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兩隻休息,一隻湊數:《勇闖奪命島 石破天驚》影評

因為不久前去過美國舊金山,所以再回過頭來看《勇闖奪命島》就特別帶感,電影的很多取景地,就是舊金山。

這部博偉公司上個世紀末的拍的電影,其情節二十年後看來依然讓人腎上腺素飆升。整個故事基本符合“好萊塢電影”開場、發展、高潮、解決的模式。

電影的開場僅用了幾分鐘就抓住了觀眾的注意力:一位美國將軍,漢默,因為他和他的部下在戰爭中所做的犧牲沒有得到政府承認,故帶領其舊部在海軍軍火庫偷走致命生化武器——VX毒氣導彈,接下來控制惡魔島,劫持阿卡拉監獄的觀光遊客81名,要挾美國政府48小時支付一億贖金,否則將殺死人質並用毒氣彈襲擊舊金山。這部分的重點在偷毒氣彈的過程。毒氣濃縮在一顆顆晶瑩的綠色珠子裡,珠子成串裝在一個密閉容器內。稍不注意,珠子就會散落、洩露。本來偷彈過程流暢緊密,訓練有素的漢默隊伍手到擒來,但,意外發生:一顆珠子滾落,毒氣洩露,漢默指揮部下迅速撤離。為了沒有更大的傷亡,隊友強行把已被毒氣污染的隊員鎖在房內,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渾身皮膚迅速鼓起一個個令人作嘔的泡泡後儼然怪獸般倒下,然後隔著玻璃門冷漠而理智的說聲“sorry”。這個情節完全符合“好萊塢電影”前三分鐘必扔出一個高潮的特點。

發展。危急關頭,政府找來兩個關鍵人物:一個是化學專家斯坦利,一個是曾從惡魔島成功越獄的老英國特工梅森。兩人帶領突擊隊從地下隧道潛入島嶼。為了調整電影的節奏,豐富電影的線索,這時電影宕開一筆,分別交待了二人的相關感情戲。斯坦利有個剛發現自己懷孕但還沒得到斯坦利求婚的女友,女友的“懷孕”與斯坦利的“沒有思想準備”形成電影的一個次要矛盾。梅森這邊也沒“閒著”,其特殊身份導致眾叛親離,急需家庭溫暖的他找到了他的女兒。 “女兒的埋怨”和“父親的父愛傾瀉”也是一個次要矛盾,而且正是這個矛盾讓這個越獄高手“大鬧”舊金山後居然被一個化學專家斯坦利逮了個正著。

高潮。進入到監獄的浴室時,突擊隊被高靈敏度的感應器發現,被聞聲趕來的漢默手下全部擊斃。斯坦利和梅森在拆除了12枚毒氣彈後被抓。這時,梅森抖出了一個重大機密:當年他的被捕是因為他掌握著一個至今仍未失效的美國政府絕密膠卷,被捕後成了兩國政府都不承認的人。梅森用越獄的辦法打開監獄門,二人逃出繼續拆彈。這時,漢默隊伍內部發生分歧,漢默並不願意真正使用毒氣彈殺害無辜人民,內部開始混戰。漢默死前將最後一枚導彈位置告訴斯坦利,斯坦利拆除導彈的同時,政府派出轟炸機意炸毀島嶼。

這部分文章比較多。一是突擊隊員死的慘狀,浴室這個地點讓死亡並不顯得豪邁反而局促,空蕩的地面鮮血淋淋很是刺眼。這是兩派力量的正面交鋒結果,“反派”未必都會完蛋;政府軍未必就會大獲全勝。二:梅森抖包袱。梅森掌握膠卷的細節很關鍵,它既是梅森入獄的原因,也是兩國政府對他既愛又恨的原因。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恨,而梅森只是一枚棋子。三:梅森越獄橋段。之前梅森從惡魔島逃出只能算個傳聞,現在這個傳聞正在觀眾眼皮底下上演。就在尼古拉斯·凱奇嘰嘰歪歪的時候,肖恩·康納利用撕碎的被單四兩撥千斤輕鬆打開牢門。越獄,一直是美國影視鍾愛的情結,比如《肖申克的救贖》《越獄》《金蟬脫殼》……一方面體現越獄者的智慧冷靜,一方面體現人性之中對桎梏的反抗精神;加之它刺激緊張,是票房的保障。還值得一談的是漢默的矛盾性格。他冷酷,敢拿幾百名遊客當人質,敢拿全舊金山市民作要挾。但是他的性格中又有讓人們欣賞的東西,比如義氣、底線,這些優點不知可否放在“亞道德”的範疇,他的報復行為基於替部下喊冤,他搶來了毒氣彈卻並不想讓它們付諸事實。這樣的矛盾性格才是真實的“人”的體現。

結局。正當斯坦利放出綠色信號彈的同時,政府的轟炸機放出導彈。所幸島上人質並未傷亡,梅森、斯坦利跳海倖免於死。梅森臨走前將膠卷藏匿處告訴斯坦利,斯坦利向政府假報梅森已死。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好萊塢式的各方面都讓人滿意的結局:主角沒死光、陰謀沒得逞。

有人認為本片中沒有反面角色。綁架、殺人、威脅、搶劫算不算“反面”?我們只能說,本片人物都忠於自己的內心信仰,都沒有背叛自己的國家和職責。而國家,也應該厚待為它做出犧牲的個體。

該片除了飽滿的情節張弛的節奏驚險的故事等內容方面的看點外,選角也是亮瞎了觀眾的鈦合金眼。尼古拉斯·凱奇、肖恩·康納利、艾德·哈里斯,三大男主角都是響噹噹的硬派,其人氣為電影攬金不少。不過因為電影環環相扣的情節讓觀眾無暇喘氣,加之三大角色均分戲份,所以演技相對施展無術。肖恩·康納利給人的印象依舊是“老帥老帥的”。尼古拉斯·凱奇的技能完美得瞠目,他作為化學專家,不僅會拆彈,居然槍法準、會飆車,高大全。比較起來,飾演漢默的艾德·哈里斯憑藉角色的性格分裂和他的深深的法令紋、冷峻的眼神,讓人印象深刻。 (其實還有個重要配角,漢默的手下,也相當了得,大衛摩斯,曾飾演《後窗驚魂》變態。)

筆者最後要交代的也是最想交代的,是電影的取景地。

電影中阿卡拉監獄的所在地——惡魔島,又稱The Rock,位於金門大橋之下,舊金山灣內。島勢陡峭險峻,海水洶湧寒骨。犯人關押在裡面,插翅難飛。這樣的場景和另一部電影《禁閉島》類似。現實中的惡魔島關押過很多知名重刑犯,傳說其中僅有三人可能成功越獄,越獄方式《肖申克的救贖》有所引用。旅遊者站在金門海峽岸邊,向左可以仰望漆成紅色的雄偉的金門大橋蜿蜒隱現在大霧中,想像《猩球崛起》中無數只猩猩在金門大橋上飛竄,以自己的智慧和方式報復人類;向右可以眺望驚濤拍岸的惡魔孤島,它以獨特的地理形勢撩撥起攝影者、電影藝術愛好者的無限詩意和聯想。

舊金山,是一座山城。在這裡,如果你看到一條街是“立”在你面前,不要以為你來到了“盜夢空間”,你看到的就是舊金山一條常見的街。著名的“九曲花街”就是眾多坡形街道中最美麗的一條。正是這樣的街道,讓電影《勇闖奪命島》中尼古拉·斯凱奇和肖恩·康納利飆車戲格外驚險。車往下衝,哪裡是在開車,明明就是在撞擊、在俯衝,在飛躍,在上演“速度與激情”。

舊金山的風景帶給《勇闖奪命島》驚險刺激之外,也奉獻了溫情脈脈的一面。藝術宮仿古羅馬廢墟,集大氣的圓頂、石柱和精美的雕塑於一體。宮前湖水蕩漾,鮮花錦簇,湖面倒映宮殿魅影。肖恩康納利和女兒相會的橋段就取景於藝術宮。

電影的魅力就在於,你可以帶著電影的視角去感受生活;你也可以在生活中去尋覓電影的踪跡。

 作者:Lily

 注:舊金山圖片為筆者在舊金山親拍。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