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鷹十五小時》——一次完美的坠落

《黑鷹十五小時》是美國導演雷德利·科斯特指導的戰爭電影,其以1993年索馬里戰爭為背景,該部片獲得第74屆奧斯卡最佳混音及最佳電影剪輯獎項。本片描述了1993年的摩加迪沙之戰的戰爭情況,片中描述由美軍三角洲部隊及美國陸軍遊騎兵所組合而成的戰鬥隊伍,與索馬里數以千計的武裝民兵纏鬥的故事。作為一部戰爭電影,殘酷的戰爭畫面和無孔不入的價值觀宣傳自然是其影片的一大賣點,然而,作為一部經典的戰爭電影,其在電影藝術方面也有很多可圈可點之處,接下來,我將試圖從電影的影像、主題等角度來分享下這部電影。

《黑鷹墜落》大量的藝術手法有效增強了電影的表現力。例如在鏡頭方面,在電影開頭,導演通過一系列慢節奏的鏡頭剪輯,渲染了一種壓抑、沉悶感,昏暗的色彩、殘破的建築以及處處存在的屍體,每一個鏡頭的切換都反映了同一種悲慘的畫面,畫面與畫面之間並沒有任何的區別,導演通過這種方式,反映了在飢荒之下,索馬里處處民不聊生的社會現實。當鏡頭從細細的沙土上緩緩移動,俯拍一個枯瘦如柴的人在包裹一具已經餓死的屍體,從一個死去的人的臉上慢慢向下移動,在橫移中將飢荒的景象展現在觀眾面前(畫面略恐怖,就不放圖了),並配以字幕對這一切做了簡要的說明,這些對理解電影都是非常成功的。而當美軍黑鷹直升機出現時,導演換做俯拍鏡頭來表現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民眾瘋搶聯合國賑災糧的場景。

一方面,俯拍視角可以反映出美軍從直升機上俯視整個區域的視角,另一方面,地面上的混亂和直升機上的相對有序也為兩者營造出一種距離感和衝突感,打著人道、爭議旗號的聯合國救濟對災民來說並沒有什麼實際作用,而艾扎德的民兵在聯合國紅十字會旗下屠殺搶糧食的摩加迪沙民眾的畫面,造成一種視覺上和現實的強烈衝擊感,讓人深思,也為後來美軍的介入買下了伏筆。

電影中的道具也是很逼真的,作為一個軍事控,你會發現影片中的戰術動作是做的很棒的

電影的色彩方面也是一大亮點。作為一部戰爭電影,電影中的戰爭劇情非常豐富,在所有的戰爭場面中,主色調都是偏灰冷的。風沙、揚塵、硝煙等在色彩上給人一種很沉重的壓抑感(這種壓抑感在電影開頭也表現得非常明顯)。無處不在的搖鏡頭則從側面反映了戰鬥的緊張。影片在細節處理上也非常出色,爆炸場面四處飛揚的碎石和土塊,以及戰鬥中每個士兵的表情都處理得非常到位,士兵臉部的特寫將其在戰爭中的恐懼、緊張、失望和對戰友的兄弟情等複雜情感都生動的呈現出來,具有強烈的表現力和震撼力,同時也有效得將戰爭這一宏大的主題與個人結合起來,這種處理方式是美國戰爭電影的典型特色,強調戰爭與個人的關係問題。

戰爭中對戰士死傷的細節處理非常突出

在鏡頭處理上,導演有效運用了鏡頭切換來豐富電影的表現形式,例如在民兵進攻的大景別鏡頭與遊騎兵隊員的小景別鏡頭結合,使得宏觀視角與微觀視角相結合。在快節奏的戰爭過程中,電影往往會突然插入一個短暫的慢鏡頭,來表現美軍的傷亡場面,突然地慢鏡頭給人以時間凝固之感;在城市巷戰中,採用平行蒙太奇手法,不斷在遊騎兵部隊和索馬里民兵之間進行切換,把同一時間,在不同空間發生的兩種動作交叉剪接,構成緊張的氣氛和強烈的節奏感,造成驚險的戲劇效果。導演在畫面構成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當三角洲部隊突入建築逮捕艾扎德政府政要時,導演並沒有平鋪直敘得採用普通視角進行拍攝,而是有效利用了線條——以低機位快速穿過圍欄進行橫移,表現出三角洲部隊快速制敵的行動。

一部電影如果沒有一個中心的思想是不能成為經典的,特別是以戰爭為主題的電影。戰爭作為一種人類矛盾的最極端解決方式,對人性和人類社會的反映是極為深刻的。電影開頭就用字幕的形式展示了柏拉圖的一句名言——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戰爭的終結,突出了本片的反戰主題。

在展示戰爭殘酷性的同時,導演也通過鏡頭反映戰爭下的人性:透過兒童剖析人類本性,並在戰爭中討論了宗教等一系列問題。在一個鏡頭中,一個小男孩失手打死自己的父親。而面對此景的遊騎兵戰士在稍作猶豫之後,放棄了槍殺那個小男孩的念頭。在這裡,導演可能是要討論:這場戰爭到底是誰的戰爭?索馬里的民兵和美軍在這場戰鬥中到底扮演者什麼樣的角色,這是不是他們自己的戰爭?放下武器的人們之間的關係到底應該是怎麼樣的?電影中有很多孩子的鏡頭,在房間裡默默向大兵揮手的小女孩,在美國大兵前跳舞的小孩,當然還有作為屠殺機器的小孩,哪一個是小孩子應有的面貌,或者說是人類應有的面貌,這裡不言自明。

背著槍做禱告的民兵:
禮拜場景在電影中兩次出現。確實我們看到影片中的教徒都在禮拜時虔誠得禱告。但是,禱告結束後,他們卻又重新拿起槍來進行屠殺。所以,這不禁讓人思考:宗教的意義是什麼?宗教是否真的可以抹去人們內心的罪惡,可以創造一個真善美的世界;在神的指導之下,能不能迎來世界的何平。還是如馬克思所說,宗教只是一種精神鴉片,只是用來麻痺自己的一個工具。影片給我們的答案是後者。

作為一部主旋律電影,影片的意識形態宣傳還是非常明顯的,影片成功為觀眾塑造了維護世界和平、致力於保護人權的美國大兵形象,同時,對非洲人(特別是黑人民兵)有一種刻板印象,表現了他們的愚昧、落後。影片還為觀眾灌輸了一種強烈的價值觀——No one gets behind(雖然影片中三角洲為救一個飛行員犧牲了兩個戰士)。在激烈的戰爭場面中,觀眾很容易被影片灌輸導演所希望傳達的價值觀。

三角洲隊員為拯救飛行員而奮戰

所以說,無論是從技術製作方面還是從主題表現方面,《黑鷹墜落》都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戰爭電影,而我國目前以戰爭為題材的電影,在這兩方面與之還有很大的差距。在這裡我要吐槽一下我們所謂的國產大片《空天獵》了,這個電影的演員,呃……完全沒有一點軍人的樣子,還有那種有偶像劇畫風的氛圍,這種電影不虧本才怪呢,內容不行有再多的宣傳也是白搭(我非常看不起licheng哭鼻子的樣子)。反觀《黑鷹墜落》,為了讓演員有一個軍人的樣子,他們可是實打實的在軍營訓練的,而你能想像空天獵的演員武裝越野五公里? (在這里為吳京點贊)。 。 。 。 。來自-GhostDriver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