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魑魅】鬼臉天蛾

↑ 天蛾成蟲,雖不艷麗,但因為外形硬朗、線條剛健而具有獨特的美感。

很多天蛾成蟲的翅展都在10CM以上,加之一對強壯有力的翅膀,使得它們飛行時看起來就像某些小型鳥類,大概正是因為天蛾有著昆蟲少有的巨大體型,所以它們在最初命名的時候被和古代神話中長著翅膀的怪物聯繫在了一起,這個怪物叫“斯芬克斯”,傳說它有三種形態,其中一種形態是人面獅身,埃及獅身人面像便是以斯芬克斯為原型建造的。

要說這天蛾,我和它們還頗有些淵源。

當我還是個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小學僧時,校門外左側不遠處有一片狹長的綠地,狹長的綠地裡是一片狹長的夾竹桃。

小時候並不知道夾竹桃是個什麼東西,也不知道這種植物的汁液有劇毒。當時對於夾竹桃的認知只有兩點:一是這種樹開花時很好看,二是這種樹上住著一種身形巨大的青蟲。

↑ 很多年以後才知道,”巨大的青蟲“是夾竹桃天蛾的幼蟲,它們也是我眾多的童年玩伴之一。可惜的是自從有了單反相機,我便再也沒見過幼蟲時期的夾竹桃天蛾,只得找出兩張幾年前用手機拍下的照片給大家湊合著看看。


 ↑ 這幾隻夾竹桃天蛾幼蟲生活在一間倉庫旁的綠化帶中,這是個危險的地方,如果被負責綠化的叔叔阿姨發現,那肯定性命難保,所以我強行幫牠們搬了個家,新家安置在百米外一片無人看管的夾竹桃中。

↑ 說來也巧,十幾年前我第一次遇見的成年天蛾也是夾竹桃天蛾,當時它正停在小區的紅色外牆上,雖說“紅配綠,賽狗屁”,但那時的它卻是無比耀眼。早年除了膠卷相機,再沒別的拍照設備,我也只能像只壁虎一樣貼在牆上把它觀摩了一遍又一遍,以致十幾年過去了,我還能清晰回憶起當時的畫面。

小時候並不知道夾竹桃天蛾的幼蟲和成蟲之間有著什麼關係,但“比手指還粗的大青蟲”和“身穿迷彩服的大蛾子”都是我難以磨滅的童年記憶。

後來有了互聯網,我也發現了許多不錯的生態圖鑑網站,知道了夾竹桃天蛾幼蟲和成蟲之間的聯繫後,難免又一次感嘆了大自然的神奇,緊接著我又發現天蛾科所有成員都極具魅力,尤其是一種叫鬼臉天蛾的傢伙,這個名字取得比較中二,因為它的成蟲胸部背面有一塊鬼臉狀斑紋,所以叫鬼臉天蛾。

 ↑ 鬼臉天蛾成蟲,體型較大,翅展在10㎝以上,為夜行性,胸部背面的鬼臉狀斑紋非常明顯。從外形上來說,鬼臉天蛾是一種非常讓我喜歡的昆蟲,另外鬼臉天蛾無論成蟲還是幼蟲都對外界環境不敏感,無論我拍照時離得多近都不會逃走。
我醜,它瞎,絕配。

 ↑ 鬼臉天蛾的“鬼臉”特寫,它的本意肯定不是畫個鬼臉在背上並以嚇人為樂,而是擬態出兩枚假眼以迷惑天敵。假眼是受到眾多昆蟲喜愛的自我保護方式,一來可以驚嚇天敵,二來可以欺騙天敵攻擊非致命的身體部位,以獲得逃生機會。

 ↑ 鬼臉天蛾幼蟲,這是一個體型大到讓人咋舌的胖傢伙,整個幼蟲時期鬼臉天蛾幾乎都在不停地吃啊吃,白晝時它在溫暖的日光中進食,夜幕降臨後它依然在一片蟲鳴蛙叫中進食。吃,就是它的童年使命,直到再也吃不下,幼蟲也就膀大腰圓了。

↑ 鬼臉天蛾幼蟲非常有時間觀念,待它一身肥膘之時,也就是寒冬來臨之際。幼蟲體內儲存了大量的供能物質,鑽入底下化蛹,以蛹越冬,直到第二年5到7月,鬼臉天蛾成蟲便破土而出,開始一段嶄新的生命歷程。


 ↑ 為了展現鬼臉天蛾幼蟲體型之大,我把它請到手上來,對比體型之餘還可以拍一些特寫。可能它不太喜歡這樣,但我保證自己的動作足夠輕柔,肯定不會傷害到它,最後我也會把它放回原來的位置。


↑ 另一隻肥碩的鬼臉天蛾幼蟲,體長達到12㎝。順帶一提,幾乎所有天蛾幼蟲的手感都非常好,表皮猶如瓷器般溫潤,輕輕摸上一摸,哇,就像嬰兒面龐一樣嫩滑。


↑ 輕輕把一隻鬼臉天蛾幼蟲放在地面,翻個面,拍幾張特寫,再放回原先的枝頭上。整個過程中它都保持著圖上這個軟萌的姿勢——將前半身抱成一團,這是因為鬼臉天蛾幼蟲沒有行之有效的避敵方式,只能用這個姿勢盡可能地護住頭部,然後聽天由命。啊,莫名萌。

我們可以看到鬼臉天蛾幼蟲的口器比較發達,這也是它大量進食的必要條件,強有力的口器可以讓它輕鬆嚼碎葉片,在它頭部正面甚至能看到殘留的植物汁液,想必它的吃相並不文雅。

↑ 鬼臉天蛾幼蟲頭部側面特寫,眼位於紅箭頭所指位置,兩側各有單眼約5枚。


↑ 鬼臉天蛾幼蟲尾突特寫,目前我見過的所有天蛾幼蟲都有這個構造,但我不太明白這個器官有什麼作用,還望知情人賜教。

 ↑ 這是我遇見的第一隻鬼臉天蛾成蟲,在這之前我只在圖鑑上看過它們並且十分期待與鬼臉天蛾的第一次見面。

這隻鬼臉天蛾有些年老色衰,鬼臉斑紋已經脫落殆盡,當時並沒有發現這就是我翹首以盼的鬼臉天蛾,只是心想“哇,這麼大一隻蛾,沒見過,先拍下來吧”。

把鏡頭對準它,扭動對焦圈,一張模模糊糊的“鬼臉”慢慢呈現在取景器裡,那一刻的興奮程度實在難以形容,要不是一旁有同行的伙伴,我肯定會像個瘋子一樣手舞足蹈起來。

 ↑ 難以忘記初次見你,一雙迷人的眼睛~


↑ 距離第一次與鬼臉天蛾見面已有一個多月,然而從第二天開始我就期待著下一次見面了,可惜鬼臉天蛾數量不多,可遇不可求。

某天路過一棵歪倒的大樹,樹幹上有一張巨大的蛛網,網的主人是一隻巨大的絡新婦蜘蛛,我抬頭仰望絡新婦,目光掃到樹幹上,於是看見了人生中的第二隻鬼臉天蛾成蟲。

它靜靜停在樹幹下方,體色和樹幹融為一體,好在我視力不錯,僥倖發現了它。

↑ 很快我就意識到它停的位置太高了,我173的身高加上60mm微距鏡頭不可能近距離拍到它。
這可是一隻外觀毫無瑕疵的鬼臉天蛾,而下一次遇見它們不知要等到何時,如果不能近距離拍上一張那實在有些可惜,真是急煞我也,我甚至考慮要不要跳起來拍,在距離地面最遠時按下快門,當然最後沒有採用這個方案,因為這實在很蠢。

還好,環顧四周之後發現了一節截斷的樹幹,我把樹幹拖過來,站在上面踮著腳拍了這張照片。很幸運,遇到一隻如花似玉的鬼臉天蛾,也沒把自己摔死,又是一次難忘的經歷。

↑ 一張標致的“鬼臉”,和八十年代經典小遊戲“吃豆人”中的小鬼非常相似。


↑ 鬼臉天蛾成蟲側面特寫。前、中足抓握能力較強,可以附著在各種植物表面。複眼發達,但對周邊環境不敏感。

↑ 鬼臉天蛾成蟲腹面特寫,腹部極肥大,猶如人類的啤酒肚。鬼臉天蛾成蟲已經學會了克制自己的食慾,不再毫無節制地大吃大喝,偶爾可以看到它們停息在破損和腐爛果實上吸食汁液,腹部中大量的供能物質大多基本都是幼蟲時期儲存下來的。


↑ 又一隻人老珠黃的鬼臉天蛾,“鬼臉”只剩輪廓,翅上的鱗也大量脫落。

↑ 鬼臉天蛾成了哭臉天蛾,雖然失去了往日的風采,但也別有一番韻味。生老病死無法逃避,只能坦然面對。來源:劉昭宇發表於南粵野趣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