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寶魔弦傳說 九保與二弦琴

酷寶魔弦傳說(又名九保與二弦琴,魔弦傳說,Kubo and the Two Strings)劇情簡介與評論

故事開頭很有衝擊力,首先傳出一段小孩子嚴肅的旁白聲:“要眨眼,就快眨吧,集中註意,你所看與所聽到的一切,無論它看起來多麼不同尋常”

畫面展開,一位長發及腰,穿著漢服的婦女持著二弦琴(類似二胡)坐在一葉孤舟上,面前是一輪詭異的圓月,夜色下似乎正掀動著滅世巨浪,即將吞沒女人與小船。鏡頭忽轉,女人的肩上背著一個帶有紅色甲蟲標記的包裹,隨後女人面色凝重地盯著巨浪,高高舉起了右手的撥片,猛力撥動了二弦琴,帶著魔幻的色彩,擊出一道光芒劃開了面前的巨浪。

巨浪的背後是一座島嶼,女人面容剛露出一點喜色,背後的巨浪又凝聚起來,女人措手不及,被擊到了海底,混亂中碰到了腦袋…女人被海浪推到了島嶼上,模糊中傳來孩子的哭泣聲,女人掙扎著朝畫面中那個出現過的紅色甲蟲包裹爬去,呼喚著的名字“久保”揭示了主人公的名字,女人拉開包裹,一個獨眼的孩子正哭泣著,此刻小男孩嚴肅的旁白解釋道:“似乎他的祖父從孩子這裡取走了什麼東西,那東西真的很渺小。”

獨眼的孩子久保轉眼長大,他和母親定居在了這座島嶼的海崖上,母親到底在海浪事故中受了傷,臉部有一道顯眼的豎形疤痕,最嚴重的是女人開始失憶,導致她的魔法能力也有些失控,所以久保每天都要把一屋子因母親失控魔法弄亂的紙片撿起來,然後自己取火做飯,叫醒失憶的母親,甚至照顧餵養。

這座島嶼上有一座小鎮,揭示了久保他們如何生存,而那些看似混亂的紙片是久保謀生的手段,久保能彈奏二弦琴,讓那些紙片自動疊成各種各樣的事物,或猛獸,或武士。久保每天都會在鎮裡用二弦琴彈奏表演講故事,而那些紙片便是情景再現的道具。

久保的故事都來源他的母親,每天的傍晚,母親都會清醒一段時間,給久保講著武士半藏與月亮王的故事,可是故事從來沒有結局,因為母親忘卻了,或者說故事還沒結束。母親總會在臨睡前告訴久保,父親是一個偉大的人,為了保護他們而英勇戰死,而迫害他們的人正是久保的祖父與母親的兩個姐姐(頭大,相愛相殺—- —!),因此叮囑久保太陽落山前一定要回家,不能待在外面。就好如我們這些不聽話的孩子,總是會違背大人的意志,久保聽說夜晚疊紙燈能見到逝去的亡靈,便索性第一次沒有在太陽落山前回家,於是反派現身,久保的兩個阿姨,似乎要取走久保的另一個眼睛,傍晚清醒過來的母親趕來搭救不敵,犧牲自己送走了久保,並激活了久保身上的護身符——一隻猴子,用來守護她。

於是劇情開始久保的冒險,猶如《睡美人》中王子的冒險的最後,找到了最鋒利的劍和神威的盾擊敗惡龍。略微俗氣,久保需要找到母親經常講的故事中武士半藏的三樣神器,最堅不可摧的劍,最具魔力的鎧甲,最具威力的頭盔,一路上護身符化成的猴子不斷警告久保這世界多危險,後來又遇到失憶卻神經大條的甲蟲武士,一路上冒險終於取得了劍與盔甲,擊敗了久保的兩個阿姨,最後,在得到頭盔時,解密了護身符猴子便是久保的母親,失憶的甲蟲武士便是久保的父親——半藏。久保將二弦琴的琴弦拉斷獲得途徑尋到了最後的頭盔,開始與自己的祖父——月亮王決戰。

然而,最鋒利的劍,最厲害的盔甲頭盔並沒有幫助久保擊敗月亮王,月亮王告訴久保,取走他的眼睛是為了不讓他看到人世的悲苦無奈,生老病死,為了讓他能成為永恆,然而久保卻回答道:“不需要永恆,所有的故事都有結局”

故事的最後,久保又回到了那個紀念亡者的地方,拿出斷裂的二弦琴,用母親的頭髮,父親的弓弦,自己的髮簪,組成了一把新的二弦琴,並告訴月亮王:“我知道為什麼你想要我的眼睛了,如果沒有眼睛,我就看不到別人的眼睛,看不到他們的靈魂和愛”

久保撥動了二弦琴,逝去的人們藉著紙燈紛紛回歸,久保繼續說道:“那是記憶,記憶是這時間最強大的魔法,它讓我們強大,那些是我們心中所愛與逝去的記憶,只要我們銘記在心,你就永遠無法奪走它。”記憶發出的光擊退了月亮王,將他變成了一個正常的老人,一隻眼是銀白的盲眼,另一隻是久保的左眼,意味著將用它看清世界。

最後,久保點了父母的紙燈,絮絮叨叨地說著自己漫長的故事,幽幽道:“能坐在你們中間一起吃飯,那曾是最開心的事情…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