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案懸謎 鐵案疑雲

鐵案懸謎(又名鐵案疑雲)觀後感

電影裡的大衛·戈爾是一位哲學教授,是一位死刑的堅決反對者,是一位被誣陷的強姦犯,是一位最終被執行了死刑的殺人兇手,是一位被冤枉的公民,是一位希望兒子可以永遠記得自己的父親。

看到電影的前半段時,我只打算聊一聊“慾望”,慾望常常讓我們衝動地做出一些追悔莫及的事情,慾望所導致的衝動只能說明我們自我控制能力的不足。
但是看到電影的後半段時,我在思考“動機”,一個人肯捨棄自己的名聲,另一個人肯捨棄自己的生命去做的事情背後究竟有一個怎樣的動機?

單從電影《大衛·戈爾的一生》故事裡的角度去看,似乎慾望更偏“惡向”,後果更偏“不堪”;而動機卻更偏“善向”,結果也更偏“高尚”。難道這就是慾望和動機的區別嗎?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就像警察常問嫌疑人的那句話——“作案動機是什麼?”從來沒有聽過有哪位警察會問嫌疑人——“作案慾望是什麼?” 所以說,慾望和動機的區別與“惡和善”無關。

動機是在需要的基礎上產生的,慾望也是在需要的基礎上產生的。動機是行為活動的原因,慾望也是行為活動的原因。那麼,動機就是慾望嗎?他們看上去可完全不像“一家人”。就像上面提到的警察們常說的那句話,也是沒有辦法將兩個詞語混用的。

再舉個有意思的例子。一個盛大的酒會上,一位身穿紅色抹胸裙的女子同時被兩位男士注意到,其中一位走到女子身邊悄悄對她建議道,“酒會結束,我送你回家?”

另一位男士在幾分鐘後走到了女子對面,禮貌地發出邀請,“這個週末有場美術展,可否同行?”

兩位男士都向那位女子發出了約會請求,但是區別在哪兒呢?他們都有想要認識那位女士的動機,而前一位先生所表現的卻更像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某個慾望。這就很容易區分動機和慾望了。
動機是理智情緒下的一種思考,就像後一位男士——禮貌而從容。
慾望是情感驅使下的一種衝動,就像前一位先生——熱情而魯莽。
至於紅裙女子會接受哪位男士的邀請,就看她的動機或者慾望嘍。

不過有的時候,慾望和動機也是可以協作發展的,例如說那位紅裙女子接受了第一位先生的建議,酒會結束後兩個一同離開,做了些被慾望驅使的事情,然後那位先生真心愛上了那位女士,於是慾望啟動了他想要進一步與那位女士交往的動機。

慾望激發了某件事情的發生,而動機成全了某件事情的結果。

所以說,慾望更像一觸即發的煙火,而動機卻更像放了長線釣了條大魚。慾望產生的過程很短暫,動機產生的過程要更費些精力。

如果,我們把我們的慾望限制住,只留下動機,是否就不會做一些讓我們後悔的事情?那不一定,因為動機並不全是良性動機。就像慾望也有值得留住的部分。比如說,幾本少兒百科激起了孩子的求知慾望,一部美劇激起了你努力學習英語的慾望,一輛新款汽車激起了你拼命工作的慾望,這樣的慾望看上去都很值得擁有吧?慾望並不影響我們的進步。
動機比慾望更加的具體,動機不僅僅能激發某個行為的產生,為了使所產生的行為更好的為所設定的目標服務,動機還有調節和維持行為的功能。
所以酒會上的另一位男士會在準備了幾分鐘後才走向那位心儀的女子,他的動機不僅僅是要認識那位女子,他的動機是要與對方交往。就算對方拒絕了他的邀約,他一定還有第二套方案。

而第一位男士如果被拒絕,大概只會聳聳肩膀轉身離開吧。

這麼看來,動機比慾望更容易啟動“堅持”的特質。作者:孟曉夢 橙孩子心理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