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觀後

早上在車裡聽收音機,說利用康復者的血漿治療新冠肺炎,取得了較好的效果。我猛然記起前些天看的韓國電影《流感》,裡面也有這樣的橋段——善良的美日用偷渡者孟瑟的血漿得以治愈,美日的血漿又最終制止了這場災難。

電影和現實,諸多相似。七八年前拍的《流感》,很多劇情,與武漢的災難如出一轍:病毒不期而至,傳染,擴散,封城,恐懼,絕望,死亡,人類與病毒的戰鬥,殘酷而血腥。

好的電影,在視聽的刺激後,讓人思考,給人回味。 《流感》在展現災情觸目驚心的同時,讓觀者看到了人性的醜惡和美好。


有一個情節是這樣的:超市裡,人們哄搶,打砸,有人吐血倒地,有人恐懼尖叫。當政府下令要將超市封鎖時,人人慌不擇路,爭相逃命。救援隊員久智抱著美日沖出那個死亡的閘門,又在千鈞一發之際將仁海從裡面拖了出來。此時,作為頂尖病毒專家的仁海已經聯繫好飛機艙位,並明確告訴久智,一起走,就可以離開疫區。看久智的眼神,應該說,他是閃過一絲猶豫的。因為他知道,離開疫區,就是遠離死亡。但是,那一絲猶豫也就是那麼一閃,他不走,因為他是救援隊員,他要打開閘門,拯救絕望的人群。情急之下,仁海說,在這裡,沒有人知道你是救援隊員。這時候久智說了一句話——我知道啊。然後,他把車鑰匙給了美日,轉過身,去做一個救援隊員應該做的事情。

“我知道啊。”如果你也看過這個電影,並且也關注到了這個細節,你會發現,金仁海,這個顏值和智商都冒尖的女人,在聽了這句話後,她情感的天平瞬間傾斜了。作為一個單身母親,受過騙,在這之前,對於久智獻上的殷勤,她是充滿防備甚至是排斥的,但是這句話,讓她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值得託付。

注重細節打磨是韓國電影的一個特點。小人物,尋常話,配以真實細膩的情感把握,常讓人在不經意時,心底似乎被什麼輕輕戳了一下,淡中有真味。 “我知道啊。”久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腦子裡冒出一句老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這句話有來頭,據《後漢書·楊震傳》記載,一次,昌邑官員王密帶十斤黃金,深夜拜訪楊震,並說:“暮夜無人知。”楊震嚴詞拒絕,回答說: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謂無人知?”王密慚愧而歸。你看,往大了說,從道德認知和道德實踐的層面講,久智的“我知道啊。”跟楊震四知是可以相提並論的。但再想想,又覺得話不對味。因為,在當下的語境裡,“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已經淪為偷雞摸狗,昧著良心幹壞事的絕佳時機了。在某些人身上,道德就是一種劣質的化妝品,越是醜陋,塗得越厚。他們把道德貼在牆上,掛在嘴邊。大庭廣眾之下,他鴻篇大論,慷慨激昂,德隆望尊,舍我其誰;暗地裡,欺上瞞下是他,貪贓枉法是他,喪盡天良還是他。

電影和現實,諸多相似。

幸好,我們的周圍也不缺久智這樣的人,面對危難,牢記自己的本分,默默無聞,盡職盡責。 “我知道啊。”在當下這場尚未結束的

災難中,我們看到無數個這樣“我”,他們是醫者,他們是軍人,他們是警察,他們是社區大媽,他們是一個一個普普通通的公民。

“我知道啊。”要是大家都知道,該多好!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