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情人 別問我是誰

出於對「英國病人」這部電影的喜愛,拜讀了它的原著。對於小說這樣的如眾人絮語間拼湊出的散文詩,電影巧妙地淡化了作品的詩人色彩,人物情緒的外露與普通人趨同,而非書中那般,運用大量心理描寫去展現人物複雜豐富的內心感受。同時情節的敘述方式也近乎於平淡,導致了部分觀眾表示觀看過程中難忍睡意。

不過,在觀看完這整部電影后,我們不得不承認,戰爭背景下的敘述,平淡是最具力量的批判。不需要其他煽情劇情的添磚加瓦,單是展現戰爭摧毀無數平凡人生活的特性,就是戰爭片最好的切入點。

電影採用倒敘手法,開頭這一幕給過去以完結,予未來以開端。死去的凱瑟琳與艾瑪殊一同坐在即將被德軍擊落墜毀的飛機上。他在火光中試圖擁住凱瑟琳,卻無濟於事。

凱瑟琳遺體不知所踪,他為人所救,容貌盡毀,故事的講述由此開始。

醫生在為一位年輕的士兵包紮,他的肚子像「第二十二條軍規」里中彈的斯諾登一樣,「鮮血就像房檐上融化的雪水那樣分成許多細流往外流淌」 。士兵命不久矣,他這樣年輕,也許還未追求過美麗的姑娘。善良的護士漢娜滿足他小小的請求,獻上了晚安吻。
也是從這位士兵的話語中,漢娜得知男友已在戰爭中遇難。轟炸來臨,人們來來往往地搬運傷員和醫療用品,炮聲、交談聲、腳步聲、器具的碰撞聲,無一不大於她的哭聲,個體的悲傷在群體的悲劇的襯托下,顯得那樣微不足道。可是只有她明白,克服這樣的痛楚,需要消耗自己多大的力量。

小說得益於作者大篇幅的心理描寫,充分展現了安娜此時的內心,而電影中的安娜卻是克制的。她在聽聞男友遇難的消息後痛哭過,也在親眼目睹好友突然離世時奔跑過,可多數情況下,她只是沉默地照顧著那個面目全非的英國病人,為此,她不惜離隊,與病人一起滯留在那座書中所說的「聖吉洛拉莫別墅」,一座女修道院。

電影並未明確點明安娜做出這個決定的目的是什麼,我們隱約感覺到她不僅僅是因為護士救死扶傷的天性在指引著她,可是具體原因是什麼,卻無從得知,然而,小說給了我們答案。

她望著軍隊離開的背影,想道,「她離開了戰爭」,小說中這樣寫著。

臥病在床的英國病人總是回憶起從前的歲月,那些因他而死的人曾經的模樣——志氣相投的好友梅鐸,情投意合的戀人凱瑟琳,還有,凱瑟琳青梅竹馬的丈夫,傑佛。那些畫面與如今臥病在床面目全非的他交織,讓人難以苛責。導演處理得十分巧妙,完美地再現了作者設置這樣的修道院的目的,他們一行人暫時棲息在此,將疲倦的靈魂輕輕擱置,這樣的背景使批判的意圖難以生長。

書中這樣寫道,「休息就是不評判地接受世界的一切……生存的唯一途徑是道出心中的一切」。他們在這裡傾訴過往,也從他人的敘述中得以填滿過去的空白。他們刻意地躲避著戰爭的話題,用這樣的方式,他們試圖與世界和解,回歸普通人的生活。

那個雨夜,正是德軍投降的那一天,他們依然絕口不提戰爭,只面帶得意地說,「下雨了」,一行人便在雨夜狂歡。

就像書中說的那樣:
「也許這是人們走出戰爭的方法,他想。一個需要照顧的燒傷患者,一些要在噴水池裡洗滌的床單,一間繪有花園景緻的房間」。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