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土屋的歲月(散文)

歷史悠久的土屋,在改革開放時代,慢慢結束了。

         那是一個貧窮的時代,那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時代。

         我的祖先一無所有,在解放那年,我家分了地主的幾間土屋和土地。我是出生在地主房屋的孩子,是知道窮苦滋味的孩子。 1956年——1983年,是我住土屋的歲月。

        我有弟兄三個,小時候沒有爺爺(他是1954年秋去世的),奶奶跟著大媽生活,我們的母親一邊勞動,一邊看管我們成長。

        家裡5口人,擁有不到70平米的房子,一間住人,一間做灶屋,並且豬圈在灶屋裡面。堂屋放勞動工具,大伯家佔一半。

        我和弟弟睡一個床,挨著爸爸媽媽的床,床頭有一個裝衣服的五屜櫃,這點家具也是土改那年分得的。 1968年大伯一家住到了鐵路車站孝子店,我家住房寬敞多了,我們弟兄住在大伯家的廂房裡,與父母分開睡覺。 1971年秋,大伯家返回家鄉居住,我們改做了土屋,大伯家做了4間,他家有8口人,其中5個是男孩。我家做了3間土屋。

       改做土屋,宅基地很為難。我家還是靠近老房子做的三間土屋,坐東朝西,是灣上獨一無二的一棟土房子。我在這棟土屋住了12年,1981年元旦我成家也是在這間土屋。

      開始住在土屋沒有用電,照明是煤油、柴油。 1972年後開始安上電燈、家用喇叭。可是電源常常緊張,電費較貴。用上了電,但夏季用電風扇是很稀奇的。幾乎沒有人家用電風扇驅熱。我家是住進紅磚瓦房,在1985年才買回一台落地扇的。

      27年的土屋經歷,讓我懂得:為人不能靠別人,只有靠自己不斷努力,靠自己勤勞節儉。土屋雖然簡陋,但給人的感覺還是非常溫馨的。

      我記得媽媽懷上三弟的時候,每天晚上不能躺下睡覺,拿著一個木凳,把頭伏在上面,因她身患嚴重的氣管炎。三弟問世後,母親上醫院做了結紮手術,保住了自己的一條命。那時我5歲到6歲。

       住土屋時,媽媽最忙。白天忙於生產隊的勞動,做家務。晚上還要挑燈夜戰,如納鞋底、紡線子、做針線活……每年的冬季,夜夜我可以看見母親勞碌的身影。

       住土屋時,農民生活水平很低。拿吃油來說,每家一個月用上一斤食油就不錯了。我們吃的每道青菜總是沒有食油味。母親給我們炒一碗油油飯是最好的佳餚。

       住土屋時,我們的穿戴很樸素。鞋子好多年是媽媽親手做的,衣服也是媽媽親手縫的。請裁縫做衣服那是我成人的時候。

       住土屋時,我們家家吃小河的水,靠肩挑兩隻水桶。父親常年負責家庭挑水的重任,他上了水利,母親親自挑水。我高中畢業後,開始挑水。

       轉眼間,我家住進紅磚瓦房有34年的歷史。家裡的衣服、鞋子變多了,家用電器變多了。這幾年我們用上了自來水,用上了電腦,用上了智能手機,用上了冷熱空調,用上了洗澡熱水器,用上了家用小車,用上了網絡電視。物質生活大大超過了從前,幸福感逐年增強。

       國家經濟進步,我們老百姓就能豐衣足食啊!國家政權穩定,我們老百姓就能安居落業啊!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