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境中為生命接力,太震撼人心了

人類幾千年的歷史少不了狗的身影,狗是人類最忠實可靠的朋友。在美國某城廣場有一座狗的雕像,它居然是為了紀念一條叫多哥的狗。

因為它和一次災難息息相關,它和主人一起挽救了無數的生命。

《多哥》8·7

—–劇情透視—–

1925年,阿拉斯加諾姆市爆發了白喉疫情,多名兒童死亡,疫情還在進一步蔓延,唯一的控制辦法就是注射抗病毒血清。

市政府在費爾班克斯鐵路醫院聯繫到抗病毒血清,藥物已搭乘開往尼娜的火車送達內納納,等待派人去取,但從諾姆到內納納路途遙遠。由於天氣惡劣,飛機、汽車運行癱瘓,救命如救火,刻不容緩。


市長親自登門,請求雪橇手塞帕拉乘雪橇去取藥,塞帕拉義不容辭。妻子不讓帶多哥去,因為它是條老狗,丈夫需要多哥的導航。
按平常速度,往返要十幾天,可是藥物保質期只有六天,於是一場冰天雪地裡往返接力的生死大營救就此展開。

塞帕拉剛出發就遭遇暴風雪,狗狗們在領路犬多哥引領下一路飛奔,雪橇手在極寒中謹慎駕駛。

影片閃回十二年前,多哥還是一條瘦弱的小狗,妻子看好它能成為雪橇犬,塞帕拉卻說它只適合做寵物狗。

但送給別人兩次,聰明的多哥都跑回了家,它看到主人雪橇出行,興奮的跟著奔跑。

塞帕拉試著讓多哥加入,它非常有靈性,簡直就是犬王,還在諾姆雪橇賽中奪得冠軍,獲得巨獎。
塞帕拉佩服妻子眼光獨到,自己一意孤行差點錯失愛犬。

雪橇翻山越嶺,塞帕拉在風雪裡迷失方向,下陡坡時他摔下了雪橇被拖行,危急時刻雪橇卡住不動了,狗狗咫尺之前就是萬丈深淵。在主人的使喚下,多哥帶領狗狗們退回了安全地方,夜晚在旅店住宿,醫治多哥的傷。

塞帕拉天亮出發,選擇近道跨越浮動的冰海,寒冰炸裂,險象環生。

多哥引導眾犬左避右讓,到達海邊順利上岸。

他們穿越林海雪原,寒冷和疲憊的侵襲都不在乎,仍然爭分奪秒前行。

終於在沙克圖里克接到到從內納納來的送藥人亨利,他們經過多人接力才趕到此,由衷欽佩塞帕拉一人行了大半程。

亨利善意提醒他走安全的路,塞帕拉救人心切發了火,也表示歉意。

回程經過冰海,浮冰炸裂聲頻頻,冰浪翻滾,驚心動魄。雪橇靠近海岸,卻被兩米多寬的浮冰斷裂帶阻隔了上岸的路。

塞帕拉抱起多哥,助力它跳上岸,拉著浮冰奮力前行,成功登岸。

人狗頂著暴風雪前進,塞帕拉出現雪盲症狀,只能寄託多哥識別道路。

晚上到達大橋已是人困狗乏,接力的人也不見踪影。

塞帕拉能否度過這舉步維艱的時刻將救命藥送到呢?翹首以盼的患病孩子們能得到救治嗎? ..

災難無情人有情,諾姆人不但要感謝為生命付出艱辛的勇士,而且還要記住默默無聞助力的動物朋友,它們是無言的英雄。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