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啟示錄 阿波卡獵逃》——震撼人心

電影的英文名是Apocalypto,意思是指“文明的崩毀與重生”,雖然本片是以墨西哥尤卡坦半島和古瑪雅文明為背景, 但它的重點是在講一段故事, 而不是著重筆墨去講瑪雅文明在衰落之前是怎樣的。
       它是一部動作冒險的影片, 如導演梅爾吉布森(導演過鋼鋸嶺、勇敢的心)所言,這不是一部歷史紀錄片。

       最開始我以為電影名啟示錄,跟聖經新約的啟示錄指的是同一回事,實際上二者沒有什麼聯繫,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單詞(參考維基百科)。

       影片的主角是Juguar Paw(虎爪)。他是尤卡坦半島一個獵人村落首領天火石的兒子。天火石的父親,到虎爪,祖孫三代都在那片林子裡面打獵、生活。影片第一幕就是村子裡主要的勞動力——男人們在外面圍獵強壯的野豬,捕殺野豬之後直接開膛破肚,分肉給大家。有的人拿到豬心、豬肝,有的人拿到豬耳朵,唯獨阿呆拿到的是豬的睾丸。 (阿呆是虎爪的同伴)真實笑死人,阿呆居然真的把睾丸吃了。 (筆者表示還沒有吃過烤羊蛋,有吃過的盆友可以後台留言跟俺交流交流感受) 正在大家一邊分肉,一邊說笑的時候,虎爪聽到林子裡有動靜。原來是另外一個部族,有好幾十人,因為部落間戰爭家園被毀、流離失所。他們告訴虎爪,他們要去找另外一個地方重新開始, 請求虎爪允許他們穿過這片林子。虎爪答應給他們“放行”。從這些“難民”的臉上,包括一些婦女和老人,虎爪看到了恐懼。父親叮囑他, 不要讓恐懼爬入你的身體,要他堅強起來。

男人們回到村子裡面,畫面展現的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阿呆因為性能力不好,被丈母娘取消。他進到家就想試一下天火石給他的壯陽藥,好抬起頭來做男人。誰知道那根本不是壯陽的,其實是辣椒。把他弟弟辣到不行,她老婆也是辣到不行。兩人衝出家裡,到處找水,惹得眾村民捧腹大笑。到了晚上,虎爪村落的老人(可能是長老)給大家講故事,一村的人都聚在一起,可謂其樂融融。

此時,影片的節奏是和緩的、愉悅的。

       然而,在第二天的清晨,虎爪做了一個噩夢,很可怕的夢。他夢剛醒,危險就真的來了。瑪雅城裡來的戰士Zero wolf, 帶著幾十個掠奪者,突然偷襲他們的村子,一進村就到處放火燒房子。等到虎爪發現的時候,掠奪者已經闖進了他的家。人們方才驚醒,奮力抵抗。男人們和掠奪者打了起來,由於來不及準備,很多人就當場犧牲了。女人們也是被強暴,四處一片慘象。只有虎爪,掙脫了追擊他的掠奪者,他找來繩子把懷有二胎的妻子seven 和大兒子“海鬼跑”放到了十多米深的儲水的天然坑洞裡面,寄希望不要被人發現。最終,等他返回去救其他村民的時候,發現大部分 人都已經被俘虜並捆起來了。他和敵軍的小將領Middle Eye 發生了廝殺,把他按在了樹上, 眼見就要把敵人幹掉了,此時大首領Zero wolf 過來解救了自己的將領,一舉將虎爪擒獲。為報自己差點被虎爪幹掉的羞辱之仇,當Middle Eye發現俘虜營中的一個身材魁梧地位較高的男人正是虎爪的父親天火石的時候,就當著華爪的面把他父親殺死了。天火石至死都是大義凜然, 表現出一副很堅定的樣子,告訴自己的兒子不要害怕。


一路上,這一幫掠奪者跋山涉水,把他們所俘獲的其他部族的俘虜押解回瑪雅城。俘虜的孩子們,眼看著自己的父母親被人帶走,自知結果會很不祥,但卻是無能為力,只能一路跟著掠奪者, 直到到了一條大河面前,孩子們過不去了,忍淚和父母告別。此時看著這些孩子們的表情,看著他們父母的表情, 再回想起掠奪者走後,村落還燃著大火、到處屍體堆疊、血染大地的場面, 不禁讓人心裡感到很傷痛和害怕。


因為我們大部分人都沒有經歷過戰爭, 也沒有經歷過什么生死存亡之危急關頭,我們自然不會有這樣極度緊張、極度恐懼進而又極度絕望和憤怒的情緒。電影,通過真實的畫面、帶感的氛圍,讓我們以旁觀者的視角,去感受這樣一種“現實”,從而調度我們的情緒。這便是導演的成功之處。

       再回到影片當中, 有一幕也是非常的“動人”。掠奪者押著一行俘虜,分成好幾個小組列隊前行, 經過一片叢林的時候,千年巨樹倒下,好像在為這幫難民“叫屈”。經過一個半山腰峭壁的時候,一個身上有傷的俘虜走不了路,差點把大家都拖下去跌落山崖。於是小將領 middle eye就把那個俘虜直接扔下去,從一兩百米的高空當中下墜。

        然後經過一片荒地,一個小女孩感染了疫病。一個掠奪者士兵,看到小女孩臉上生的瘡,害怕她故意過來感染自己,連續幾次用粗樹幹把女孩推開。 (這也顯示了人性自私鄙陋的一面) 然後女孩以非常巫術的方式,瞪著她的大眼睛,嘴裡念叨了起來“當心那個帶來老虎的人,白晝將會變成黑夜,他會在沼澤里重生,此刻他就在這裡…”這看起來像是詛咒,也像是語言。聽到預言的士兵開始感到害怕了,只能頭也不回地離開、倉皇而去。

最終掠奪者們押解著這一群俘虜,來到了瑪雅城郊。這裡有很多受苦受難的民眾,有人得了疾病,有人骨瘦如柴。還有一些俘虜從事著建造工作,可能在建造什麼神蹟或者是生產場所。這些俘虜瘦削而嶙峋,有的身上沾滿白色的建築粉塵,有人當場累到吐血。俘虜們繼續前行,來到了瑪雅城內。這裡有點城市文明的味道了,有集市—— 賣衣服、賣蜥蜴寵物的。有各種族群的人, 穿著本族的特色服裝和妝扮。有妖豔的少婦吸著煙,很輕佻的樣子。總之就是我們能夠想像到的各種古代文明下的市民生活。從森林裡頭獵人部落俘獲的女俘虜們,都被賣到當地當下人或者當小妾,而男人則全身被強行抹上了藍色的顏料,變成了“藍膚人”。這一群沒有穿衣服的、暴露身體的藍膚人在城市裡面 顯得是那麼地顯眼。鏡頭繼續前移,一眾藍膚人接近祭祀台了。隨處可見高高的竹竿,上面懸掛著一個又一個新鮮的頭顱。

這是影片當中首次露出最最恐怖的畫面。祭祀台就在帶有幾百上千級台階的瑪雅金字塔的頂端,上面是瑪雅王和王后,以及他們的子嗣還有祭師。不時的,有流著鮮血的頭顱被從台階的頂端扔下來,一直滾到台階底下。然後是扔沒有頭顱的屍體。直到這時,男性俘虜們才恍然大悟他們被搶到此處所要面臨什麼樣的目的了!


這也是整個電影最最震撼人最刺激的畫面了。第一個人,被拉到了斷頭台上。肚皮朝天,被人強行按住。然後祭師開始喊口號,“大地陷入了飢渴,肆虐的疾病折磨著我們。全能的庫庫爾坎( 羽蛇神,瑪雅神話中的主神)啊,您的怒火能將這土地燒的灰飛煙滅,但願我們的祭品能讓您息怒” 。看到這裡,我們才能夠大概明白,這些瑪雅城裡的人在幹什麼了——他們的經濟社會受到自然災害、疫病的嚴重影響,不得不用殺活人的方式來祭祀, 來讓底下的那些群眾對當前生活的艱難有信心而不失去希望,期望神能夠息怒。只是,那些無辜的作為祭品的人,當他們躺在斷頭台上的時候,知道自己即將死亡,卻無力抗爭的時候,會多麼驚恐。尤其是在他的心臟被挖出的那一霎那,也許他還有知覺, 還能感覺到痛, 還能驚恐地看到自己在噴血的心臟被人握在手中。當第一個藍膚人作為祭品被殺死,並拋下金字塔的時候, 第二個祭品被送上斷頭台之前必然是更加的驚恐和絕望。他也不得不在掙扎和尖叫中慢慢失去力氣,失去生命。而虎爪,正是第三個被送上斷頭台的!他身後陪他一路走來的好兄弟,阿呆用眼神告訴他一路走好。虎爪躺在斷頭台上,想起自己的妻子,非常地哀傷和悲憤。此時奇蹟出現了,發生了日食,足足持續了幾分鐘。祭師“藉口神靈喝飽了鮮血,已經願意為我們重新帶來光明”,暫停殺人活動。讓zero wolf自行處理剩下的祭品。

       於是剩下的幾個俘虜,被帶到了生存遊戲的訓練場。規則是當他們的皮帶手銬被解掉之後,他們就得拼命地跑,後面的人會用弓箭、拋石彈弓、鐵標槍去追殺他們,在跑道的最後,還有zero wolf 的親兒子rock拿著鐵榔頭來做最後的當頭一擊。前面的兩個被遊戲的人,都沒能活過這個生存遊戲。阿呆是第三個,也不例外。他被鐵矛刺穿了肚子。現在輪到虎爪了,虎爪和同他一起跑的小伙伴用了聰明的S形路線,躲過了大多數的追殺。但是箭術精明的zero wolf 還是一箭射中了虎爪。受傷的他在跑道的盡頭,和rock 展開了殊死較量。情急之下,他拔下了刺進自己身體裡的箭頭,一下子插到了rock脖子裡,把他殺掉了。 zero wolf 見情勢不妙,跑過去救自己的兒子,為時已晚。憤怒的他,帶著8個兄弟去追殺跑掉的虎爪。

        虎爪,跌跌撞撞從山坡上滾到了堆滿屍體的萬人坑里。從萬人坑里爬出來繼續向前,就是相對隱蔽的叢林了。他瘋狂的往前跑,不斷的跑,身上被弓箭戳穿的洞還在滴血。最後他躲到了樹上,繞過了zero和8個戰士的追捕。然而不巧的是,樹上有一隻黑色的美洲獅。他又回到地面,躲避美洲獅的追殺。最終,掠奪者士兵在叢林中發現了正在死命奔跑的虎爪, 也開始追他,只是在最後追上他的那一霎那,美洲獅撲了上來,咬中的不是虎爪,而是那個追他的戰士。然後zero wolf一行人趕到,殺掉了美洲獅。其中有一位戰士說這是不祥的徵兆,“白晝變為黑夜(指日食),帶來老虎的人的預言都經驗了”,提議不要再追殺,否則就是自尋死路。 zero wolf 命令他們不准害怕,繼續追殺。於是繼續往前追,追到一個瀑布面前。虎爪跳下了瀑布。

他游上岸之後,就開始宣示主權“我爺爺 我父親都在這林子裡打獵,以後我的子孫也會在這裡打獵!(有本事你們過來啊)”。 zero wolf 氣急敗壞,帶領剩下的士兵跳下了懸崖瀑布。不巧的是,有兩個士兵一個是一頭撞死在水底,另一外也是當場撞成殘廢。大家繼續開展追殺“遊戲”,我看像是歷史上最長的一段關乎命運的馬拉松x跑酷。虎爪像打了雞血一樣,不斷的跑不斷的跑, 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

       他不小心跳進了一個沼澤,鼻子已經被臭泥水給淹住了,危在旦夕,命大的他爬到沼澤邊緣上 爬了出來。此時全身糊滿了臭泥漿。此一又是“從沼澤中重生”的預言被驗證了。他抓來了蜂窩, 用毒蜂突襲那些追殺他的士兵,又乾掉了2個人。最後只剩下zero wolf 加那兩個士兵了。

       虎爪回到村子裡,此時已經下起了滂沱大雨。他回到村子裡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妻子,看看妻子是否還活著。當發現妻子還活著、卻被大雨即將淹死的時候,他也是哀痛中帶著一絲欣喜。於是設計,中了zero wolf一箭,只是還不致命。正當zero wolf 以為唾手可得要把虎爪千刀萬剮的時候,他踩到了虎爪的陷阱繩索, 巨大的木刺扎子彈過來扎進他上半身,眼睛裡充滿憤怒血絲的他就這麼悲傷的死掉了。

        還有兩個戰士,也趕過來追殺虎爪,一路追到海邊。當三個人都精疲力竭的時候,卻發現半島來了不速之客—— 巨大的帆船和 一群坐著小艇的基督教傳教士。對於這些古代文明(相對落後)的原始人來講,見到那些船就像見到外星飛船一樣、驚詫不已也是惶恐不已。於是虎爪趁虛溜掉了,救出了自己的妻子。影片的最後,虎爪抱著在儲水坑洞的雨水中出生二兒子,告訴妻子,不要去那些大船那裡,他們要繼續在叢林裡生活。影片結束,大致暗示著瑪雅文明即將的衰亡, 和現代文明的“入侵”以及歐洲人的殖民。

        整個電影,既有氣勢磅礴的地方, 比如高大的金字塔, 到處佈滿屍體的萬人坑,原始的瑪雅城鎮, 城郊的生產工事, 也有非常細膩的地方,例如天火石和華爪的對話,小女孩巫術般的詛咒和她的眼神,以及高傲、嫉恨心很強的小頭目Middle Eye的表情, 還有看起來傻裡傻氣卻很有男子氣概和朋友義氣的阿呆的表演。讓人覺得這確實是一部大片。而且由於常常能看到一些血腥的或肅穆的場景, 也絕對會是一部讓你過目不忘的電影。喜歡暴力美學的朋友們,可以去看這一部電影!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