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是怎麼看待「貧窮」的?

貧窮不是純粹的經濟社會現象。 隨著時間、空間的改變,貧窮的定義有所不同。 今天專家為所謂貧窮線作出種種界定,認為貧窮是一個客觀量化的經濟現象,是因為現代人相信,可以客觀地制定一套解決貧窮的政策。 這是現代工業化國家的社會福利政策的基本出發點。

傳統社會,無論中西,對貧窮有迥然不同的看法。 首先,它不全然是社會經濟問題,也是道德問題,而在不同文化中,貧窮所象徵的意義也不相同。 貧窮被視為一個需要解決的社會經濟問題,並非理所當然,而是經過曲折的歷史變化所產生的新概念。 所謂歷史變化,不單指社會經濟上的,還有思想文化上的。 不同的歷史時代有不同的貧窮概念,貧窮不一定成為公共課題,關切貧窮問題的人,或擔當濟貧任務的人也有所不同。

「貧窮」這個概念通常有兩層意義:一屬於社會經濟層面;一屬於道德層面。 「貧窮」這個觀念在中國的演變一方面關聯著社會結構的演化,牽涉著經濟發展的步伐;另一方面也掙脫不開傳統思想的窠臼,演變過程不明晰,隱含著很大的曖昧性。

大體而言,在宋以前,雖然貧富差別在中國社會一直是明顯的經濟現象,但「貧窮」並不構成一個需要解決的特殊經濟社會問題。 有「齊俗」理想的早期社會雖也論及貧富的差別,但是這種差別只是一種抽象的經濟概念。 司馬遷認為這種「自然」的差別是「物之理」,韓非子則認為當政者應以賦稅方式來「均貧富」。 對他們來說,貧富只是籠統的經濟分類概念,貧人並不構成一個具體的、可能危害國家經濟的社會類別。 在當時人的觀念中,貧人之所以構成社會問題,並非單純地由於物質上的匱乏,而是由於缺乏家族鄰里的相助。

古書中不將純粹生活困苦的人作為一個獨特的社會類別來討論,而將鰥寡孤獨這四種在人倫上有缺憾的人等同為貧人。 《孟子》中有一段話最具代表性:「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夫曰寡,老而無子曰獨,幼而無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窮民而無告者」(《梁惠王下》)。 《管子》中則以孤、老寡及老鰥三者為政府應接濟的物件:「此三人者皆就官而食,是以路無行乞者也,路有行乞者則相之罪也」(《輕重乙篇》)。

換句話說,在古人的觀念中,製造社會問題的貧人主要產生自不完整的家庭,如果政府將這種倫理上的缺憾加以彌補,則社會上不應有無助的貧人。 貧窮這個概念在社會問題這個層次上面也就等同倫理關係的問題。 在沒有所謂「貧窮線」觀念的古代社會,貧窮作為一個社會階層其實難以具有所謂客觀的、經濟上的定義,貧窮與無依也就自然被看做是同義字了。

古代中國認為貧窮和道德無關,貧窮狀況在道德上是中性的。 雖然《尚書》以貧為六極之第四,在凶短折、疾、憂之後,而《論語》則認為:「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但是貧窮只是一種不幸的狀況或命運,並沒有反映當事人的道德狀況。 個人的道德修養並不能決定他的經濟狀況,只表現在他如何面對不同的狀況。 因此,「小人貧斯約,富斯驕,約斯盜,驕斯亂」(《禮記·坊記》),而「君子貧窮而志廣,隆仁也,富貴而體恭,殺勢也」(《荀子·修身篇》)。 君子與小人的道德修養不同,體現在他們處理貧窮與富貴狀況的方式上。 可見,貧窮本身並無任何道德上的不妥,也沒有道德上的優越感,是一中立的狀況。

當貧窮不構成道德問題時,慈善組織難以成為一種普遍社會現象。 在中國,貧窮之所以成為道德問題,與社會身份等級的變化有直接關係。 而中國身份等級制度的歷史,雖然一直有變化,但總體而言,宋代以後的變化最為激烈,而俗世(官辦的、非宗教的)慈善機構,也就普遍地出現在宋代以後。 明末以來,又是另一段變化激烈時期,而此時出現的民間慈善機構也就更盛況空前。

摘編文獻:

梁其姿著《施善與教化:明清時期的慈善組織》,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年。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