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蟾蜍:爬蟲界的“絕命毒師”| 癮君子的棒棒糖

最近看到朋友圈有人在出手幼體沙蟾蜍,後來一打聽竟然是國內玩家自己繁殖出來的CB(Captive Bred)個體,作為一個蛙類愛好者,Fandama覺得也該提筆為這種魔性與傳奇的物種寫點啥了。 “博物館奇妙日”的風格亦正亦邪,從來都是重口味和小清新共存,如果你內心不足夠強大,點到為止,手指就不要下滑手機屏幕了。

沙蟾蜍又名科羅拉多河蟾蜍(Bufo alvarius),原產自美國加州、新墨西哥州、亞利桑那州的索諾蘭沙漠以及墨西哥西北方一帶的干旱地區,以昆蟲、小蜥蜴、小老鼠甚至其他蛙類為食。雖然是兩棲類,但它們也是少數適應荒漠的環境還很喜歡曬太陽的蟾蜍,它的毒腺位於眼下,受到冒犯時能分泌出毒性猛烈的黏液,足以狠狠教訓冒失的捕食者。



正在噴射毒液的沙蟾蜍

看完這個簡單的小科普,如果你以為它像我們國家的特產中華大蟾蜍(Bufo gargarizans)那樣只能嚇嚇小孩子、曬乾入個中藥啥的,那你就錯了。德國哲學家克林凱爾曾說:“真正的蟾蜍往往是平凡的;他們的行為既不做作,也不虛飾。”而沙蟾蜍就算不上真正的蟾蜍,因為它極不平凡。

在具體講述沙蟾蜍鰲里奪尊的“蛙生”之前,Fandama先給大家回訪一則發生在2007年的新聞(腦補畫面極為喜感):美國密蘇里州克萊縣警方逮捕了一名涉嫌吸毒的青年。警方指控這位名叫大衛·泰斯的渣男非法擁有一隻沙蟾蜍,他被現場捕獲時還用舌頭猥瑣地在蟾蜍身上舔來舔去!難道這哥們瘋了,看上去這麼滲人的蛤蟆,你舔它作甚?

原來緝毒警早就“門兒清”,美國飼養沙蟾蜍合法,收集或舔食其毒液則是非法。在抓捕大衛·泰斯之前,還有不少癮君子因舔沙蟾蜍而落網。沙蟾蜍受刺激後體表分泌出的乳白色毒液成分相當複雜,其中最重要的兩種分別是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和蟾毒色胺。

二甲基色胺衍生物,是一種色胺類致幻劑,1936年首次人工合成,屬於第一類精神藥品。而蟾毒色胺也是一種強效致幻劑,能輕易通過血腦屏障進入大腦,只需幾毫克便會使人產生強烈的迷幻感。其中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的迷幻效力,更是比人工合成的二甲基色胺強上了十倍!

沙蟾蜍是圈內有名的迷幻蛤蟆,移動毒庫。嘗試過沙蟾蜍的毒液之後,一位勇敢的志願者曾經回憶:“……四周的色彩變得無比明亮艷麗,不計其數的荒誕念頭瞬間一一湧現。難以形容的詭異幻覺緊接著出現,整個世界都在狂亂地縮小或變大,扭曲成不可思議的形態。無法抑制的興奮,讓我忍不住尖聲大笑。”

這段描述和當年LSD (麥角酸二乙基酰胺)的合成者瑞士化學家艾伯特·霍夫曼博士的食用感受驚人一致。當時霍夫曼口服了250微克LSD後與助手騎自行車回家,騎車途中藥性發作,因為博士服用的劑量過大,他的思維完全紊亂,話也說不完整,感到天旋地轉彷彿被一面面哈哈鏡包圍了,周圍的景物完全變了形。 LSD是全球公認的毒品、致幻劑。

其實,早在現代科技揭示其本質之前,印第安人已經使用這種蟾蜍的毒液達數千年之久。憑藉科羅拉多河蟾蜍毒液的獨特效力,古代瑪雅和阿茲特克祭司能在宗教儀式上完成令人驚愕的奇異表演。印第安人還在石雕和壁畫上描繪神化了的蟾蜍形象。據說,電腦遊戲《祖瑪》中吐珠子的大蟾蜍就是這個來歷。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嬉皮士群體中,舔食沙蟾蜍毒液讓自己變得很High的行為曾經流行一時,後來才被更新型的人工毒品取代。進入互聯網時代之後,濫用蟾蜍毒液的行為再次死灰復燃。一小撮癮君子在網絡上盛讚沙蟾蜍毒液是“綠色、無害”的毒品,並且互相交流飼養蟾蜍、提取毒液的攻略,或許上文提到的大衛·泰斯正是沙蟾蜍的飼育者之一。

這些吸毒者或是直接舔食蟾蜍身體上的毒液,或是將毒液乾燥後烘烤以吸食蒸汽,以期獲得“至高無上”的迷幻體驗。

沙蟾蜍在非主流文化圈的名氣相當大,來自美國的後搖樂隊Bardo Pond於2010年發行了一張唱片,名字就叫《沙蟾蜍》(Bufo alvarius),如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百度音樂下載欣賞,從Fandama喜歡了多年後搖的專業角度來看,比較衝,旋律感欠佳,音色粘稠,音質很lofi,很粗糙,猶如沙蟾蜍身上密布的疣粒。至於聽了後有無迷幻反應,對不起,我沒舔過沙蟾蜍,不知道!

此外,在美劇《Fringe》中,沙蟾蜍也閃亮登場。劇中角色MarkYoung被人用蟾蜍毒液下毒後產生被一群蝴蝶攻擊的幻覺,最終竟然跳樓躲避。希望某日國內的新聞不要出現:經朝陽群眾舉報,北京警方逮捕某某明星,因其正在寓所內舔食沙蟾蜍……

這個世界上有兩個人群會把沙蟾蜍當成寵物飼養,一個是癮君子,另一個則是爬行動物愛好者。後者是絕不會做出像舔棒棒糖那樣舔蛤蟆的荒唐事,他們養沙蟾蜍完全是因為這種動物有著極高的互動性,而且在蛙類中,沙蟾蜍的智商算是數一數二的。


沙蟾蜍的肛吻達18cm,它有著碩大的體型,養到成體頭上會出現霸氣的肉瘤,還具備藐視眾生的眼神……而且神奇的是,它的皮膚顏色相當豐富,會隨著環境溫度的變化而改變顏色。如果飼養者長期定時餵食的話,它會像一隻小狗那樣準時在食盆前等你,單互動性這點比全球最為常見的蛙寵物——角蛙(Ceratophrys ornata)更豐富。

有位國內的爬友這樣形容自己的“愛寵”:“科羅拉多沙蟾蜍確實很聰明,能吃靜止的食物,並懂得飽,不會撐死自己。此外,如果感到餓了,它們會自動爬到食盆這裡圍成一圈召喚主人!這點簡直讓人無法相信是無尾目動物能做到的!其次,它們的雙眼是有聚焦的,看人看物的眼神像是有著智力,不像角蛙永遠空洞。”

雖然是一名資深蛙迷,但目前Fandama還是沒有太大勇氣入手一隻沙蟾蜍,因為這種蛤蟆實在過於另類,本人氣場無法HOLD住。還是安安心心養好自己的角蛙吧~~ 來自:Fandama 博物館奇妙日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