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喜歡《亡命駕駛 Drive》這部電影

《速度與激情》系列都已經拍到第7部了,正如片名所示,速度和激情混合在一起就是一部爆米花式的快餐電影,在我看來,喧囂得有點過了,節奏也快,快到不需要細細品味。還有很多類似的好萊塢出品,像傑森斯坦森主演的《死亡駕駛》。 。 。

我喜歡的是另一類的電影,特別是《Drive》,被翻譯過來就成了《亡命駕駛》,總要加一個“喪心病狂”的形容詞才能吸引目光,撇開這個題目,這部片子好就好在克制和內斂。

我以為這和導演是一位Danish有關,這位1970年出生的天秤座年輕導演,初來LA,不熟悉LA這座城市,他只好在主演Ryan Gaosiling的陪同下,走馬觀花地轉了一下。也許他還沒有被好萊塢規訓,所以身上還帶著丹麥人獨有的克制和憂抑。

第一幕先聲奪人。高司令駕駛著1973雪佛蘭Malibu,嫻熟冷靜地躲避地面上和空中的搜索,正如畫外音所言:“這個城市有十萬多條街道,你無需知道周邊,你告訴我時間地點,我會給你5分鐘,無論這5分鐘發生什麼,我都聽命於你,無論做什麼,這5分鐘之外無論發生任何情況,你就得靠自己了,你明白嗎?”。 Driver這個形像是這樣的:身穿一件後背印有黃色鞋子的夾克,一直叼著一根牙籤,面無表情,在他開車的時候,表情、眼神、動作,自然順滑,後座上的慣匪卻已經嚇下尿了。這5分鐘像一個時間閘門,檢驗一個車手的優劣得失,好的Driver可以化危機於無形,壞的Driver導致的結果是所有人鋃鐺入獄。中間有一幕,車手和曾經的慣匪相遇於餐廳,慣匪過來搭訕說他剛從監獄裡出來,因為他們顧的另外一個車手沒有能夠躲避警察的搜捕。

我覺得把克制體現得更充分的是男女主角的情戲。沒有誇張的激吻,也沒有激烈地啪啪啪,唯一的一個接吻鏡頭是在電梯裡,淡黃的燈光下,迷濛的氛圍裡一個淡淡的吻。前戲都是深情款款地對視,然後好似害羞地低下頭,又忍不住把頭抬起,同時嘴角微微上揚,冰山男神終於融化了一絲絲,不再是面癱男了,這是少得可憐的幾個鏡頭,就像終年見不到陽光的日子裡迎來了一絲暖暖的陽光,又戛然而止。足矣,就讓洶湧的潮水在內心奔湧吧。

沒有長時間的飆車大場面,就連殺戮也是乾脆利落,剃刀所向血管崩裂,主角在和伯尼拼剃刀時,甚至全靠影子來表現,導演的“冰山理論”運用的好熟練。

溫馨時真溫馨,冷酷時也真是冷酷,乾淨利落,拿捏到分毫。不喧囂,不浮誇,有網友說這部片子壓抑,看不下去。對我來說,恰恰相反,正是這一點所謂的壓抑方顯真實冷酷的生活本質,唯有悲劇才能更打動人,蕩滌人的靈魂。

這部片子在IMDB和Rotten Tomatoes上的評分都挺高的。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