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為什麼會爆發戰爭?

4月14日,凌晨,中東一個撮爾小國,敘利亞。當晚,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平靜的夜空中,陡然傳來巨大爆炸聲,一道異常亮眼的光刺穿夜空,隨即爆炸煙雲騰空而起。這個夜晚,美國聯合英法,朝敘利亞的大馬士革發射了110枚導彈,足足110枚啊。
隨後,在今天的聯合國大廈,一位敘利亞外交官的攝影令無數中國人唏噓不已:

敘利亞駐聯合國代表巴沙爾·賈法裡
這個老人的名字叫巴沙爾·賈法裡。是敘利亞駐聯合國的代表。

4月9日,聯合國安理會召開敘利亞化學武器會議,這位白髮蒼蒼的老者代表自己的祖國敘利亞,與各國理事展開激烈辯論,舌戰群儒,他怒斥美國以子虛烏有的化學武器事件發動侵略,“你們自己(美國)就是最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

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絲毫沒有畏於強國而表現出來的怯弱,彷彿一個單打獨鬥的勇士,為自己的祖國而粉身碎骨。但才當他開始發言,話都還沒說完,美國英國和法國的代表,就不屑一顧地離場。隨後,他們悍然發動了這場震驚世界的空襲,祖國的首都一夜之間淪為廢墟。

仔細看看,你就能發現,那是多麼的無助、憤怒和辛酸,想力挽狂瀾卻無可奈何;

想大聲罵美國人混蛋卻沒有底氣;

想大聲替自己的同胞發聲卻沒有人願意聽;

想為國竭盡全力粉身碎骨,卻發現即使自己喪命依然毫無用處,絲毫改變不了局面。

“壓抑,心碎。你們這些禽獸。敘利亞只是在努力劫後重生。他們做了什麼要遭遇這些。”

後來,這張圖在中國廣泛流傳,弱國無外交,即使一百多年過去,這幅景象依然刺痛每個中國人的心。這讓我想起了曾經我們這個民族,慘遭屈辱對待時的4個瞬間。

阿拉伯人中流傳著一個諺語:“人間若有天堂,大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馬士革必與之齊名。” 如今,大馬士革是戰爭的“風暴眼”。敘利亞在天堂和地獄搖擺。

走近敘利亞

敘利亞,位於亞洲西部,地中海東岸,國土總面積(包括戈蘭高地)185180平方公里。北與土耳其接壤,東同伊拉克交界,南與約旦毗連,西南與黎巴嫩、以色列為鄰,西與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首都大馬士革。

敘利亞在公元前3000年時就有原始城邦國家存在,公元前8世紀起,先後被亞述帝國、馬其頓帝國、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歐洲十字軍、埃及馬穆魯克王朝和奧斯曼帝國統治。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淪為法國委任統治地。1946年4月17日獲得獨立。1963年起由阿薩德家族領導的阿拉伯復興社會黨執政至今。

敘利亞是一個中等收入國家,地處世界石油天然氣最豐富的中東中心位置,經濟來源主要是農業、石油、加工業和旅遊業。


但是注意,敘利亞現在油氣已經開始枯竭,所以說,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打敘利亞不是為了石油。

內戰前傳

1963年,阿拉伯復興黨上台後,哈菲茲·阿薩德是黨魁,我們稱呼他為老阿薩德。老阿薩德本來是準備讓大兒子接班,但1994年,老大出車禍死了。

怎麼辦?老阿薩德只得自己繼續幹,先後連任了四屆總統,但是歲月不饒人,他總是要死的。沒辦法,只好把二兒子給弄回國。

二兒子就是巴沙爾阿薩德,我們就叫巴沙爾吧。這傢伙在英國留學學醫,眼科醫生。本來嘛,總統位置沒他的份兒,他做自己感興趣的事。

但老爹一聲召喚,他就回國了。2000年,老阿薩德去世了,敘利亞國會修改了憲法,把總統年齡下限從40歲改到34歲。為什麼?
因為那一年,巴沙爾只有34歲。就這樣,他成了總統。敘利亞就開始由一個眼科醫生執掌。

巴沙爾做醫生也許不錯,但當總統真不行。老阿薩德經歷過三次政變,還做過空軍,久經考驗,才能在中東及西方之間游刃有餘。巴沙爾是溫室中的花朵,骨子崇尚集權,但又吃過洋麵包,愛鼓搗西方那一套。他就信口開河,當然也許是好心,承諾了一堆的改革。

可想而知,改革是有陣痛的,是要重新利益分配的,他本質上還要維護極權統治,承諾當然都落空了。老百姓很不滿呀。

加上,油氣枯竭、出生率上升、失業率也上升、老百姓日子比較苦,更可恨的是,巴沙爾家族的生活依舊窮奢極欲。不滿加不滿。這還是吃飯問題。我們知道,中東最麻煩的還是宗教問題。伊斯蘭分為遜尼派和什葉派。敘利亞絕大部分是遜尼派,但巴沙爾家族是什葉派。教派鬥爭從來激烈。

再把視野放大,在阿拉伯世界,只有伊朗和敘利亞是什葉派掌權,所以除了伊朗死撐敘利亞,其他國家都看敘利亞不爽。內部,有不滿的民眾和反對派。外部,有環伺的敵國。巴沙爾日子看似舒適,其實坐在炸藥桶上。

火點燃了

這把火就是“阿拉伯之春”。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本質上是該地區內外因結合作用的後果。

從外因上講是2008年金融危機和2009年歐債危機在全球的蔓延,從內因上講是這些國家各自均面臨經濟結構脆弱、軍政府獨裁、世俗派與宗教力量撕裂社會、以及高生育率帶來的人口爆炸等問題。(引自知乎網友@小屋住不下)

比如埃及、突尼斯、利比亞等國就發生動亂。突尼斯和埃及挺住了,利比亞的獨裁者卡扎菲就被幹掉了,國家四分五裂至今。

卡扎菲被抓後,被群毆而死

話說,這股風潮也傳遞到了敘利亞。年輕人總是走在最前端。2011年3月,15名少年因為不滿巴沙爾家族的奢靡,在牆壁上圖畫反政府塗鴉,遭到逮捕。這成了導火索。

巴沙爾想殺一儆百,嚇唬住人民。他的手下開始對這15名少年實施酷刑,他們不僅遭到毒打,甚至被拔去指甲,其中兩名少年被肢解。不僅如此,這些少年中的9名少年的母親,還遭到政府軍的輪姦和恐嚇,其殘忍程度令人咂舌。

“阿拉伯之春”有個典型特徵,民眾通過社交媒體發布信息和聚合。這件事被曝光,風暴正式降臨。關於這個風暴點,後來西方國家說,是巴沙爾政權不得人心,屠殺平民。巴沙爾政權則說,部分民眾持槍先攻擊軍警,是有預謀,西方策劃的。

那就幹起來吧

這下不得了。因為鎮壓屠殺平民,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正式製裁巴沙爾及其政權,敘利亞政府與西方翻臉。沙特和土耳其等地方強國也趁機對敘利亞制裁,並暗地裡搞動作。

內戰開始後,敘利亞國內反對派特別開心,先後出現了幾十個反對派,出來搶地盤,他們或者結盟,或者單幹,反正就是趁火打劫。當然反對派的經費和武器是美國、土耳其、沙特等提供。

前面說了,反對派(遜尼派)本來地盤大,人數多,之前是因為被強權壓制,不得不屈服,現在有以美國為首的干爹支持,實力陡增。巴沙爾(什葉派)本來支持者人數少,現在不得人心,形式被逆轉了。

巴沙爾政權節節敗退。他可不想步薩達姆、卡扎菲的後塵。他也去找乾爹。在歷史上,敘利亞和俄羅斯(主要是前蘇聯)的關係一直還不錯。敘利亞一直奉行親俄政策。

俄羅斯也很憋屈,前些年被美國為首的北約給堵的死死的。敘利亞是俄羅斯在中東唯一設有軍事基地的國家,保住了巴沙爾政權,就等於保住了其在地中海沿岸地區的唯一據點。
俄羅斯赫然出手。

美國、沙特和土耳其等支援敘利亞反對派,就是公開經濟制裁,暗地裏給錢給武器。但俄羅斯可不一樣,飛機大炮坦克都上,死幹反對派。 反對派當然幹不過戰鬥民族。巴沙爾政府逐漸收復失地,眼瞅就要勝利了。來了一個攪屎棍。

五 攪屎棍就是ISIS。 要說ISIS就要從2003年說起,美國總統小布什出兵伊拉克,理由是發現大規模殺傷武器。 後來大家知道,大規模殺傷武器沒找到,薩達姆被幹死了,伊拉克四分五裂,美國人撐了幾年後,受不了沒完沒了的人肉炸彈,撤兵,留下一個爛攤子。 薩達姆有一個非常牛逼的共和國衛隊。他被幹掉後,衛隊四分五裂,跑到邊遠地區堅持戰鬥。 共和國衛隊都是精銳的正規軍,戰鬥力驚人,這股勢力被一個人看上了。 誰? 本拉登。這哥兒們大家不陌生吧。他掌管了一個非常恐怖的組織——基地組織。

雖然後來本拉登被美國人幹掉了,但基地組織依然殘存,並且越發囂張。 在本拉登及基地組織的幫助下,薩達姆的殘餘共和國衛隊攻佔了伊拉克部分地區,並且成立了「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共和國」,簡稱ISIR。

所以,基地組織是ISIR的乾爹。 美國人撤軍後,他們扶植的伊拉克政府軍根本剿滅不了ISIR。當然,伊拉克政府軍有美國援助,ISIR也無法徹底反攻倒算。雙方就佔據不同區域,展開拉鋸戰。 基地組織的野心很大,指使ISIR四處蔓延。正好敘利亞內戰,出現權力真空。ISIR進入敘利亞,搶地盤。 來到敘利亞後,受到了反對派的極力歡迎。反對派正被俄羅斯給快乾死了。 於是,ISIR和敘利亞反對派中最有實力的一支結盟,結成「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伊斯蘭國」,簡稱ISIS。

俄羅斯在幫助敘利亞平叛時,自己後院起火了,烏克蘭出現危機。普京大帝不得不調轉重心,去幹烏克蘭。 這樣,巴沙爾政府軍就苦逼了。 ISIS的底子是伊拉克的共和國衛隊,幹起巴沙爾政府軍還是綽綽有餘。眼瞅,巴沙爾政權又搖搖欲墜呀。

六 風雲突變
要不咋說狼行千里要吃人,狗行千里要吃屎。ISIS不愧攪屎棍。他們開始搞起內訌。 政府軍不經打,烏合之衆的反對派更不經打。ISIS調轉槍口,打起一些反對派,搶地盤。 一些小反對派沒辦法,只得投奔ISIS。 於是:ISIS打巴沙爾,打反對派;巴沙爾打反對派,偶爾打ISIS(打不過呀);反對派打巴沙爾,偶爾打ISIS(打不過呀)。 敘利亞國內就成了「三國大亂戰」,ISIS佔上風。 怎麼辦? 想到薩達姆和卡扎菲的下場,巴沙爾就不寒而慄。於是,閃電訪問俄羅斯,再求乾爹。 估計是做出了一些承諾,普京大帝答應出手。正好,俄羅斯已經解決了烏克蘭問題。

2015年9月30日,俄羅斯對敘利亞境內的ISIS等極端組織目標發動空襲。在俄空天部隊支援下,政府軍在風雲突變的戰場上實現了攻守易形。ISIS節節敗退。 但ISIS還是要繼續作死。 前面說了,ISIS的乾爹可是基地組織,他們的目標舞臺是全世界。於是,ISIS又在全世界搞起恐怖活動,歐洲被禍害的不成樣子,風聲鶴唳。

更造孽的是老百姓呀。 從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到底造成多大的平民傷亡呢?我們來看幾個數字:
第一,死亡47萬,平均每天有幾百人被殺。
第二,500萬難民,敘利亞只有不到2000萬人口,但是已經有500萬人逃離了敘利亞,居住在其他國家,顛沛流離,慘不忍睹。
第三,600萬人無家可歸。500多萬人出逃國外,國內還有600多萬人家園被毀,不得不背井離鄉。
第四,1300萬人待救助,現在整個敘利亞需要人道主義援助的人數超過1300萬,也就是敘利亞大部分居民成為需要救助的物件,百姓困苦至此。
第五、更嚴重的是,300多萬兒童在戰火中出生,170多萬人失學,戰爭成為孩子們一輩子的陰影。 其中,那500萬難民,好大一部分都往歐洲跑。歐洲人受不了。加之,ISIS四處搞暴恐。於是,歐洲聯合美國,要出手幹ISIS。

七 心懷鬼胎

美國及歐洲幹ISIS還是定點打擊為主,沒有派軍隊進入敘利亞。前面說了,敘利亞和西方國家是對頭,派軍隊進入就是宣戰。 西方國家打ISIS的同時,偶爾打打巴沙爾政府軍,就當是「誤傷」咯。 西方國家的把戲俄羅斯也精通。他們將ISIS乾的差不多的同時,又一口氣幹掉了十幾個敘利亞反對派。

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很不高興。你丫不是幹ISIS嗎? 俄羅斯心想,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把戲。反對派親西方呢,聽憑反對派壯大,好兄弟巴沙爾就凶多吉少。

基地組織則更進一步煽風點火,ISIS搞起恐怖活動不亦樂乎。 於是在幾個乾爹的支援下,敘利亞變成了這樣:
巴沙爾政府軍,打反對派,順便打ISIS;
反對派,打巴沙爾政府軍,以及ISIS;
ISIS,正面打巴沙爾政府軍及反對派,同時背後,還派骨幹分子去英美俄的後院搞破壞;
俄羅斯呢,打ISIS,以及反對派;
英美等西方國家呢,打ISIS,順便偶爾打打巴沙爾政府軍;
ISIS,被所有人打。

就這麼打來打去兩年多,誰都沒徹底乾死誰。 兩個最大的乾爹,美國和俄羅斯就坐下來談判。但是沒談攏。美國一甩袖子,以發現大規模化學殺傷性武器為由,聯合英法,直接打巴沙爾政府軍了。

敘利亞內戰進入新階段。至於聯合國就一個擺設而已。後續就看俄羅斯怎麼應對了。 當前,俄羅斯西部面臨北約的戰略擠壓,以及歐洲導彈防禦系統的威脅,如果中東地區的唯一立足點再被奪走,俄羅斯不僅失去南下印度洋的通道,未來還很可能被美國戰略合圍。 至於美國,當然是要把ISIS給滅了,以及把巴沙爾政權給推倒,拔除俄羅斯在中東的這顆「釘子」。

敘利亞內戰打來打去,主要就是美俄在博弈,巴沙爾極權政府苟延殘喘,沙特和土耳其等地緣強國意欲撿漏,國內反對派趁機反攻,ISIS渾水摸魚。百姓最可憐。 恩,新冷戰開始了。

聲明│ 轉載文章內容僅供傳遞信息,不代表本公眾號觀點。來源:國館(ID:guoguan5000) 、猛的號(mg221x)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