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神的迷宮 羊男的迷宮:我在結束時打開

從《看不見的客人》伊始,我對西語影片的好感陡然上升,節奏明快,毫無拖泥帶水,流暢的語言似乎得以作為性格的一部分臥在人物刻畫裡。 《潘神的迷宮》作為一部黑暗童話聞名,列於奇幻電影榜中的它在《愛麗絲夢遊仙境》《佩小姐的奇幻城堡》等影片中顯得格外突兀。

    該影片講述14歲的奧菲利亞在生父亡故後隨身懷六甲的母親遷至官居上尉的繼父身邊,她對神話故事一類懷有堅定的幻想而遭到其他人斥責。時二戰結束而內戰激烈,上尉延續著法西斯的傳統極為暴戾,濫殺無辜,並奪取亡者的所得物,影片的黑暗色彩一部分體現在他殘暴的虐殺鏡頭中。他對子嗣有著急切的渴望,而奧菲利亞的母親只是他獲得後代的工具,在實現其價值後應當摧毀。居處附近有一座廢棄已久的迷宮,奧菲利亞走到迷宮中央拾級而下,遇到了希臘神話中的農牧神The Pan。潘神告訴奧菲利亞她是地下王國國王到人間走失的公主,只要完成三個任務就可以重返王國。在第一和第二個任務時,她接受了嚴峻的考驗,而與此同時,上尉與游擊隊的鬥爭也如火如荼,最終奧菲利亞的母親產下弟弟後死亡,而上尉被游擊隊擊敗,混亂中奧菲利亞抱走弟弟——作為潘神指示她的第三個任務來到迷宮中央,卻被告知需要弟弟的鮮血開啟通往地下王國的門,被她堅定拒絕。隨後上尉趕到,抱走了自己的子嗣,槍殺了奧菲利亞,奧菲利亞在鮮血中囁嚅死去。

    身為一部奇幻片,電影恐怕一開始就給了觀眾奧菲利亞終將勝出的設定,而最後她的死給影片的適合年齡劃到了14歲以後——就連我們也難以接受一個不是喜大普奔的黑暗結局。實際上,“奧菲利亞的靈魂到了地下王國,她因做出了正確的決定而得到了國王和王后的肯定”若即若離地出現在影片末尾,而我相信這不是電影本願告訴我們的:做出犧牲,然後得到自己想要的,若事實與心願裡應外合,那與終南捷徑將有何異。我更願發現,奧菲利亞拒絕割破弟弟的皮膚,潘神永遠消失,上尉出現,奧菲利亞被槍殺,倒在了遠離地下國度、遠離親人和朋友的土地上。

犧牲不能換來救贖的獎賞,只是一條自己選擇走上沒有回頭的道路,這一體現與幾乎所有核心​​價值觀以及童話陣營相悖逆,卻是這個世界實物存在的基本法則。我情願從影片中看到這一點,正如鄧校和波特在岩洞中奮力挖掘,得到的卻是被替換過的假挂墜盒。通往終點的坦途中有許多必要的歧途,且不是可以諒解的掉頭車道。歧途耗費時間,耗費耐心,耗費生命。

    奧菲利亞死了,躺在冰冷的土地上,她是地下王國的公主,卻沒有人肯關照探望這個瀕死的公主。她離坐在富麗堂皇的王宮裡只差一步,但現在,潘神、地下王國和公主的身份都顯得倉皇無力。有人說,地下王國都是奧菲利亞編織的幻想,是她在戰爭的殘暴中為自己保留的一片淨土,一輛逃離白色恐怖的列車。但我認為它是真的,縱使政治隱喻再強烈,影片都逃脫不了奇幻的主題,只給願意相信的人相信;只是電影微弱地提出,神話故事或那股真是存在的神奇力量不一定能改變人物的命運,不一定能因人命關天給人必要的慰藉。

影片中,不止一幕兼具驚心動魄和經典的特點,最甚者並非與地下王國關聯,而是上尉的暴虐和不擇手段,以及其與游擊隊之間的鬥爭。他將簡單的榔頭、錘子變為行刑逼供的刑具,他的槍時刻準備射擊身邊的每一個人,他心中沒有情感或軟弱,甚至妻子卡奧也只是繁育繼承強權的後代的工具,只有強大的理性逼迫其向目標行進,並排除一切障礙。這股力量甚至得以讓他微笑著對著鏡子縫補自己被割開的裂唇。然而,這樣一名堅不可摧的法西斯最後被打敗了,而敵人竟是一直潛伏在身邊的女僕。她一面做著潛伏在上尉身邊的臥底,一面為游擊隊提供著必需品和藥物。

    魔幻和現實的兩線交織,並且相互照應,奧菲利亞進入的三個迷宮在現實中都有對應的體現。每座迷宮中通往聖殿的道路也佈滿荊棘坎坷,樹洞中遍地的多足蟲與癩蛤蟆的粘液令人作嘔,粉筆劃出的門後眼睛長在手上的“白化人”拉彌亞也差點讓讓奧菲利亞丟掉性命。最後一座迷宮中,奧菲利亞做出了正確的抉擇,也因此倒在了槍聲之下。

 有人說這是一部不適合兒童觀看的童話,因血腥與殘暴以及“not a happy ending”均出乎孩童的心靈,但它同時也不適合成人,它讓人失去奮戰的信心。在我看來,縱使殘暴驚悚,不妨認為它難得地兼具了現實主義的真實與魔幻主義的傳奇。

文字&排版:杏桷

圖片來源:網絡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