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推薦|《第四公民》“自由世界”的孤軍奮戰

《第四公民》是紀錄片導演勞拉·珀特阿斯通過加密郵件聯絡到斯諾登,在斯諾登決定向世界公開中情局的監聽秘密之後對他從神秘揭發者到與美國政府公開對峙這一過程的完整記錄。本片高度還原記錄了轟動世界的“棱鏡門”事件始末,為我們展現了一個真實的身處風暴中心的斯諾登的形象。事實上,導演也是“棱鏡門”事件的核心人物,正是在她和《衛報》記者格崙·格林沃德的協助下,斯諾登才得以將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監控醜聞公之於眾。而勞拉·珀特阿斯與格林沃德也因此榮獲普利策獎。片名“第四公民”正是斯諾登早期與導演郵件溝通時使用的匿名代號,該片獲得了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長片獎。

首先,在結構方式上,影片不同於其他一些揭露社會問題的調查類紀錄片,那些片子往往有著大量的數據、事實以及訪談,而《第四公民》重在呈現全方位浸潤式的觀者體驗。監聽風波是個有持續媒體熱度的重大社會事件,幾乎無法淡化處理,而導演選擇了第一人稱視角,肯定攝像機和她本人作為事件一方的介入,這其實也是無法避免的,因為導演本人也是“棱鏡門”事件的核心人物。她的這種結構方式是一個明智、大膽也水到渠成的選擇,但這就意味著她要犧牲話語平衡和政治引導,來達到一種歷史現在進行時的即興親歷感。這是她對審美和新聞價值兩者的調和,也正是這種調和成全了全片的動感、驚悚和力量,我們能夠通過影片感受到斯諾登在做出決定時的緊張、隱忍和大無畏。

其次,在視聽語言上,開場時車窗外光影流動的香港隧道引出導演的目擊者身份,也呈現出她孤注一擲的內心狀態。此後大多數鏡頭都是靜止觀察,在持續關注中剝開表面的平和,顯露斯諾登以及其他人物內心的暗潮翻湧。洩密人和記者,從陌生、質疑到齊頭並進,圍繞報導方案、保密措施和秘密文件內容展開對話,空氣中的手勢,沉默,放遠窗外的視線,以及前台的電話和火警間歇性打斷對話,給香港酒店房間的段落注入封閉空間懸疑劇的色彩,尤其每次電話響起的時候,那種窒息感幾乎能夠穿透屏幕傳導到每一個觀者身上。

這部紀錄片適合配合2016年由奧利佛斯通導演,約瑟夫高登主演的傳記片《斯諾登》來觀看,導演以故事片的形式,通過藝術化的處理,讓我們知道了更多關於斯諾登個人的生活。再反觀紀錄片《第四公民》,我們更能夠體會到他當時的心情,也對他的行為多了一絲敬畏。他敢於在以一己之力揭露政府的醜行,在這個不再自由的“自由世界”中孤軍奮戰,把事實揭露給全世界,讓人們去自由的判斷。

推薦理由:人類為了獲得自由曾經與奴隸制、封建制等強權抗爭了許久,但在網絡時代,無處不在的監控讓我們的自由重新受到了挑戰,身處風暴中心的斯諾登以一個“背叛者”的形象向全世界揭露了這一可怕的真相,讓我們開始重新思考“自由”的定義。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