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劉邦故事

這個發小坑了漢高祖無數次,叛逃匈奴!子孫歸來反而封侯

劉邦漢朝開國皇帝,漢民族和漢文化的偉大開拓者之一。 有人說他流氓,有人說他無賴最早和他打天下的那批人,幾乎都是同鄉,最後卻沒幾個落得好下場。 登基後一面消滅韓信、彭越、英布、臧荼等異姓諸侯王, 又裂土分封九個同姓諸侯王。 要說開國功臣不別劉邦坑的不多,可獨獨一個發小他卻偏愛,而且這個發下還坑了他不少次。這人是誰?盧綰。 盧綰和劉邦,恰好這倆有同一天出生,長大了以後,二人又一起讀書,一起在鄉里瞎混。 ...

盧綰: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盧綰(讀lu wan)沛縣人,與劉邦是同年同日生的發小,兩家非常要好,盧綰與劉邦形影不離,一塊逃亡一塊起義,楚漢戰爭中官至太尉,劉邦稱帝后,盧綰被封為燕王。盧綰在劉邦軍中的地位和劉邦對他的信任是所有人都無法比擬的,他甚至可以自由出入皇宮。但是當盧綰被封為燕王后,由於擔心步韓信、英布的後塵,和叛軍陳豨私通,事發後逃亡匈奴。 ...

劉邦對盧綰那麼好,主動封他為異姓王,為什麼盧綰還要背叛他

(盧綰劇照) 劉邦在沒有發蹟之前,有很多哥們儿兄弟。包括周勃、曹參、樊噲、灌嬰、蕭何等人,都是與劉邦耍得比較好的兄弟。不過這些人只能說與劉邦耍得比較好,但若是評價與劉邦關係最鐵,最能說得來的,那就只有盧綰一個。 比如蕭何,之前在沛縣縣令的酒宴上,還根據給縣令送禮的大小安排座次,因此把一文不名的劉邦安排在末席。而且等劉邦起事以後,無論蕭何還是周勃,都已經居於劉邦部下的位置,不再敢和劉邦“兄弟”相稱。 ...

此人差點將秦始皇腦袋開了瓢,結果得一奇書,學成後竟能平定天下

身為一國之君,尤其是不受老百姓待見的一國之君,嬴政一輩子遭到多次暗殺。身手一般的荊軻雖遭反殺,但是,卻成就了“殺身成仁”的美名,然而,更多的刺秦者或死或逃,並未在史書中留下自己的名字。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劉邦麾下的大將張良也曾是“刺秦志士”中的一員。 張良出身韓國,從爺爺那輩開始,張家世代在韓國從政,位極人臣。然而,到了張良這一代,卻趕上嬴政的戰國霸業。秦始皇不但將中原格局大洗牌,也改寫了張良家族的命運。國仇家恨,不共戴天,張良散盡家財,四處尋找刺秦志士。 ...

劉邦的“本真”與人性,一部凡人的奮鬥史

正如老話所說,“無毒不丈夫”。說劉邦講“仁義”,更多的是客套話。但劉邦這人確實很有人性,可以說是一個凡人模樣的皇帝。 當然,既然是凡人模樣,劉邦身上的這些人性,就多多少少展現著一些人類的劣根性。而要去尋找凡人樣子的劉邦,最好的選擇就是去看劉邦早年。 ...

劉邦能反敗為勝,就是他懂得這個道理

秦朝末年,不堪壓迫的農民紛紛揭竿而起,最終,以劉邦為首的漢與以項羽為首的楚成為兩支最強大的力量。楚、漢自西漢二年(公元前205年)五月開始,在滎陽一帶對戰多起,形勢僵持,於是雙方約定,以鴻溝為界,中分天下,其西歸西漢,其東歸楚所有。 ...

項羽鴻門宴放錯劉邦了嗎?

有些中學老師在上《鴻門宴》一文時,往往會隨口說一句項羽放錯了劉邦。這句不經意的話是不太妥當的。我們仔細翻閱教參,發現教參只說放劉邦是縱虎歸山,但沒輕易下結論說項羽錯了。教參這個做法很審慎,應該點贊。        那為何判定老師們“項羽放錯劉邦”一說是不妥當的呢?        鴻門宴上,項羽放走劉邦沒有錯,范增建議項羽殺掉劉邦也沒有錯,這個道理蘇東坡早在《范增論》中已經說得很明白:       增之欲殺沛公,人臣之分也;羽之不殺,猶有君人之度也。 ...

劉邦睡了項羽手下大將的老婆,生下了一代明君!

劉邦稱帝后,當時天下並不安定,劉邦常年在外統兵打仗,根本沒有時間顧及妻子兒女,后宮內客觀上就需要有個領袖人管理,呂后就成了這個領頭羊。呂后一向有野心,權力慾望很強,劉邦不在家正好給她提供了統領后宮、作威作福的絕好機會。 當然,呂后也是女中豪傑,她不但能把后宮管理的井井有條,還騰出精力,和蕭何等大臣料理內政、發展生產,為劉邦的前線軍隊提供強有力的後勤保障,這也導致她在朝政中發揮的作用日益顯著,權力越來越大,為日後專權、諸呂亂漢埋下伏筆。 ...

劉邦的成功之道,為什麼贏的是他?

楚漢相爭末期戰事膠著,軍民疲敝,霸王有些不耐煩了,他提出來一個結束戰爭的方案:劉季,說到底就咱倆的事,我跟你單挑,誰贏這天下歸誰。 《史記》讀到這一段差點沒讓我笑出聲來,霸王難道是耿直可愛的逗比嗎,竟想得出這樣的奇招,把天下當女人來爭了。只可惜漢王不上套,義正言辭地數落了一下霸王的“十宗罪”,再次當著天下人的面把自己放到了“正義”的位置上。估計漢王心裡是這麼想的:“項籍這小子是不是腦袋讓驢給踢了,我這個歲數,你那個年齡,我跟你單挑?讓你把我當鼎給拿了?神經病!你匹夫犯二,我能跟著傻缺嗎?” ...

漢高祖的雙軌制

劉邦在晚年的時候,曾經給大漢帝國的高層們立下了一項政治規矩,或者說是達成了一種政治契約,概括起來就是兩條內容: 非劉氏不王,非有功不侯。 這兩條內容看起來簡單,但是內涵深厚。從淵源上講,是對周代以來政治模式的一種改革和總結;從現實上看,是對自己革命和執政經歷的一種深刻反思。對於劉邦身後的歷史影響巨大且深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