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人生才充滿無限可能——讀《解憂雜貨店》

再讀東野圭吾的小說《解憂雜貨店》,發現這既是一個關於愛與救贖的故事,也是一個關於人生之路如何抉擇的故事。

小說梗概:

工廠工人浪矢雄治先生和地主的女兒皆月曉子小姐彼此相愛,計劃私奔遠走他鄉,後事情敗露,女方父親以脅迫女兒寫絕筆信的方式,生生拆散了一對有情人。皆月曉子小姐此後終生未嫁,開了一家丸光園孤兒院,專門救助流離失所的兒童。浪矢雄治先生也回到家鄉開了一家浪矢雜貨店,出售雜貨的同時,給人們諮詢煩惱,替他們排憂解難。

起初大家都抱著好玩的心態,但漸漸開始有人來諮詢真正的煩惱。

一位署名為“保羅·列儂”的男孩詢問父母因生意失敗決定趁夜潛逃,是否應該跟父母一起逃走?浪矢先生建議:趁夜潛逃不是好事,如果可能,應當中止。但如果做不到,只能跟著父母一起走。男孩最終選擇離開了父母,被無法查知他身份的刑警送進了丸光園孤兒院,後來成為了一名雕工。

多年後,男孩才得知父母在自己離開後,為了不影響他今後的生活,製造了攜子投海自殺的假象,使得男孩得以用“藤川博”的名字平靜地度過自己的餘生。

另一位署名為“綠河”的女子詢問自己懷上了有婦之夫的孩子,是否應該把孩子生下來,如果打掉孩子,患有不育症的自己可能再也沒有生孩子的機會。浪矢先生建議如果她能讓孩子幸福,就把孩子生下來,如果不能,就不要生。不久,浪矢先生從報紙上得知,一位名叫“川邊綠”的女子開車攜子自殺,女子身亡,嬰兒被推出車窗,奇蹟生還。

浪矢先生為此深深自責,決心關掉雜貨店。

活下來的女孩長大後因為這一段經歷以為母親不愛自己,幾度想要自殺,後來從朋友處得知母親開車是想送孩子去醫院,墜海只是因為營養不良而發生了意外,因此才會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奮力將孩子推出車窗外。

女孩明白了母親對自己的愛,從此打開心結,後來朋友成為了著名歌手,她則成為了朋友的經紀人。

浪矢先生去世前的最後一晚請求兒子送他回到了雜貨店中,並拜託兒子發布一個三十三週年忌日半夜至凌晨復活諮詢窗口的通知,因為他想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否給諮詢者帶來了幫助。當晚,雄治果然奇蹟般地收到了十幾封來自未來的感謝信,其中一封來自“綠河”的女兒,知道自己的回信沒有給他人帶來不幸,雄治內心安慰了許多。

雄治收到的最後一封信是一張空白信紙,他依舊認真回復了這封無字信。了結心願離開雜貨店後,雄治又活了將近一年,才走向了生命的盡頭。

雄治去世三十三週年後的九月十三日晚上,敦也、翔太、幸平半夜行竊後恰巧逃到已經廢棄的浪矢雜貨店躲避,並意外收到了來自過去的信件。

一位署名為“月兔”的女孩入圍了奧運會的候選名單,男友卻突患癌症,治愈希望渺茫,“月兔”陷入迷茫之中,想要堅持訓練,可是掛念男友病情的她卻沒辦法專注比賽讓成績提高,想要放棄比賽,又不願辜負男友期望。

她請求浪矢雜貨店為她指點迷津。

三人建議“月兔”放棄奧運會,陪伴男友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這樣的建議讓“月兔”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是嚮往奧運會的,那是她從兒時就有的夢想,她不願輕言放棄。

“月兔”最終選擇了堅持訓練,雖然最終並沒有入選參賽名單,但是因為她已經用盡了全力,所以並沒有遺憾。男友也在此期間去世,但他也為“月兔”能堅持夢想而感到無比欣慰。

松岡克郎大學期間選擇了退學去追尋自己的音樂夢想,父親要求克郎回家繼承魚店。克郎堅持要繼續留在東京,直到實現心願為止。

可是在東京奮斗三年後,克郎的生活依然毫無起色,克郎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具有吃音樂這碗飯的能力。

與此同時,奶奶去世,克郎回到老家,得知父親健夫一個月前心髒病發作病倒了,父親辛苦一生重建的魚店隨時有關門的危險,妹妹微薄的收入也無法養活二老。到底是放棄音樂,繼承魚鬆?還是堅持希望渺茫的音樂夢想?陷入兩難抉擇之中的克郎向雜貨店尋求幫助。

三人建議他放棄音樂,繼承魚店。克郎決定繼承父親的魚店時,病重的父親建議克郎再去全力打拼一次,在東京奮戰一場。就算最後打了敗仗也無所謂,至少留下了自己的足跡。

再回東京的克郎更加全心地投入音樂,卻依舊默默無聞。後來克郎在丸光孤兒院作慰問演出時,孤兒院意外發生火災,他從火災中救出了一個男孩,自己卻因為傷勢過重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多年後,男孩的姐姐小芹成為了著名的女歌手,每次演唱結束前,她都會演唱克郎的原創《重生》來紀念弟弟的救命恩人。雖然克郎在音樂這條路上打了敗仗,但是他的歌卻永遠流傳了下來。

三人在離開雜貨店前,收到了最後一封諮詢信,署名為“迷途的羔羊”,信中諮詢自己應該怎樣以穩妥的方式從公司辭職,去做一名陪酒的小姐,賺取更多的錢。

三人建議“迷途的羔羊”為了將來著想,不要再做陪酒小姐,繼續做公司的工作。

女孩的回信中交待了自己的身世和想要做陪酒小姐的原因,女孩從小父母雙亡,在孤兒院長大,後被親戚收養。如今親戚年事已高,也沒有工作,只能靠少得可憐的積蓄勉強維持生活,女孩想要掙足夠多的錢來報答親戚的恩情,因此選擇了陪酒,並且將來想要自己開店。

三人了解了晴美的身世後,決心幫助晴美。

他們建議晴美在未來的五年徹底掌握證券交易和房地產買賣的相關知識,在一九八五年前購買東京附近的房產,一九八六年後賣出手頭的房,買進更貴的房,這樣反复操作,將賺的錢投到股票和高爾夫會員證上,在一九九零年以前將所有投資脫手。九十年代以後,早早進入網絡相關行業,前途將不可限量。

晴美按照信的指示買賣房產和股票,果然獲得了巨大的利潤,並成為了一家活動策劃業務公司的社長。

多年後孤兒院院長去世,晴美聽到丸光園經營危機的傳聞,調查後發現:有人利用皆月院長去世的機會,暗中進行某種違法勾當,主犯就是實際掌握運營權的谷副院長。

晴美決定買下丸光園自己來經營,但是卻被孤兒院的孩子們誤會,以為她要買下丸光園改建成酒店盈利。

與穀副院長談判失利後,正碰上雜貨店諮詢窗口復活日,晴美計劃給浪矢雜貨店回一封感謝信,寄信前,她順道去了撫養自己長大的姨公田村家,此時,姨公姨婆早已去世,家中空無一人。

晴美抵達田村家後,發現家中進了小偷,小偷用毛巾膠帶摀住了晴美的眼睛和嘴,並將她綁在了餐椅上,同時開走了她的汽車,汽車副駕駛上的手袋裡有二十萬現金和她寫給雜貨店的感謝信。

行竊的小偷,正是敦也一行三人,翔太因為裁員,被供職的家電商場炒了魷魚;幸平所在的汽車修理廠突然倒閉,隨時有被掃地出門的可能;敦也在一家配件加工廠上班,因為接到總公司一份新型配件的訂單,和以往的配件尺寸相差太大,敦也再三確認,對方都堅稱沒錯,他就依樣生產,結果果然出了差錯,責任落到敦也頭上,敦也憤然離開了工廠。

三人聽說有個女社長要買下丸光園的消息,誤以為女社長要將丸光園改成酒店盈利,於是決定偷這個女人的錢。

最後,三人在女人的手提包裡發現了一封感謝信,發現女人正是前面寫諮詢信的“迷途的羔羊”,三人決定回到行竊的房子,把偷來的東西還回去,給晴美鬆綁,最後到警局自首。

此前,敦也為了確認雜貨店連接著現在和過去,從店外往雜貨店的捲簾門裡塞了一張空白的信紙,發現信紙沒有落進店內的紙箱,由此,他推斷“現在從這家店外將信紙投進捲簾門裡,就會寄回到三十四年前”。

離開雜貨店時,三人在牛奶箱裡意外發現了一封浪矢老爺爺的回信,信中寫道:“如果把來找我諮詢的人比喻成迷途的羔羊,通常他們手上都有地圖,卻沒有去看,或是不知道自己目前的位置。但我相信你不屬於這兩種情況。你的地圖是一張白紙,所以即使想決定目的地,也不知道路在哪裡。地圖是一張白紙,這當然很傷腦筋。任何人都會不知所措。可是換個角度來看,正因為是一張白紙,才可以隨心所欲地描繪地圖。一切全在你自己。對你來說,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無限的可能。這可是很棒的事啊。我衷心祈禱你可以相信自己,無悔地燃燒自己的人生。”。 。 。 。 。 。 。 。 。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