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今|二十世紀末的人間煉獄——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著名電影《盧旺達飯店》,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講述了盧旺達大屠殺期間,飯店經理保羅冒著危及自己性命的風險,拯救了1268位圖西族及胡圖族難民的偉大故事。

該片取材於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這場大屠殺最後被聯合國判定為反人類罪,並被稱為二十世紀末最黑暗血腥的歷史。即使是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回看這段歷史,依舊令人為這樣一場喪失人性的暴動而驚愕。

早在20世紀初,西方殖民者就已在盧旺達埋下了這場大屠殺的禍根。 1918年,比利時從德國手中接過盧旺達統治權。為了方便統治,比利時政府開始推行種族制度。他們按照當時歐洲生物學中一門叫做“顱相學”的學科,對盧旺達人的顱骨進行測量,並分為不同種族。

根據他們的種族劃分,皮膚較白,身材較高的盧旺達人來自北部,被稱為圖西族人。而來自南部移民,膚色較深,身材較矮的盧旺達人則被稱為胡圖族人。比利時人認為圖西族的體徵更為接近歐洲人,因此將他們劃定為盧旺達社會中的貴族階層。他們的民族被印在身份證上用以區分,並且能在社會中享受不同的待遇。

然而事實上,在歐洲殖民者到來之前,盧旺達的土地上從來不存在所謂不同的“種族”,而是根據所從事的不同的職業分為不同的人群。因此,比利時統治者所謂的種族劃分,不過是一種民族分治的政治手段,通過讓原本沒有種族意識的盧旺達人民被人為分裂,然後給予不同族群以相差甚大的待遇,並引起不同族群間的矛盾,從而讓殖民者得以更好地控制盧旺達人民,達到穩固殖民統治的效果。

直到1962年,盧旺達才正式獨立,而比利時人在離開前刻意把政權交給了佔人口多數的胡圖族(人口約佔85%),而非之前在他們統治下地位較高的圖西族(人口約佔14%),如此一來,長年受到壓迫而又有更大的人口勢力的胡圖族,開始宣洩多年以來對圖西族的憤怒與不滿。他們首先從政治角度,剝奪了圖西族人參政的資格,並迫使不少圖西族人流亡在外。自此,盧旺達國內的勢力分為三股,分別為政府軍,反政府軍和胡圖族激進派,而與此同時,流亡的圖西族人也正在計劃如何奪回政權。

這場大屠殺的導火索發生在1994年4月6日,時任總統的胡圖族人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所乘坐的專機被導彈擊落,在事件發生24小時內,胡圖族激進分子趁機造反,並認定事件兇手為圖西族人,並稱他們的目的在於奪回政權。

而事實上,時至今日此事件的始作俑者依舊沒有被確定。在1993年,朱韋納爾總統簽署了阿魯沙協議,此協議重新給了圖西族人政治權利。由於此舉嚴重削弱了胡圖族的政治極權,引起了胡圖族激進派的不滿。因此,此事件也極有可能是胡圖族極端分子為了發動兵變而計劃已久的陰謀。
大屠殺開始的三個月內,盧旺達死傷無數,約有80多萬人慘死,而其中多為圖西族人以及溫和派胡圖族人,在此期間,盧旺達境內無處不是人間地獄,連學校、教堂、醫院都為了殺戮之地。

而此事件中,國際社會的反應多年來也始終被人詬病。同年7月4日,作為與此事件有重要關係的國家,比利時派遣了聯合國維和部隊嘗試保護政府人員,但同樣遭到殺害,由此比利時便從盧旺達撤回部隊,不再乾涉大屠殺。其餘國家則對這場大屠殺存疑,由於有胡圖族溫和派被殺,因此不少國家認定此事件為盧旺達內戰,而非種族大屠殺。而按照國際社會的共識,其他國家通常不予插手別國內戰。

而常年來在國際政治中表現異常積極的美國,由於在大屠殺發生前不久,剛剛經歷過索馬里黑鷹事件,因此對大屠殺選擇迴避,不願介入其中。而法國,始終被認為是此事件的罪魁禍首之一。由於當時法國在盧旺達有著最為深遠的政治影響,他們在明知盧旺達不同民族間積怨已久的情況下,仍舊不斷提供武器給臨時政府,又在1993年,由流亡在外的圖西族人組成的難民組織——盧旺達愛國陣線(RPF)有計劃進行反攻時,為他們提供武器。如此,法國為對立的兩個陣營分別提供武器,其明顯的目的性不言而喻。屠殺開始後,法國又通過駐盧旺達的士兵繼續訓練政府軍隊,並協助他們檢查當地人民身份證以及抓捕圖西族人民。

而到了1994年7月初,由於國際社會和法國國內媒體壓力,以及此年正值法國大選年,政府為了塑造良好的“人道主義形象”,法國政府才開始對大屠殺進行軍事干涉。

至於本該擔負起最大的國際責任的聯合國,卻在大屠殺發生一個半月後,才開始增加維護部隊官兵人數至5500人。直到1994年7月中旬,盧旺達愛國陣線在聯合國援助下,反攻首都,擊敗了胡圖族政府,奪回政權,大屠殺才得以停止。

盧旺達大屠殺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雖然濃重的血腥味早已飄散在非洲大陸的上空,但這場人間慘劇卻給後人後世以無數警醒。盧旺達人民原本的安居樂業,被殖民者所破壞。並且人民選擇了相信外人強加給他們的所謂種族身份,開始自我分裂,甚至互相殘殺。

就好似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因此一個國家,一個社會的精神文明程度對其將來的發展至關重要。即使對於個體而言,亦是如此。當人們開始自我迷失,並且可以輕易接受和相信外界所給的定義之後,便開始一步步淪陷於他人的掌控之下。因此人要自強,國家要興旺,必定離不開一個強大的精神根基。

此外,這場大屠殺更是清晰地映射出了人類社會的現實性與殘酷性,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國家與國家之間只有利益是永恆不斷的關係。其他國家在此大屠殺中都選擇了明哲保身,即使是美國這樣一個長久以來喜歡以“人道主義干涉”為名,去介入其他國家政治局勢的大國,由於在此無利可圖,也就自然不願意干涉此事。

但與此同時,一些個體的人性光輝,也同樣在一片血海中閃耀,例如《盧旺達飯店》中男主角的原型,他捨棄了自己獨善其身,安全逃離盧旺達的機會,選擇留下來拯救了無數與他並不相干的人。這又充分體現了人性偉大而高尚的那個側面。

幸好,如今的盧旺達,在經歷完這場悲劇之後,再無種族劃分。今天的這片土地上,沒有圖西族,也沒有胡圖族,所有生活在此的人民,都叫做盧旺達人。但願這世間再多一些歡歌笑語,少一些戰火硝煙。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