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隨感

這一階段,工作之外,閒暇之餘,看了一些人與瘟疫題材的電影與書本,著實有些感覺,梳理記錄一二,算作是這個時間裡的零散記憶。

  1

 看到新聞裡韓國總統文在寅關於防疫工作的講話,想起去年讀過的他的自傳《命運》,講述了他的成長、求學、從政等等,重點是回顧了他與韓國前任總統盧武鉉的共同價值追求與政治實踐,向中國讀者展現了一段很有味道的韓國政壇故事。書中的兩個細節清晰可記。其一是在他的少年時代,吃過很多苦、經過很多事,傳記裡說有一次他與母親拉著車去送煤球,他在前面拉,母親在後面抓,結果在下坡時母親累的不行脫了手,小小的文在寅因為扛不住一車煤的重量而撞到了路邊,雖然他沒有受傷只是弄碎了一些煤,但他依然感覺到母親的傷心。在讀到這節時,當時的感覺是他的擔當與孝愛,用我們的話叫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另外一個細節,是他在一天清晨接到前任總統盧武鉉秘書電話,得知盧武鉉從岩山上跳下病危後他的反應——“我什麼都沒說就出了家門。坐在車裡,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直在顫抖,我不停地深呼吸,強挺著開車。這是我一生中最為痛苦、煎熬的一天”。由此可感他們的朋友情、戰友情、同志情。在書的後記裡,他用了“願為江水,與君重逢”這八個字表達了他對盧武鉉的友誼。關於文在寅,之所以寫這麼多,倒不僅僅是因為他本人,更多的是他的文字裡有一種與接下來要講述的電影《流感》裡一樣的韓國味。噢,不,不僅僅是韓國味,其實這是一種樸實的人情味,共存於我們之間,一如我們身邊的戰疫者、志願者、指揮者,這是一種同理、一份共情。

 2

正因為有了文在寅的故事,有了前一階段他關於武漢疫情時所說的“中國是與韓國人員交流規模最大的國家,也是韓國最大的貿易國,中國的困難就是我們的困難”的言辭,才有了我對韓國電影《流感》的觀看。

 怎麼說呢?很多影評做了很精彩很全面的介紹,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莫雷特。我的感覺是電影裡描述的更多的是人性的暖與真實,表現的更多的是對愛的理解與詮釋。

 好了,還是先概括一下電影(具體情節網絡可搜),大體講述的是韓國小城盆塘因為流感爆發引起了韓國社會的恐慌,圍繞著防與治,電影中的人物角色悉數上演,電影的情節不斷引向深入。在這過程中,講述了上至總統先生下至平民小女孩美露、還有女主角醫生金仁海及男主角消防員姜智久等人物面對疫情時的情感選擇與行為擔當,更有美韓關係及韓國政治體制的描述。聯想到韓國當下的疫情,如果有可能,電影的導演應該參與到他們這次疫情的救治與防控中來,不是因為專業,而是因為有近似於真實的體驗。

3

 拋開情節,觀影中註意到兩個方面。一是人性,人的真實情感在電影中得到體現。一方面,影片中的一些人面對災難時表現的恐慌與無力,還有自私與虛偽。另一方面,影片更突出表現了一些人性的真愛與善良,還有勇敢與無畏。這一點體現在醫生金仁海與她的女兒美露身上,是母親對女兒的愛與勇,也是女兒對母親的愛與勇;體現在消防員姜智久與他的同伴身上,是由職業性的救人到情感性的救人,無論被救者是素昧平生、還是一往情深;體現在小人物偷渡者孟梭身上,因為小女孩給他以本初的善良童心、喚回了他同樣原本就有的仁善之心;更體現在總統先生最後的果決與擔當上,用他的話說“全部的人都是我的國民”。

在災難面前,選擇逃離也許是人性本能,對於這種選擇,我們不能批判,相反,可能還要去理解,但前提是不能犧牲他人救治的權利甚至是生命。在《流感》中,正有這樣的自私者;與此相反,也有像消防員金智久及他同事一樣的人,原本可以逃離,但卻堅持留下救人。如果說金智久是為所愛的人留下,那麼他同事的留下就是一種消防員職業精神的內化與固化了,那就應該要歌頌。如果再深化一點,電影中其實也含蓄的提出了一個問題,這可能是生命的道德選擇與利益博弈問題,也是後面電影中韓國總統與美軍方人員爭執的問題。

第二個層面,那就是國家的力量,電影最終以總統勇毅果敢的堅持杜絕了美軍方的行動,用小女孩的有效抗體救治了這場流感。但在電影所顯示的國家力量救治中,影片裡的韓國高層是受到美方制約的,總統的決策也是艱難的甚至起初是未能執行的。看到這一節時,家裡的小朋友都會說“國家主權”四個字。是的,這部電影在當下看,你會不由自主地去感慨我們國家的強大與製度的優越性。

 “《流感》很感人、拍的特別好”,小朋友這樣說,我也很欣慰!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