行為,應該被正確的教育和引導。

此外,電影中還教了一些關於寫作的技巧,比如這段:“當你塑造一個人物的時候首先給這個人物建立一個目標——他想得到什麼?接著在人物與目標之間設立很多障礙,如誘惑、迷茫、痛苦、傷害。為了他所想要的,主角需要克服重重障礙,但重中之重的是,主角自己給自己的障礙——他內心的掙扎,矛盾,他所作出的選擇,是讀者最感興趣,也是最精彩的地方。這就是所謂的製造衝突,讓讀者去思考,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最後,藝術家總能為自己的行為找到理由,在他們眼裡,個人永遠大於整體。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