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王子的快樂傳說

睡王子的快樂傳說(又名幸福的拉扎羅,Lazzaro felice)影評

魔幻與現實,油畫與村子,亦真亦假的變換中,2018年由愛麗絲·洛娃赫執導的影片《幸福的拉扎羅》給我們講述一個美麗又悲傷的故事。

劇情以在意大利的偏遠小鎮Invoice,村民因為消息閉塞而不知道世界的變化,日復一日的被其稱之為“毒蛇夫人”的Alfonsina de Luna侯爵夫人奴役,侯爵夫人叛逆的兒子Tancredi來此地避暑,與善良的拉扎羅成為“朋友”開始。

看似桃花源般的村子裡依舊是矛盾的縮影,欺騙奴役村民的伯爵夫人,敢怒不敢言的村民,被村民欺負的單純美好的拉扎羅。階級性帶來的壓迫逐層增加,底層人物也依舊會排斥邊緣化同類,拉扎羅剛好就是這樣一個被忽視的邊緣人物,他單純善良但不被接納,他熱愛勞動但被人壓榨。

類個體存在不被社會群體接納,如同真相大白後被解救出村子的村民。 “他們什麼都怕,甚至不敢過河”,社會平衡的大環境之中對於突然出現的“淳樸”異類村民,有的只是對彼此和未來的恐懼。導演將新移民恐懼藝術形態化,將矛盾的焦點轉向社會幸福與個體幸福之間。

影片的第二階段隨著故事由淳樸的鄉下轉向城市,也是全劇最精彩的一部分。善良的拉扎羅便是傳說中“聖人”的具象化,邊緣人物的拉扎羅被Tancredi以“友誼”名義利用卻依舊相信Tancredi,才有了故事後面尋找幫助“Tancredi”的心念,如同聖人尋找老狼。

善良是什麼。村民吃苦耐勞卻壓迫最單純的拉扎羅,毫無技術的村民帶著拉扎羅行騙欺詐富有同情心的城市人,穿最體面的衣服帶最貴的糕點去伯爵家做客卻被拒之門外並索要糕點。善良在這部影片中反復轉換,沒有標準。

影片中曼妙的音樂追隨拉扎羅是全劇最大的安慰也是最心酸之處。當謊言又一次被揭開,一無所有的村民習慣於這複雜的社會,拉扎羅的落寞讓他無所適從, 只有管風琴的聖歌追隨。拉扎羅始終在被需要中感到幸福,村民的壓迫是拉扎羅的被需要,Tancredi的友誼利用是拉扎羅的被需要,因為被需要所以才追隨。當不被需要,拉扎羅的幸福便不存在。

“聖人”拉扎羅在影片中真的變壞了嗎。跟隨村民的詐騙,銀行“搶劫”事件,都是善良的拉扎羅無法融入這複雜社會的必然結果。失去信念的拉扎羅在城市人民的暴打中落淚死去,那淚水讓人心酸。曾經“老狼”給了他二次生命,如今“老狼”回來了,收回了生命。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在最後“變成壞人的聖人”和“被人類驅逐的老狼”有了相同的結局。貴族衰敗,人口就業、安全問題矛盾,如何面對重新洗牌的社會大環境,是影片社會進化中最殘酷也是最現實的問題。城市人與城市人的聚集,“壞人”與“壞人”的聚集,只有“聖人”與“老狼”是永遠沒有位置的存在。

關於底層邊緣人物的歸屬感。 “被需要才幸福”的拉扎羅,始終想要融入這個群體中,勞動換取村民信任,咖啡換取姑娘們的喜愛,幫助換取Tancredi的友誼。 “詐騙討生活”的村民傾盡所有去買的糕點換取前貴族尊重。不管是拉扎羅還是村民,都曾為了進入群體嘗試努力..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