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裡的“殭屍人”

殭屍,一種沒有自己獨立思考的,只會向著活體蹦跳而去的生物。這種生物只是我們的先輩們的一種傳說幻想,並沒有真正的存在。

殭屍人,我對於這詞的定義為:雖然有著自己的獨立思考和自主意識,但是,由於很多的人為或者非人為原因,而致使每天的生活僅存在於工作與奔波,沒有生活可言,形同“行屍走肉”。

在大城市裡,存在著很多這樣的“殭屍人”,我也才來了不到一個星期,我感覺自己竟是開始慢慢地被“同化”著。這股瀰漫在廣州的“霧霾”,在我們工作中和上班路上,逐漸地侵蝕著我們。

一.

行為就像殭屍,每天的生活不是工作就是通勤。

地鐵,這種交通方式,以前還很羨慕的。總感覺有了地鐵,生活就會更好了,因為交通會更加的便利了。

現在,覺得廣州的地鐵就是個冷漠的地方,是“殭屍人”出現的第一影響氛圍。

每天,上下班的時間,地鐵的高峰期,人人行色沖沖,只顧著自己走自己的,沒有交談,眼裡沒有一絲的神色。唯有當地鐵到站了之後,人們的眼睛亮了一下,擠上了地鐵後,人們的眼神又開始回歸空洞,仍由著人群的擠壓和推動,彷彿自己只是地鐵這個大熔爐裡的一隻小雜蟲而已。

冷漠,充嗣著整列地鐵。明明被擠得很熱,很煩躁,很惱火。但總感覺心裡有點冷,突然就想打個哆嗦。

目看人來人往,心隨之淡然,心中的火隨之便就滅了。
開始就很討厭地鐵了,果然一些都陰謀。有了地鐵,生活的幸福指數反而下降了。

二.

果然,下班後,沒有私人空間是不行的,我漸漸懂得為什麼一定要有房。在廣州的這幾天,我在不停地尋找著租房,因為,我受不了,受不了我下班後沒有私人空間的感覺,我只想逃離宿舍。

很奇怪,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不過會出現這樣的感覺也是正常,沒有自己的房間,沒有自己獨立的床,突然間要和兩位陌生的人睡在一個不到10平方米的房間裡。

總感覺,睡覺的時候被人監視著。

就算是住在了套件裡,卻感覺沒有自由,總是不想回去,回去很煩躁。

這幾天的樓價顯示,我們這種工資在廣州租房是不可能會有獨立套間的了。私人空間的情況是不存在的,因為租金,更多剛剛進入廣州的人,只能選擇了合租。

合租生活,是我們進一步成為“殭屍人”的第二步。

三.

夢想被抹滅,是我們成功成為“殭屍人”第三步。這幾天裡,看到了不少的夢想被打破的現實。當人們瘋狂地湧進,開始只能拿著三四千塊的工資,過著合租的生活。

總想著有一天可以出頭,但是,現實很累,瘋狂地壓垮著我們。沒有了私人空間,每天都在忙碌中度過,沒有停留下來認真思考,每天都在“忙忙忙”中便就過去了。

有什麼了,什麼都沒有。

夢想,早就沒了。自己也漸漸變成了“殭屍人”。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