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土屋

住土屋的歲月(散文)

歷史悠久的土屋,在改革開放時代,慢慢結束了。          那是一個貧窮的時代,那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時代。          我的祖先一無所有,在解放那年,我家分了地主的幾間土屋和土地。我是出生在地主房屋的孩子,是知道窮苦滋味的孩子。 1956年——1983年,是我住土屋的歲月。         我有弟兄三個,小時候沒有爺爺(他是1954年秋去世的),奶奶跟著大媽生活,我們的母親一邊勞動,一邊看管我們成長。 ...

西北風情之土屋記憶

土屋記載著我的成長歷程,也承載著我童年的故事和無限的眷戀。 我生在甘肅通渭縣寺子鄉,董溝的一個小山村,從小就和土屋結下了深情的緣分,自記事以來就在土屋中成長,吃著故鄉的洋芋蛋,喝著山間的甘甜水,那冬暖夏涼的土屋裡有我的歡樂,也有我的憂傷。 ...

老家土屋,我們的根

典型的、標準的華北大平原土屋,如今已經很難看到了,偶爾在偏遠的農村還能見到她低矮,破損的身影,如今土屋已被磚瓦平房和鋼筋、混凝土的樓房所代替。但如同東北“乾打壘”和江南“茅草房”一樣,“堆土而起”的華北土屋,為主要居住點的原生態農家院落,如溫馨的音符,長久地留在如今上了年紀的人們的記憶中。 ...

我的土屋,我的家園

我的土屋,我的家園 文│雨亮 又夢見老家的土屋了。大雨滂沱,土屋在迷離的雨霧塵煙裡兀自矗立著,如滄桑的老者,承接著空闊天地噴薄的氣息。自西北方向湧來一股混沌微白的激流,徑直漫過土屋的瓦棱、牆體,直瀉而下,流向院外堅實的土層。被雨水消磨澆透的土牆搖搖欲墜,幾欲傾覆,然屹立不倒。 一直縈繞在我心頭的有關土屋的場景,在夢裡時常浮現,讓我脆弱的神經不堪重負。 土屋是父親回到家鄉後新蓋的。自我走進這片村莊,它就守在那裡多年了。 ...

散文:懷念家鄉的小土屋

家鄉的小土屋沒了,是在家鄉建設新農村的那年沒的。         印像中的小土屋建在一個小山窪裡,小屋的前面有一個足球場地大小的堰塘,堰塘的水幾乎全年都滿滿的,很清很清,我們灣五家人、畜飲水都在這裡面,那時沒有農藥的污染,沒有生活垃圾的污染,沒有工廠的污染,所以堰塘的水絕對的干淨、衛生。沒事時我們一群小娃會牽著牛在堰塘邊甩瓦片,或者脫下衣服遊一遊。有時會在清澈的水里照照自己,看看自己的光輝形象。當然,小瓦片投下後,光輝的形象便會全部被破壞掉,留下來只是一陣陣的漣漪。 ...

【岩聲】:故鄉的土屋

在離鄉的日子裡,每讀陶淵明“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詩句,我的思緒便會飛回故鄉,飛回我鄉居的土屋。 我家的土屋是滇東北人家常見的那種土屋。雖說簡陋,卻也別有一番情趣。一道柵欄圍住了四周,風兒只能在簷下徘徊,蝶兒只能在門外嬉戲,野雞、小谷雀只能在屋頂的茅草叢中生兒育女。春天,小燕子會飛進屋壘個窩。小燕子是吉祥鳥,每當燕子飛來時,母親就會歡呼“燕子安家來了!”春的氣息便在母親的歡呼聲中蓬勃開來。 ...

小土屋

我有一間小土屋,彷彿是童話裡一朵鮮蘑菇,依附在百年老樹旁,撐著一把小傘,為我遮擋深冬的寒流仲夏的雨。我在小土屋裡追憶、思考。 。 。 。 。 。我把《余秋雨:(張愛玲之死)》裡面的一段文字加以修改,作為我的qq簽名                                                                                          -----題記 ...