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虎式和蘇軍坦克的技術差距

▲二戰時期的德國坦克生產線

原標題:坦克更好卻打了敗仗?節譯《“虎式衝擊”與蘇聯坦克的技術差距》

本文翻譯自《GERMANY AND THE SECOND WORLD WAR VIII》。

具有歷史諷刺意味的是,要不是有日後作為敵人的蘇聯人的幫助,在戰爭開始時,根本就沒有德軍裝甲部隊一說。《凡爾賽條約》的限制性條款禁止德國製造坦克,但在魏瑪共和國期間,多虧《拉帕洛友好條約》,德軍能夠在蘇聯秘密進行首次坦克測試。1935年,希特勒倉促的發起了一項坦克生產計劃,目的是為了縮短與鄰國軍隊相比的一至二代技術差距。但令人意外的是,在1940年西線戰役期間,德軍坦克幾乎無法與英法重型坦克相抗衡,唯有採取創新性的戰術手段,方有可能戰勝仍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方式部署的西方國家的坦克。

希特勒發動閃電戰時,德國的3,350輛坦克面對的是一個儲備了大量坦克的超級大國。紅軍軍械庫中不僅有22,600輛坦克,還擁有世界最頂尖先進型號的研發經驗,機動性、裝甲、武備完美結合的T-34超級坦克就是其代表性產物。受到西線戰役勝利鼓舞的德國指揮官在遭遇蘇聯坦克時,就被當頭一棒。因蘇聯依然採用拙劣的戰斗方式,使蘇聯坦克部隊在戰場上的技術優勢不能得到應有的發揮。但在一對一作戰中,德國坦克並不佔優勢。

庫爾斯克戰役期間,德國坦克迎來了決定性的技術轉折,不僅迎頭趕上,甚至領先一步。此次質的飛躍在虎式坦克上不斷得到印證。在城堡行動初始時期,僅投入了128輛虎式坦克,但令人驚訝的是,在蘇聯人的報告中,卻把其當做是德國裝甲部隊的象徵。虎式坦克重達57噸,前部裝甲厚120毫米,配備一門遠程88毫米火砲,這對蘇軍來說簡直是噩夢,它能夠在2,000米外擊穿T-34/76的前裝甲,實戰證明其可以抵禦蘇軍坦克的正面攻擊。後者只有近距離的兩側和後部攻擊才能打擊它,但庫爾斯克草原上的坦克作戰一般都是正面遠距離的。虎式坦克僅靠外形就能引起巨大的心理衝擊和持續的恐慌,曾有蘇聯坦克乘員一看到虎式坦克便棄T-34落荒而逃,因此紅軍只能依靠軍事法庭來抑制上述情況的發生。在7月12日一天時間內,武裝黨衛軍裝甲軍的15輛虎式坦克讓120輛戰車失去效用。

▲行駛在法國北部的虎式I型坦克

新型坦克仍處於測試階段,還未做好投入前線作戰的準備。但希特勒卻不顧古德里安和斯佩爾的強烈反對,執意下令部署(新型坦克),甚至不惜將進攻時間推遲數週,只為了能及時用上“奇蹟坦克”。結果許多新型坦克還沒與敵人交鋒便由於技術缺陷發生了故障。7月9日,200輛黑豹坦克僅有19輛可以使用,直至13日數量才上升到43輛。不過,儘管大多數黑豹坦克正在修理中,但截至7月15日,少數可機動的坦克擊毀了268輛蘇聯坦克,這和整個第48裝甲軍的其他坦克、突擊砲和坦克殲擊車的擊毀數量相當。

事實證明,在克服了初期技術困難後,“黑豹”坦克就成為了一款優越的戰斗車輛,諸多軍史學家把它稱為二戰最好的坦克。和“虎”式重型坦克不同,“黑豹”被歸類為中型坦克,它的前部裝甲和虎式厚度相同,但虎式的後部和側部裝甲則更強。由於使用相同的發動機,重量較輕的黑豹坦克機動性更好。儘管黑豹D型坦克重達43噸,但卻是德國最快的作戰坦克。從外形來看,黑豹的設計是用來對抗T-34坦克,但在諸多方面遠勝於蘇聯坦克。就拿75毫米的長身管火砲來說,它的穿透力比虎式坦克88毫米炮還略勝一籌,以其超高的初速可以在2,000米外擊穿T-34的正面裝甲,對T-34來說,就算是在近距離也無法對黑豹的正面裝甲構成威脅。而且,黑豹坦克能在4,000米擊穿制式蘇聯坦克側面。儘管無法撼動虎式坦克單靠外形就能讓對手膽寒的傳奇地位,但相較而言黑豹坦克的作戰效率更高。


▲1943年,被運輸到前線的“黑豹”坦克

費迪南坦克殲擊車一直被認為是德軍坦克在庫爾斯克的崩塌的象徵。一般認為,這款68噸的鋼鐵怪物是德國“巨型坦克狂熱症”下的失敗設計。然而,這裡也需要區分神話和現實。這款以建造者費迪南·波爾捨命名的費迪南坦克殲擊車,實際上只是一個臨時性的產品。在重型作戰坦克研發的競爭中,當時的波爾舍虎式坦克輸給了亨舍爾公司生產的型號。因而便決定使用90個現成的底盤製造坦克殲擊車,此來彌補正規坦克殲擊車服役前的的空缺。它裝配了一門88毫米的Pak 43/2 L/71長身管火砲,在此基礎上改進的火砲之後還用於坦克殲擊車和著名的“虎王”坦克。這是一門二戰中射擊最精準的火砲,砲彈初速達每秒1,180米,能在3,500米處擊穿T-34前裝甲。而且,費迪南坦克殲擊車前裝甲厚達200毫米,在蘇聯坦克炮火下也是無懈可擊的,相較而言,T-34的前裝甲厚度僅為70毫米。然而這些優勢仍不能掩蓋費迪南坦克殲擊車不過是一時興起之作、容易出故障的事實。沒有生產足夠的備用配件,後勤方面也是個問題。


▲美國馬里蘭州阿伯丁陸軍軍事博物館館藏的二戰德軍費迪南坦克殲擊車

首次實戰以慘敗告終,主要原因是把費迪南當做輕型沖撞車作為進攻矛頭,而不是作為防禦性的坦克殲擊車來使用。巨大的戰車立刻引來了敵人炮火,雖然炮火對巨大的戰車是無效的,但也阻斷了其他車輛,尤其是步兵單位的前進步伐。突然間,費迪南跌跌撞撞的,像個無助的巨人,闖入了猶如迷宮般的防禦陣地。孤立無援的戰車被攜帶著炸藥包的敵軍近戰部隊,悄無聲息的團團圍祝後來,和蘇聯突擊砲一樣,費迪南沒有機槍,只能用巨砲對付單個目標。而且火砲固定在砲塔上,只能調轉整個坦克。這種不合情理的場景在文學作品中屢見不鮮,充分錶明了費迪南坦克殲擊車的設計缺陷。但實際最大的問題是錯誤的戰術部署,而不是設計本身,當它作為坦克殲擊車作戰,都能充分發揮出其強大的實力。事件報告顯示,費迪南坦克殲擊車的火砲性能史無前例,它能輕而易舉地將遠處的T-34和KW-1打得片甲不留。就單單一個早上,一輛費迪南坦克殲擊車就能在2,000至3,000米處接二連三地擊毀22輛過往蘇式坦克,而蘇軍坦克兵還自以為很安全,這麼遠不會被擊中。自7月5日至27日,653重型坦克殲擊營消滅了320輛蘇式坦克,自損僅13輛。因此可以說費迪南殲擊車是一時興起之作,但絕無設計缺陷之嫌。


▲二戰東線戰場上的費迪南坦克殲擊車

德國裝甲部隊主要由四號坦克和已經停產的三號坦克構成。最新的四號H型裝備了75毫米KwK 40 L/48長身管火砲,能在1,000米擊穿T-34前裝甲,但T-34只能在近距離才能對擁有80毫米厚的前裝甲的四號坦克構成威脅。更新後的製式德國坦克要比同類的蘇聯制式坦克更先進。四號坦克與虎式坦克在外形上十分相似,從而引發了災難性錯誤。在庫爾斯克突出部的首次交鋒中,蘇方誤認為T-34可以在近距離擊穿“虎”式坦克的前裝甲,在普洛霍夫卡戰鬥中,羅特米斯特羅夫將軍據此下令坦克部隊全速前進,尋求近戰來削弱敵軍長射程的優勢。而縱使近戰,虎式坦克的前裝甲依舊無懈可擊,致命的判斷錯誤導致T-34在普洛霍夫卡把自己給送上虎式坦克的砲口。一些德國作戰報告描繪過這慘烈可拍的狩獵場面。而四號坦克也恰恰利用了被誤認為虎式坦克的優勢,結果,蘇式坦克的不知疲倦的攻擊以混亂無序告終。


▲目前現存於法國的四號坦克H型

注:本文所有圖片均來源於網絡。在庫爾斯克戰役中,顯然在質量方面,蘇聯坦克陷入了技術僵局。1941年夏,俄國戰役伊始,德國坦克兵對T-34還聞風喪膽,但之後包括KV-85在內的作戰車輛水平停滯不前,俄國人的新型號,諸如裝備85毫米火砲的T-34/85 ,還在試制階段要到次年才能投入戰常但與此同時,德國已經徹底完成了更新迭代,到了1943年夏,頂尖技術表現的新一代戰車的登場讓紅軍大吃一驚。在庫爾斯克爆發的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坦克戰時,相較於德國,蘇聯坦克技術水平正處於戰爭時期最低谷,蘇聯突擊砲和大部分反坦克炮亦是如此。新開發的SU 152突擊砲算是僅有的技術新發展,但數量不足。在固定砲塔內裝備一門152毫米火砲,至少在近距離內可以對德國坦克造成嚴重威脅。但在野戰環境下,這種戰斗車輛幾乎沒有機會與高初速的坦克炮抗衡。另外一個缺點,彈丸和藥筒分離,裝載時間過長,導致發射速度過低。SU 152基本上處於潛伏位置,而且必須得首發必中。沒有德國蔡司那樣高精度的望遠式瞄準鏡,是蘇聯坦克的通玻在所有坦克交鋒中,“首發命中率”至關重要,而這是德國坦克的拿手好戲。在庫爾斯克戰役頭幾天,大部分德國坦克損失都是由於地雷造成的,其次是火砲。火砲向來是俄國最喜愛的武器,俄國最近的一份報告也承認,在庫爾斯克,“砲兵才是這場戰役的真正英雄”。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