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少女 千與千尋

神隱少女(又名千與千尋)影評

又看了一遍《千與千尋》,時隔三年後。第一次看完只記得那句:“不要吃太胖,不然會被殺掉的”,千尋對著已經變成大肥豬的爸爸媽媽大聲喊出的話,一度成為小姐妹們彼此調笑和鼓勵減肥的箴言。

第二次看這部電影大概是三年前,記住了千尋的爸爸媽媽一頭栽進無主的食物裡狂吃海喝,渾然不覺變成了兩頭哼哼的大肥豬,那畫面很觸目驚心。隱約覺得,貪婪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慾望的閘門一旦打開,會在無意識間喪失自律和理性,變成最鄙陋的東西,因為慾望本身就如洪水猛獸,被其俘虜的人自然變得與野獸相去不遠。可是,這樣的時刻我並不是沒有體會過,許多次放縱自己的貪婪、懶惰、浮躁,像一頭悶進食物裡的豬,只顧沒命地往嘴裡塞糟粕,來滿足空虛的身體和靈魂,等到終於吃完“一堆豬食”才發現生而為人的某些東西還在蠢蠢欲動,於是,才有了很多次的灰頭土臉地“立Flag”,既然說了“很多次”,也就表明,後來活生生被自己打臉不止一次。我將以上這種糟糕的情形用一個很文雅的詞來形容為“念力的缺失”,國際化表達為mindnessless。

第一次看時,還記住了那個“無臉男”的一張臉,每次想起這部動畫,那張奇怪的臉總是率先在腦海浮現,他自卑、怯懦,他寂寞、空虛,他渴望別人的關注,想要建立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才有了在湯屋裡吃得乾坤顛倒,身體隨著慾望急速膨脹,最後連活生生的服務員也吞下去。然而,在獲得了虛榮心短暫的滿足後又受到更強的空虛感的折磨。在看到千尋的瞬間,他所有的虛榮和膨脹感瞬間瓦解,不顧一切地想要靠近千尋。

第三次看還是被這個特別的角色吸引,他也是個念力缺失的可憐傢伙,獨自一人在人世間遊蕩,身無所依心亦無所依,只是有一天看到千尋這樣一個努力又真誠、勤奮還有愛心的小姑娘時心裡殘存的溫暖被喚醒,那是一種美好的感覺,人人都想要靠近和擁有,即便他是個無臉男,是別人眼裡的妖怪,追求美好一點也不過分。可是,他並沒有因為千尋的出現重獲自己的念力,反而走上了極端,有點像《人民的名義》裡的祁同偉,為了出人頭地而迷失自我。不過無臉男是幸運的,因為他遇到了千尋,在追逐中吐掉了滿腹的糟粕,逐漸恢復了原本的自己,依然卑微卻真實,他安靜地坐在千尋身邊,在空蕩蕩的電車上像個影子一樣陪伴著千尋也被千尋守護著去下一站尋找希望,小心翼翼的樣子讓人有些不忍心,可是,畢竟他回到了最好的樣子,一個不令自己討厭的樣子。即便是現實中人,誰沒有某些時刻討厭自己的樣子呢?所以,我們自然會原諒和接納無臉男的“念力回歸”。

動畫中的人類都是一些念力缺失惹人討厭的傢伙,被湯屋裡的“各路神明”所鄙視,人是臭的,不能與之同在的。所以才有了千尋初到湯屋時一系列的驚天動地和驚心動魄,可是千尋是人類中的例外,至少和她的爸爸媽媽十分不同,她不會吃無主的食物,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外貌而看低他人;她敢於在極大的恐懼面前繼續前進,她會銘記別人的恩情並冒死回報。她年紀那麼小卻能把生而為人的光芒最大程度地呈現出來,表明了宮崎駿對人之為人所寄予的深厚希望。愛之深則責之切,才有了而讓人變豬的懲罰,我願意將之解讀為一種人本關懷。

動畫另一讓人感動的是關於名字的片段,名字被賦予了超現實的意義,當你忘記自己的名字時,就永遠也回到真實的自己中去了,千尋在白龍的提醒和幫助下沒有忘記自己的名字,而白龍在千尋的冒死相救和童年回憶中找回了自己的名字,兩人才獲得重新做回自己的機會。 “名字”這一隱喻似在提醒我們,有些能夠代表自己的品質不能丟、不能忘。

(注:圖片來自互聯網, 劉小劉個人小文謝絕轉載~)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