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人生-一個快樂的傳說

美麗人生-一個快樂的傳說影評 La vita è bella

  前天二刷了意大利電影《美麗人生》,本來打算寫個影評,結果自己哭得稀里嘩啦,光怪陸離的片段在腦海中盤旋多日,攪成一團漿糊,直到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早些年看到這部電影時,我還是個傻學生。剛開始我以為這是一部浪漫愛情劇,樂觀善良的猶太青年基度給我的感覺只有兩個字——聒噪。他嘴巴太能說了,不管是跟朋友在一起還是追求黛拉,他的嘴巴一刻未停。胡扯技術水平高,偏偏每件事都往他巧妙設計的方向走,那一刻會感覺,啊,基度還真像上帝呢!

    基度也是個很有智慧的人,在餐廳做侍應生認識了愛猜謎的李醫生。劇中兩人已經成為稱得上朋友的關係,李醫生在回柏林時給基度留下一個謎題:“一提起我,就消失。”基度並沒有當面告訴李醫生答案,只在和朋友聊起時,微笑著給出了答案。一提起我,就消失的,是沉默!

  幸運的基度娶到了他的公主,兩人孕育了一個可愛的兒子祖舒華,人生一派美麗時,厄運降臨。因為身上的猶太人血統,父子倆在祖舒華生日這天被德軍抓住送往猶太人集中營,擁擠的卡車裡,沒人知道前路在哪,基度只能哄祖舒華,這是謀劃已久的旅行。

    黛拉雖然逃過一劫,卻勇敢地追隨而去。在火車站,黛拉化著精緻的妝容,著一身端莊考究的套裝,鮮紅的顏色和她平靜的語調讓人心靈震撼,她甚至都不知道上了列車後前方會有什麼等待著她,她只知道她的丈夫和兒子在這裡。一家三口被關押在集中營,基度一直在想著不同的謊話騙祖舒華,這是一場積分遊戲,最終勝利的人可以坐真正的坦克。白天他和所有的猶太人一起搬運礦石,一天結束即使累得精疲力竭,回到昏暗髒亂的集體宿舍也要抱著撲進懷裡的兒子笑著說今天的遊戲特別好玩,我們的積分遙遙領先,祖舒華就快看到真正的坦克了。

    上半段我一直都覺得他太吵太鬧,到了後半段如果沒有他的嘰嘰喳喳,我又會覺得壓抑。在那樣一個戰火紛飛,猶太人面臨種族滅絕的時刻,他為自己的兒子描繪瞭如此童趣的遊戲世界。在那樣步步為營,四面殺機的時刻,他總能抓住一切機會,帶著兒子偷偷跑進站內廣播室,向他的妻子,他的公主表達內心的愛意。
  
  ================================================== =======================

  解放在深夜來臨,那一夜到處都是槍聲,猶太人被滿車拖走,回來的都是空車。死亡逼近,基度不願坐以待斃,帶著祖舒華出逃,就像從前玩遊戲一樣,讓他躲在路邊的一個小櫃子裡,要他承諾除非外面一個人也沒有一點聲音也沒有,否則不能出來。

   安頓好兒子,他將毛毯圍在腰間,將祖舒華的外套套住頭髮扮成女人四處尋找黛拉,最終,他被德軍發現,毫不留情地拖到角落裡槍殺。沒有任何猶豫,也沒有任何驚喜,樂觀幽默的基度即使是赴死前路過藏有祖舒華的小櫃子,他也在笑著,像往常那樣做了個鬼臉。

  看著祖舒華天真無邪的眼睛,看他回以父親同樣的鬼臉,我心悲戚,一個是明知死而故做樂,一個是不知死而學做樂。

    基度不是英雄,凡胎肉體手無寸鐵毫無反擊之力,他只做了一個好爸爸。一直到祖舒華被美國大兵抱進坦克,他還驚訝的張大嘴巴歡呼:“耶,我們贏了,真的有坦克……”

    如果這是一個故事,也許基度會突然跳出來笑著說:“啊哈,我的公主!”

    最殘酷的莫過於戰爭,滅絕人性的德軍甚至會帶老弱婦孺去洗毒氣浴。

    最溫暖的莫過於大愛,基度的叔叔被德軍帶去“洗澡”時,一個德軍女將領險些摔倒在他身邊,他將她扶起,關切地詢問:“你沒事吧?”

    回以他的,是一個冷漠的眼神。

    孩子的世界是大人構建的,我們世界裡的是非曲直,青紅皂白都會映射在他的眼睛裡。過於沉重的情緒會成為孩子的包袱,所以即使在納粹集中營度過了那麼昏暗的日子裡,祖舒華依舊被保護得很好,他的童年裡有媽媽的端莊美麗,有爸爸的滑稽幽默,有不愛洗澡躲進櫃子裡的遊戲,有說一不二的承諾,就是沒有槍林彈雨,戰戰兢兢,毀天滅地的仇恨。

    很小的時候,我們也會有埋怨父母管得多的時候,無非是少吃了一顆糖,沒有得到喜愛的玩具。可至少在他們的羽翼下,在無憂無慮的年紀並未發現社會的黑暗和冷漠,人情世故原來有那麼多的講究。

    他們教會我善良,寬容和順其自然,這才是最珍貴的財富。

    每個人生來都是獨一無二的,我的爸爸媽媽也有過孩童時代,家庭教育一代影響著一代,我很慶幸出生於和平盛世,希望能將正能量傳遞給我的孩子。

    願世界和平,家庭美滿!轉自影評-絨珥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