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魚】黑鷹墜落

黑鷹也會墜落。

戰爭是會死人的,不論你是誰。

在我們這個時代,電影這東西很多時候就像是快銷品,過了就過了。即便如此,總有那麼一些影片可以讓人百看不厭,甚至每一次看都有不同的感受,比如我們今天要聊的——《黑鷹墜落》。

第一次看《黑鷹墜落》的時候還是高中,當時看完後就覺得影片對史實的刻畫挺真實的。當我興高采烈地去找我一個軍隊家庭出身的哥們儿聊這事兒,結果人家聽完之後第一反應居然是很驚訝地問我“難道這電影你只看過一次嗎?” 這位老兄當時驚訝裡混雜著些許不屑的眼神令本人至今難以忘懷。於是乎,藉著上周老兵節(Veterans Day)的三天小長假,我就把這部電影又刷了一遍(這個時間點也是很應景)。不刷則已吧,這一刷完了發現這電影還真的有點東西。

《黑影墜落》根據美國陸軍1993年10月3日到4日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艾琳”行動的事實改編而來;因此影片本身劇情並不復雜,基本上就是把那天所發生的一切真實地複刻了一遍。史實部分就不在這裡細說了,總體上就是因為美國陸軍情報失誤導致120名遊騎兵和三角洲隊員在摩加迪沙血戰了一天,最後以19人陣亡,80餘人受傷,1人被俘收場。具體細節各位看官可以自行百度。在我看來,這部電影強大的地方便是它很好的結合了歷史的“真實”和電影的“生動”。

這部電影做的最成功的一點是它對於死亡的刻畫。通常情況下,我們在戰爭片中看到的都是主角如何一步一步克服困難擊敗敵軍。這類例子我們在諸如《戰狼》系列,《紅海行動》以及《血戰鋼鋸嶺》的電影裡見到了很多。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無論如何,主角最後要么贏得漂漂亮亮,要么死得轟轟烈烈。這樣的劇情設定固然可以在滿足觀眾心理期望的同時推動大家腎上腺素的分泌,對票房估計也會有不少積極的影響,但它最大的問題就是容易把主角過於地英雄化,從而讓人們失去對戰爭基本的敬畏。倉鼠君曾經不止一次對我表示“與其說《戰狼》是部戰爭片,不如說它是部超級英雄電影”。這一點從《戰狼》系列上映後網絡上一片熱血沸騰的場景以及諸如“壯我國威”之類的評論便可見一斑。顯然,戰爭是殘酷的,而如果一部描繪戰爭的影片能讓觀眾看完後還感到熱血沸騰,就很難不讓人覺得它或多或少傳達了一些脫離現實的信息。

《黑鷹墜落》不屬於這一類“超級英雄戰爭片”。影片不僅多處描繪了死亡,很多鏡頭尺度之大也令人印象深刻。電影中很多鏡頭都被佈置在了離戰鬥的中心非常近的地方。在個別特寫中,觀眾甚至可以看到陣亡的美軍士兵的血直接噴到鏡頭上,對於觀眾而言,彷彿他們自己就在現場目睹了這些士兵的死亡——評論家們早已用爛的“身臨其境”四字在這裡又有了立足之地。他們三角洲或者遊騎兵隊員的身份則使他們的死亡為觀眾內心帶來了更大的震動。對軍事稍有了解的應該都知道,三角洲和遊騎兵基本可以說是當今世界上最頂尖的特種部隊了。那麼影片對他們的死亡的真實刻畫便是在向人們傳遞一個很直接的信息:戰爭中是會死人的,即便最優秀的士兵也不例外。此外,影片中也沒有出現任何很明顯的“主角”:因為每個人都是主角。這是一個一百多名美軍士兵共同經歷血戰、無助、絕望和獲救的現實故事。 “No one gets left behind”的主題也多次出現在了角色的對白中。對人物“去英雄化”的描繪旨在向觀眾展現一個更加真實的戰場,和一個個在槍林彈雨中飄搖的年輕的靈魂。

《黑鷹墜落》中對刻畫死亡的另一特點就是“去臉譜化”。影片中每一處死亡都講述了一個不同的故事,長短不一,詳略有別:子彈穿過皮拉中士的那個瞬間向我們展現了戰爭的無常;高登軍士長和舒加特上士在頂住數百名索馬里民兵的進攻之後的陣亡向我們展現了無與倫比的悲壯;而影片中對下士傑米史密斯生命中最後十幾分鐘的描繪則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一個內心充滿光榮的人死去時臉上的無畏。這些不同角度的描繪帶來的一個直接好處就是營造了一種難得的真實感,因為每一個不同的故事都為片中”死亡“這一元素增加了些許深度。很多時候,我們都可以在電影中“看”到死亡,大面積的死亡(比如《拯救大兵瑞恩》開場諾曼底登陸的片段),但這種死亡於我們而言更多的是一個數字意義上的認知,我們可以從中提取的信息最多也就是“很多人死了,他們死的很慘”。 《黑鷹墜落》則很好地通過刻畫每一次死亡的差異來讓我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死亡,並且很好的表現了每個角色死亡瞬間的心理活動,非常有效地把觀眾的代入感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層面。我們也由此從遠距離的看客,變成了影片的”參與者“。這也是我之前提到的這部電影把“真實”和“生動”完美結合的體現。 “真實”讓我們意識到了死亡的存在,而電影的“生動”則已電影所具備的有限的感官衝擊讓我們最大程度地體會到了死亡。

除了對死亡的刻畫以外,《黑鷹墜落》這部電影的真實還體現在對場外信息的影射上。一般來講,軍事電影刻畫的都是軍隊如何的英勇和堅強,甚少表現出負面的信息。但在這部電影中我們卻可以非常明顯地看到遊騎兵和三角洲這兩支特種部隊在合作之餘互相之間的競爭關係。影片中多次通過角色的對話直接表現了不同隊伍隊員之間的爭執,同時他們在影片中迥然不同的行事方式也進一步暗示了兩支隊伍的差異。另外,影片中的部分對白也暗諷了美軍章程里當時規定的開火許可條件以及美國政府並沒有為在索馬里的軍隊提供足夠支援這一事實。影片中大部分角色都使用了參與行動的士兵的真實姓名,很多無線電錄音用的其實也是當時行動裡真實的錄音。這些細節很大程度上幫助《黑鷹墜落》成為了戰爭片裡對事實還原度最高的,紀錄片裡感官效果最強的一部作品。

這就是我眼中的《黑鷹墜落》,一部真實地展現了現實但又不失張力的電影。儘管偏重對死亡的渲染不免讓人感到沉重,但這也的確是戰爭原本的模樣。有意思的是,這種真實地殘酷也正是讓我們開始珍惜眼下的和平,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樣經典的一部戰爭片同樣也是經典的反戰宣傳。回到我一開始提到的,所有這些真實最終都完成了一個目的,那就是重新喚起人們對戰爭的敬畏。這一點在影片發行了17年後的今天依然在看的我們身上則顯得更為重要。站在2018年回首過去,無論是二戰還是冷戰都已經是很多年前的歷史,即便是這部影片中所描繪的“艾琳”行動也是25年之前的事了。這些年來,和平發展的大環境和層出不窮的超級英雄電影似乎已經讓“戰爭”這個概念變得抽象,甚至是扭曲。所以在我看來,這部影片最大的意義就是讓大家認識到戰爭本來的面目:戰爭是會死人的,無論你是誰;每一場戰爭,無論正義與否,背後都是無數人的血與淚。只有當我們開始從心底里敬畏戰爭,戰爭才有可能被避免,而對這種敬畏的營造也是令《黑鷹墜落》在一眾軍事片中脫穎而出的核心原因。

編輯:陳天下,一人

排版:陳天下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