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慘烈的潛艇事故:兩次大爆炸後英雄大兵仍這般拼命

2000年夏末,俄羅斯北方艦隊在北冰洋巴倫支海域舉行海上軍事演習裝備精良的庫爾斯克號核潛艇早早駛進了巴倫支。

這一年8月12日,按照演習方案,庫爾斯克號應在莫斯科時間傍晚18時進行魚雷試射,但它卻令人奇怪地沒有執行命令。北方艦隊司令部頓感不妙,因為不到萬不得已,庫爾斯克不會違反軍令。

結論只有一個:庫爾斯克核潛艇出事兒了。除耐心等待外毫無辦法,但願庫爾斯克能很快發來平安無事的信號。23點30分,約定的聯繫時間到了,北方艦隊指揮部頓時鴉雀無聲,人們都在等待來自庫爾斯克的聲音,哪怕只是一個音符……可是,在漫長的沉寂後,人們意識到,庫爾斯克肯定遇到了大麻煩!彼得大帝號巡洋艦立即緊急趕往出事海域,苦苦搜尋該艇的踪跡。

8月13日4點36分,北冰洋巴倫支的天空已經放亮,彼得大帝巡洋艦終於利用水聲探測技術發現了庫爾斯克。此時,它正靜靜地躺在100多米的深海下,死一般地沉寂著……

據後來的海下勘察,當時曾被遊戈在附近海域的美國核潛艇及挪威雷達站記錄下的兩次大爆炸,均為庫爾斯克號所為。

第一次大爆炸發生在8月12日11點40分,當量相當於100公斤TNT,地點是核潛艇艇首的一號魚雷艙。

專家對去年10月打撈上的艇身進行了清理與剖析,得出的結論為,第一次爆炸產生的熊熊大火瞬間吞噬了在一號魚雷艙執勤的所有官兵,爆炸產生的強大衝擊波把大火和毒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推進二號中央指揮艙,這裡的官兵們有的當場斃命,有的頓時失去知覺,爾後被大火活活燒死。

衝擊波沿著通風管道和所有縫隙繼續向艇艉等各方向肆虐,一路搗毀設備,煙塵和焦灼的氣味瀰漫整個潛艇艙體,嗆得倖存下來的官兵們喘不上氣來。這時,他們不得不使用便攜式氧氣瓶維持呼吸,位於核反應堆動力控制台前的軍官們則戴上了氧氣面罩。但被大火吞沒的中央控制台已無人看守,在位的官兵全部犧牲,失控的庫爾斯克急速下潛。在潛艇擱淺前,核反應堆開啟了事故保護系統。

第一次爆炸發生時,庫爾斯克正處在潛望深度,包括潛望鏡在內的所有觀測與監測設備均處在伸出工作狀態。爆炸發生後,這些設備的液壓控制系統被毀失靈,以至於在潛艇沉沒後仍未能把潛望鏡等設備收回原位。

一號艙內的大火越來越猛,三號艙內的倖存者開始向艇艉撤離。但是,大火引爆了一號魚雷艙內的魚雷引信,於是,庫爾斯克不得不承受了第二次的魚雷爆炸,這次爆炸當量比第一次大20多倍,與第一次間隔僅130秒。如此短的間隔和如此強的二次爆炸,又奪走了三號艙內準備向四號艙撤離的幾位官兵的性命。

這次爆炸使擱淺的庫爾斯克雪上加霜。更加強大的爆炸徹底撕開了庫爾斯克的艇首,撕裂了高壓氣體管道,炸毀了一、二號艙隔斷,炸碎了二、三、四號艙艇載設備,碎片塞滿了艙體通道。四號艙內正在想辦法逃生的30名官兵瞬間被大火吞沒、被散落的重物死死埋住。衝擊波推動熊熊大火竄過四號艙,雖勢頭稍減但也沒有放過五號艙內核反應堆總動力裝置控制台6位官兵的性命,他們臨犧牲時還戴著氧氣面罩。

據清理過程中掌握的情況,六號艙內的官兵成功地關閉了隔離門。儘管隔離門已被炸得嚴重變形,但它擋住了兇猛的衝擊波,使大火最後沒能竄進六、七、八、九號艙。

在五、六號艙間的隔離門擋住火舌後,留在六、七、八、九艙內的官兵們沒有由於恐慌而失去秩序。他們仍堅守在各自的崗位上,想盡辦法進行艙體密封,以避免前部毒氣竄入和海水滲入。各艙體間通過備用通訊設備建立了聯繫,並商榷研討生存辦法。值得指出的是,六號艙官兵在海軍大尉阿爾亞波夫的領導下,採取措施避免了核反應堆溫度升高,很好地保存了核反應堆的密封性。專家一致認為,六號艙官兵為避免核洩漏做出了巨大貢獻。

儘管第六艙的官兵們努力封堵艙門,但100多米深水下的巨大壓力還是無情地把海水通過第五艙壓了進來。眼看湧入的海水越來越多,官兵們無奈只好撤到艇艉。他們撤退得很有秩序,隨身攜帶著氧氣再生裝置B-64、攜帶著用於緊急上浮的呼吸器IDA-59。

到8月12日莫斯科時間傍晚6-7點時,所有倖存者均安全撤到第九艙內。儘管他們在第九艙內存活了多久至今還是個謎。不過根據最新數據,第九艙共發現了23具屍體。這意味著,兩次大爆炸後,還有23條寶貴的生命在同死神抗爭著。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