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上門 第九道门》:“这个世界就是片苦海,我永远都不会被改变。”

我對懸疑類型的電影看的少之又少,主要是膽儿小,害怕。下午鑽被子裡看了德普的《第九道門》,就想寫出來看看我看了些什麼。

故事架空在一個現代時間線上,古董典籍交易經紀人科索受託去歐洲尋找今存三本惡魔之書的另兩本,並且分辨巴肯手上這本和另外兩本究竟哪一本是真跡。
這本1666年著成出版的古董書《通往幽靈王國的第九道門》無論是封皮還是書頁都算得上是「大師之作」。

紐約收藏家向科索開出了豐厚的報酬,科索無言,欣然上路,而這正如書中前兩張插圖描述的那樣,一場交易,沉默上路。

科索為了完成巴肯的請求,開始著手研究巴肯手中這部惡魔之書。在他為了保護書不落入他人之手將書先藏於朋友書店時,朋友以倒掛的方式慘死在自己書店的樓梯上,這讓科索想起書中第三幅插圖:倒吊的人。然而科索並未報警,他隱約覺得自己似乎被某些人跟踪著,任務也被引向未知的走向。良知泯滅,好奇成了探索下去的動力。

科索為了追尋書的下落在歐洲城市間不斷穿梭,他找到最初擁有這本《第九道門》的雙胞胎老人。老人為科索展示了書中的第四張插圖:禍從天降,並引導科索去觀察三本書同幅插圖間的細微差別。告別兩個老人,科索出門即遭遇了腳手架坍塌險些喪命。這不免讓科索回憶起老人的指點,重新研究起插圖的落款與差別。

書中都配有九張插圖,內容相同細節卻各自異,其中每本書中有三張為L落款,而L開頭的三個字母也是「撒旦」的別稱。此時,科索逐漸相信了這本書的傳言:傳說《第九道門》是教徒與撒旦合作,如果有人能夠收集齊三本《第九道門》,經過法式,地獄之門將會開啟,自身命數也會因此改變,書的主人將會去往另一個世界。

科索越陷越深,在詭異得到三本中的兩本書後,他踏上了去法國尋找第三本的路途。這本收藏在男爵夫人手中的惡魔之書讓科索接連遭遇了一次追殺和棍棒一擊,男爵夫人被人勒死,科索得到最後一本後翻開查看插圖,果真經歷著國王與女孩對弈和悶棍兩幅插圖中的內容。

而科索多疑的性格也讓他發現,自己數次被一個彷彿無處不在無所不知的神秘女人所救。

巴肯出現,將三本書中有L落款的插圖撕下,正好九張,汽油潑身,開始召喚撒旦。可巴肯卻未能實現自己命數的改變,科索目睹一切,疑惑卻不得要領。

科索驅車到城堡,神秘女人突然在車中出現。引領科索到城堡外與他在大火前做愛,女人的面容開始千變萬化,巴肯卻未有留意,火焰中的巴肯像是與女人共同完成了一次儀式。

第二天,女人告訴他,巴肯的九張插圖有一張為贗品,而女人的點撥又如書中插圖:開門的鑰匙。

這讓科索恍然大悟,他再一次回到雙胞胎老人的書店,意外收穫了最初老人似乎是惡作劇般藏起的真正的第九張插圖。

科索拿著九張插圖回到城堡,在落日餘暉中,城堡的大門緩緩打開。一切應證了最後兩張插圖神秘的關係:迷宮(迷途)之後,是燃燒的城堡,淫婦和開啟的門。


電影在此時落幕,卻讓人不由回憶起影片中迷題重重,脈伏千里。兩個多小時的電影每一處隱喻似乎都在最後一一揭示。而貫穿電影的撒旦宗教意識,讓人更容易將科索理解為一場「現代浮士德」的生命之旅。

只是科索沒有擁有用愛火打敗惡魔的天使,而是一步一步走進了惡魔算好的命數中。

惡魔從頭到尾選擇的都是科索,而不是以巴肯為首的惡魔崇拜者們。無論是雙生老人還是神秘女人,是惡魔脅從犯也是魔鬼的使者,一步一步都在引導科索,最後成全科索。

你看,翻雲覆雨又掌控在別人手,不過都是被選擇的宿命。

“這個世界就是片苦海,我永遠都不會被改變。”

愛你的草莓大王—微信號:blingblingstrawberry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