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重前行 禍日光景》——不僅僅是父愛

2013年,一部叫做《禍日光景》的澳大利亞短片在網絡走紅,僅僅7分鐘的短片,好評如潮,也收穫了無數人的眼淚。

短片一開始是突然在車中驚醒的男主,發現身邊的妻子已經變成了面目猙獰的喪屍向他撲來,一番搏鬥之後,妻子倒地,他抱起後座中還在襁褓之中的女兒,安撫逗樂,卻發現自己在搏鬥中被咬傷,他也將變成喪屍。

他拿出地圖,規劃去往安全區的距離和用時,背起孩子向安全區走去,他在途中撿起一直氣球,既是為了哄孩子不哭,也是為了讓目標更為明顯,即將變成喪屍的父親在掙扎中撿起腐肉,用樹枝掛起擔在肩上,變成喪屍的父親已經完全沒有人類的意識,只有前面的腐肉讓他一直前行,抵達安全區之後,喪屍父親被人類擊斃,襁褓中的女兒獲救。

短片非常短,沒有一句台詞來烘托悲涼的氣氛,但於無聲之處的偉大父愛,狠狠收割了所有人的眼淚,因此這部短片還有一個名字叫做《父愛無僵》。

因為短片太成功,主創團隊決定把《負重前行》擴展成為電影版,並於2018年搬上了大銀幕,並由“潮爺”馬丁▪弗瑞曼領銜主演,影片由原本的7分鐘擴展到105分鐘,毀譽參半,有很多人認為電影拉長後過於冗長,失去了原有的震撼。

我在認真看了兩遍電影之後,驚嘆電影版已經完全超越了短片父愛如山的單一主線,而成為一部內涵極其豐富生動的成長影片。

平復了很久心情,才開始動筆(以下內容涉及劇透,慎入)。

廣袤無垠的澳洲大陸,喪屍橫行。安迪一家三口是為數不多的倖存者,為了安全,他和妻子小藍以及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兒生活在一艘老舊的船上,船始終漂泊在河中,不會靠岸,可是這樣的生活最大的問題就是食物的來源,他們的食物最多只能再吃四餐,妻子凱伊為此憂心不已,想要和安迪認真討論一個可行的計劃。

安迪也為生計而擔憂,但他卻迴避和妻子討論這個話題,看起來不是不想去面對,而是不想和妻子一起去面對,當凱伊苦惱的咬著筆尖問安迪有什麼計劃時,安迪像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丈夫不想直面妻子的問題時那樣,插科打諢的調笑著說:“吃筆的計劃嗎?”將問題帶過去了。

看起來他是如此的深愛妻子,不想讓她一起擔憂,但是很明顯他並沒有去認真考慮妻子上岸的建議,堅持留在船上,在這個時候,他一定堅信不疑,他可以用自己的愛,保護妻兒在這個可怕的喪屍世界中不受傷害。

很快,安迪發現河中有一條廢棄的舊船,他冒險上了那條船,發現上面有大量的食品,甚至還有紅酒,他開心不已,但在裝食品的時候他察覺到船艙後面的倉庫有什麼東西,他意識到了可能會是喪屍,於是迅速離開了那條船,回到了自己的船上。

接下來的時光溫馨而美好,這個浪漫的男人,將食品放在魚鉤上,用釣魚的方式給了妻子一個大大的驚喜,愛讓喪屍末日的時光溫情滿滿,凱伊問及食物來源時,安迪提到了那條船,並十分男人的保證船上是安全的,隱瞞了船上可能會有喪屍的猜測,也許他是不想讓妻子擔心,也許是怕妻子知道後不會讓自己再去船上找尋物資,總之,他想一個人搞定。

但是安迪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愛是流動的表達,他表達了對妻子的愛意,深愛他的妻子也期望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他的愛意。

當凱伊打開工具箱為女兒做玩具的時候,發現了藏在裡面的紅酒,內心被愛充盈的同時也渴望為安迪做些什麼,她看向那條船,想去為安迪找一把剃須刀。

故事的發展毫無懸念,凱伊上那條船找剃須刀的時候被咬傷了,當安迪看見受傷的妻子時的第一反應是否認,他不敢相信甜蜜的時光頃刻間被顛覆,只希望凱伊是一般的受傷,直到妻子大聲的告訴他說:“那個東西有手指。”安迪似乎才肯面對妻子被喪屍咬傷的事實,但是他仍然拒絕去面對妻子48小時之後會變成喪屍的事實,他堅持要帶妻子去找醫院治療。

凱伊比他更快的平靜下來,告訴安迪:“讓我做決定吧。”

安迪一家三口上了岸,在一個小鎮找到了一輛車,凱伊為女兒蘿茜找到一個安全座椅,把自己為她做的小魚玩具掛在上面,安迪則在車外給汽車加油,這時一個喪屍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凱伊發現喪屍,不敢出聲,便打開車燈提示安迪(片中的喪屍沒有視覺),他們成功躲過一劫,這個細節也讓我們看到,凱伊是一個非常聰慧冷靜的女子,但似乎能夠讓她發揮智慧的機會並不多。

汽車駛向未知的前方,凱伊在途中出現喪屍的症狀,她和安迪之間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她堅持讓安迪帶走女兒,可是安迪無法接受,他強行將凱伊抱上車並直接弄壞了車門鎖。

安迪此時此刻在想什麼?我想他可能是無法面對因為自己隱瞞了船上有喪屍的事情而導致妻子被咬的內疚,或者是對失去摯愛妻子的恐懼,這些可能都有。

但是電影的對白卻殘忍的指出了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凱伊再一次說“讓我做決定”, 可見在這對夫妻恩愛甜蜜的生活中,通常都是安迪在做決定,他沒有把凱伊當作可以並肩的伙伴和戰友,即便她足夠聰慧,而是把她視作在自己羽翼下的小女孩,凱伊大喊著“安迪,你控制不了這個。”

是的,在他們的關係當中,安迪控制著一切,這會讓他感到安全和自戀的滿足,但是現在他的一切都失控了,他控制不了喪屍病毒,也不能再控制原本聽話的妻子,這讓他瞬間被失控的情緒淹沒,完全失去了心智,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再次上路之後,坐在副駕駛上的妻子一臉絕望冷漠的原因,沒有人希望被控制,以愛的名義也不能。

不幸接踵而來,安迪心中不安,想要和凱伊說些什麼緩和一下氣氛,卻不曾想路前方出現一個人,安迪方向失控,汽車撞上了一棵大樹,昏迷前,他看見一根巨大的樹枝插進了妻子的腹部。等他再次醒來,發現妻子在車門上寫了一行血字“save her”,他呼喚著凱伊,卻發現妻子已經提前變成了面目猙獰的喪屍,他在搏鬥中被妻子咬傷。妻子被困在副駕駛,安迪把後座上的女兒抱下車,忍痛用隔離救助包中的注射器殺死了妻子。

此時的安迪悲痛不已,痛苦、悔恨、憤怒等等,各種情緒瀰漫胸中,似乎要炸裂開來,可是他看到了女兒,這個可愛的天使,他要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他背起女兒,踏上一條艱難未知的道路。

剛出發沒多久,安迪就遇到了導致他發生車禍的那個人,他準備上前理論一番,結果卻發現那個人是個喪屍,但是卻非常奇特,他是一個土著人,嘴裡被一根木棍套住,雙手也被綁住了,安迪非常驚奇,想要一看究竟的時候,圖米出現了,她大喊:“離我爸爸遠點。”故事到這裡,兩條主線終於交集在一起。

圖米,是我認為整部影片中心智化水平最高的一個角色。

這個土著女孩,在父親變成喪屍之後,將父親的嘴套住,雙手綁住,關起來,給他找一些獵物吃,並且用自己的血引開父親,可以感受到她對父親濃烈的愛意和依戀,但是她又是智慧的,用自己的方式不讓父親出去傷害別人,也不讓自己和父親繼續被傷害,她在這種絕望的情境中創造出一種安全的依戀的關係,既不迴避,也不依賴。

但是此時的安迪是看不到這些的,他看著腕錶上的倒計時,內心焦灼不安,想要盡快找到一個可以託付女兒的地方和人,他來到一個荒涼的小鎮,遇見了一個女教師,女教師讓他去找圖米一家,並幫他處理和隱藏了手臂上的傷口,安迪本想將女兒託付給她,卻看到了女教師摘掉假髮的樣子,看來這位女教師應該是一個晚期癌症的患者,時日無多,並非可以託付女兒之人,安迪只好再次上路。

澳洲大陸荒涼廣袤,喪屍末世人煙稀少,安迪背著女兒,究竟該去往何處?

在原來7分鐘的短片中,有在地圖上明確標識出的安全區,但是電影裡面沒有,這種未知的不確定性,更像是我們每個人人生道路上的狀態,危機四伏,孤立無援,絕望茫然。

有網友評論說這部電影的音樂也太過平淡,我倒是覺得恰到好處,這不是一部拯救世界的英雄片,只是一個平凡的父親想要讓自己的女兒活下去的故事,對於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來說,都只是為了自己一個渺小的願望而掙扎前行,這個過程有的只是平淡乏味無止境的前行,而不會有史詩般的配樂來渲染悲壯的氣氛。

安迪和女兒在一個天然氣廠遇見了維克,維克在心智水平上應該說是高於圖米的,他是那種典型的在亂世中迅速掌握遊戲規則和生存之道的野心家,他在自己的住所周圍圍起鐵網,把天然氣資源掌握在手。

他也和圖米一樣,發現了喪屍的活動​​特徵和規律,但是他是一個比喪屍更恐怖的惡魔,他利用活人來吸引喪屍,然後槍殺他們奪取喪屍身上的財物,他非常的理智冷靜,知道國家從這次災難中恢復之後,天然氣,資金將會重新成為最重要的東西,因此他拼命的攫取一切,包括他那個美麗的妻子羅倫也是搶奪而來的。

維克帶著安迪去獵殺喪屍,安迪笨拙地學習射擊,當他發現了被當做誘餌關在籠子裡面的圖米時,他很吃驚,但他什麼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做,此刻他大概在想自己自身難保,也管不了其他人,只要女兒安好就行,但是在他準備自殺時,羅倫卻抱著孩子出現了,告訴他維克的所作所為,他絕對不是可以託付之人,與此同時,維克也出現了,打暈了安迪,把他關進了籠子裡面。

影片到這裡,安迪困難曲折的命運都讓人無比揪心,他該怎麼辦,痛失所愛,時日不多,孤立無援,命運對他充滿了冷酷和捉弄,他已跌至谷底。

但也是在這個時刻,安迪人格中的自我部分開始真正的成長,他利用喪屍的特點打開了籠子救出了自己和圖米,又去維克那裡救出了女兒。

安迪想到曾經見過的河邊的一家人,想去把女兒託付給他們。這家的男主人是一個大鬍子,這個角色像是安迪的一面鏡子,照出一個全能自戀的男人。

早在影片一開始,就出現過這個角色,安迪在船上看到這一家人在河邊露營,想要打招呼,大鬍子卻掏出了手槍警告他離開。這個大鬍子居然在喪屍橫行的末世帶著妻兒在河邊露營,而且後來的劇情也顯示他們居住的房車周圍沒有任何防護措施,這該有多自戀啊,是認為在所有人都可能被喪屍咬的情況下,唯獨他不會吧。

在他被咬之後,他能想到的就是美麗的妻子和一雙兒女沒有他會活不下去,所以槍殺了他們之後再自殺,這幾乎是自戀到了成為神的地步。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的親密關係中,都會表現出“沒有我你活不下去”狀態,以愛的名義剝奪了對方的生存能力,最常見的就是父母認為子女不具備獨自存活的能力,這也是影片中一個重要的隱喻。

大鬍子男人的行為對安迪產生了巨大的衝擊,他拿著手槍猶豫掙扎,女兒含糊不清的叫著爸爸,圖米也來到了他身邊。圖米給小寶寶塗上了土著用的顏料,說可以躲避喪屍,安迪說他也需要塗一些,圖米說他不需要,他聞起來已經和喪屍一樣難聞了。

是的,當一個人逐漸喪失了人性的時候,必將散發著喪屍一般的味道。我以前很好奇為什麼會把喪屍叫做喪屍,還特意去查閱了資料,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但是我會覺得這個翻譯精妙無比,喪屍,意味著喪失,喪失了人性的一切,就連最重要的對至親的愛也喪失了,只能成為一具腐爛的只會不斷攫取的肉體。

圖米決定帶著安迪回家,去找她的媽媽。圖米的媽媽是一個極有力量的土著首領,這也是影片中一個很有像徵性的角色,母性的,傳統的,原始的力量的源泉。

在途中,他們再次遇到了維克,發生了激烈的搏鬥,安迪和維克都中槍了,維克想要殺死安迪的女兒,但最終沒有下手,我想他在羅倫死去的那一刻終於發現,自己最愛的不是天然氣和財物,而是羅倫。

電影到這裡,終於開始呈現短片中最高潮的部分,安迪用掛著的腐肉背負著女兒和受傷的圖米找到了土著人的部落,在短片中,這是令人情緒激動潸然淚下的時刻,在電影中,我也同樣在這個時刻流淚了,但卻是如釋重負的感覺,安迪終於完成了他的使命,把女兒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影片中,土著人要殺死安迪之前,圖米掏出了安迪妻子的香水往空氣中噴了噴,滿臉膿血的喪屍安迪聞到了這個味道似乎若有所思,我不知道,他是否記得這是妻子的味道,是人的味道。

在豆瓣上看評論,很多人認為將短片拉長之後的電影非常沉悶冗長,我想可能在現在這個時代,我們更喜歡的是在短時間就能達到高潮的一種快速體驗,而沒有耐心去慢慢感受一個普通人的心路歷程。

我們更喜歡的是看到能夠深刻反映人性掙扎,揭露殘酷世界陰暗面的影片,比如同類影片《釜山行》,但是絕大部分的人可能沒有機會去在激烈的衝突中展現人性的方方面面,大部分時候,我們是軟弱恐懼的,就像安迪,一個連槍都拿不穩的平凡男人,就連支撐我們前行的目標也是渺小而卑微的,在比澳洲大陸更荒涼的人世間踽踽而行。

我們的存在可能沒有任何偉大的意義,但是喪屍橫行的世界前行的過程中我們創造出來了屬於自己的偉大意義,並將背負前行。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